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步和Lyft为美化报表自创财务指标 但投资者不买账

优步(Uber Technologies Inc., UBER)、Lyft Inc. (LYFT)和其他选择上市的大型初创公司对其新业务模式进行了大肆宣传,这些新模式颠覆了传统行业,但也令这些公司遭遇历史性亏损。

为了吸引投资者,这些公司还提出一些非常规方法来衡量其表现。但到目前为止,投资者并不买账。

优步和Lyft在IPO前的12个月亏损额为有史以来美国初创公司中最大的,这两家网约车公司上市后双双遇挫。优步在截至3月底的12个月亏损达37亿美元,该公司将IPO发行价定在指导价区间的低端,目前股价较其上周五的发行价已下跌约11%。Lyft去年亏损9.11亿美元,该公司股价自3月份上市以来累计下跌约30%。

这两家公司都提供了他们认为能更好衡量其业绩的财务指标。这些指标忽略了重大开支。优步称该指标为“核心平台贡献利润”,基于这一指标,该公司去年实现利润9.4亿美元,而不是经营亏损30亿美元。Lyft采用不同方法衡量的“贡献”利润为9.21亿美元。

一些公司在上市首日表现不佳后经营状况会有所好转。而且除优步和Lyft之外,也有一些公司创造了其声称能更好反映自身业务状况和潜力的非常规财务指标。

WeWork Cos.在创出名为“社区调整Ebitda”的新利润指标之后,在去年12月份提交了IPO申请。这家共享办公空间公司的高管表示,该公司应被视为科技公司。Ebitda指利息、税项、折旧和摊销前利润。

以标准会计方法计算,WeWork去年净亏损约19亿美元,而以该公司看重的上述指标衡量,则为实现净利润4.67亿美元。标普全球市场财智(SP Global Market Intelligence)的数据显示,基于美国公认会计准则的上述亏损额将是美国上市初创公司史上第二高水平,介于优步和Lyft之间。

以善于发现会计伎俩而知名的法务会计师Howard Schilit称,早期投资者试图在公开市场找到接盘者。他表示,为了推销这些交易,他们会构造一种荒谬的事实模式。

WeWork和优步的发言人不予置评。Lyft发言人称,“贡献利润”数字旨在帮助投资者了解该公司利润率的扩大情况。

这种富有创意的会计做法令人联想到上世纪90年代末的互联网泡沫,当时亏损公司在上市时宣扬“备考”利润能更好地衡量其财务表现。在更近一段时间,硅谷初创公司使用一些非传统的财务指标,比如“年度经常性收入”、“开票额”和“预订额”等,与传统会计指标相比,这些指标能给投资者留下更好印象。

许多公司认为,在了解其业务的增长趋势方面,这些非传统指标是更好的衡量方式。对那些能高速增长的初创公司,风险资本投资者通常会给予估值溢价,而忽略一些前期发生的大额费用。风险资本投资者和企业家表示,举例而言,营销成本或许会让公司在初期蒙受亏损,但如果争取到的客户从长期来看能提供高利润,则现在投资发生亏损将是值得的。

初创公司一旦上市,就必须对基于非美国公认会计准则的财务用语做出解释,披露它们与传统会计标准有何不同。会计监察机构提醒投资者不要忽略标准指标。运用标准指标可以更轻松地比较各公司的财务报表。

企业普遍采用能够美化财务报表数字的指标,如果使用标准会计方法,其报表就会显得逊色一些。标普道琼斯指数公司(SP Dow Jones Indices)的高级指数分析师Howard Silverblatt称,标普500指数成分股公司使用调整后利润指标公布的2018年每股收益较标准指标高出19美元。

这一数字比过去十年间的平均提振幅度高出一倍。自1980年以来,唯有衰退时期才出现过企业青睐的利润指标与标准化数字之间差距如此之大的情况,因为企业在衰退时期常常会进行大额减计。

Silverblatt说,投资者应当关注这种扩大的差距。“这些都是真实的费用,可能意味着企业正遇到困难。”

2000年,在互联网泡沫破裂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简称SEC)的首席会计师Lynn Turner曾感慨他称之为“EBS”的财报。EBS是“Everything but Bad Stuff”的缩写,意思是“一点坏消息也没有”。

科技公司穷尽所能想要粉饰财务困难,但许多公司并不能得到投资者的认可。

2011年,Groupon Inc. (GRPN)利用IPO招股书的前三页来解释自己创造的一个会计指标,这个指标被称作“调整后部门合并运营利润”。这个指标不计入营销成本等订户获取开支,导致2010年Groupon由运营亏损4.2亿美元摇身一变成为盈利6,060万美元。但迫于SEC的压力,该公司最终从招股书中删掉了这个指标,其股价在上市后大幅下跌。

2015年,时任雅虎(Yahoo Inc.)首席执行长的梅耶尔(Marissa Mayer)使用了一个被她称作Mavens的新收入指标,Mavens是移动、视频、原生广告和社交英文的首字母缩写。这个指标追踪的是在雅虎主要业务持续下滑之际仍实现增长的规模较小的部分业务。此举引发了广泛批评,两年后,雅虎以大幅折让的价格向Verizon Communications Inc.出售了核心业务。

WeWork的社区调整后EBITDA不包括上亿美元的经营费用,认列了签署长期租约获得的预付折扣,而不是在租赁期内分期摊销。WeWork称,这样做能够更好地把活跃用地相关成本隔离出来。

优步的“贡献利润”不包括上亿美元的研发费用(包括自动驾驶技术研发开支),尽管优步称这些研发举措对公司未来至关重要。Lyft表示,“贡献利润”是一项反映Lyft盈利能力的重要指标,但其“贡献利润”数字不包括2018年度近20亿美元的经营费用,而正是这一大笔经营费用导致Lyft发生巨额亏损。

即使科技投资者对初创科技公司公布财务数字的手法抱有顾虑,但对这一点越来越无能为力。一些科技初创公司给予创始人超级投票权股份,Lyft和WeWork也在其中。这种做法在初创公司中越来越常见。

根据研究IPO的佛罗里达大学(University of Florida)教授Jay Ritter提供的数据,2015年至2018年期间上市的初创科技公司中,有超级投票权股票的公司数量占到了三分之一,而上溯到1980年的之前多年里,这个比例平均只有6%。过去38年里,非科技IPO中,具有超级投票权股票的公司只占十分之一。

文章来源:华尔街日报

责任编辑:李园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