美国通胀依旧低迷 美联储“阿Q”提振美元?

2019年美国非农就业报告表现抢眼,4月失业率创半个世纪新低,可惜没有转化为价格通胀,美国CPI不及预期,重返2%。美联储一位顽固鸽派官员上周五(5月10日)表示有理由维持利率不变,工资增长加快和失业率下降不会给通胀带来太大上行压力。美联储数据显示,截至目前,2019年平均时薪增速已加速至3.4%左右,而2018年的平均时薪增速约为2.9%。薪资加速增长是否会给通胀疲软施加更多压力?需要更多证据。

明尼阿波利斯联储主席:维稳利率理由增加

尼尔·卡什卡利(NeelKashkari)像是一个例外,自2016年成为明尼阿波利斯联储主席(MinneapolisFed)以来,他是一个顽固鸽派,主张在劳动力市场复苏之际将利率保持在较低水平。在上周五(5月10日)的一次采访中,卡什卡利表示,美联储在评估是否实现就业的目标时,应该将收入分配不均考虑在内。

他认为工资增长加快和失业率下降不会给通胀带来太大上行压力,因为近几十年来,工人失去了很多讨价还价的能力,这与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以及副主席克拉里达的观点相呼应。副主席克拉里达5月初表示,美联储认为没有充分的理由升息或降息,当前的政策立场可能帮助通胀向联储设定的2%目标回升。这为美联储维持目前利率提供了更多理由。

其他美联储官员却淡化了美联储政策对收入不平等的影响。纽约联储行长威廉姆斯和美联储理事布雷纳德星期五都都谨慎地指出,美联储调整利率,不会对经济产生太大影响;而美联储理事布雷纳德则表示,"货币政策的目标是在商业周期内影响就业和通胀,而不是应对这些较长期的结构性变化。"

FOMC副主席:为何收入上涨没有转化为CPI?两大原因

美联储的一贯策略是提高或降低利率,以使失业率保持在与充分就业相对应的“自然”水平附近,而充分就业又被认为是稳定通胀的手段。但近年来收入和财富分配的巨大变化可能弱了它的重要性。FOMC副主席克拉里达(RichardClarida)解释了上述问题。

1.劳动群体收入占比小

尽管收入在上涨,但一方面劳动群体收入所占比重不断下滑,美国的财富越来越集中在最富有的家庭手中,收入上升周期增加。

2.加息计划终止

另一方面,由于美联储官员缩减了进一步加息的计划,长期利率已经下降。加之2018年末以来人们对全球经济增长的担忧得到了缓解,通胀有所回落,这些都抵消了就业市场强劲势头,这解释了为什么收入上涨并没有真正转化为价格通胀。

劳动群体收入比扩大,通胀压力料减少

汇通网提醒,薪资加速增长是否会给通胀疲软施加更多压力?未来的劳动群体收入比可以给出答案。一旦企业招工出现困难,工人的议价能力就会上浮,工人作为劳动群体整体将获得比近年来更大的收入份额。美国劳工部最新数据显示,截至目前,2019年平均时薪增速已加速至3.4%左右,而2018年的平均时薪增速约为2.9%,如果工资的增长能够转向消费,则美国的通胀可能会逐步向2%回升,这仍有望在中线给美元提供支撑。

责任编辑:张玉洁 SF107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