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选举投票在即 四个经济信号亮起红灯

来源:彭博Bloomberg

主要党派在选战中避开谈论澳大利亚的经济隐患

四个图表凸显出澳大利亚就业市场疲软的信号

无论谁在本周末赢得澳大利亚选举,都将面临一项艰巨的挑战:让一个创下最长持续增长记录的经济体保持这股势头 。

这个南半球国家最近录得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疲弱的六个月,招聘热潮正显现出降温的迹象--这是民意调查显示周六选举投票将造成政府更迭的关键原因。正如比尔·克林顿的竞选经理James Carville在这位前美国总统大获成功的选战期间说的那样,关键在“经济,傻瓜”。

然而在澳大利亚竞选期间,联盟政府受到就业两年增长和大宗商品价格高企的提振,得以宣扬预算预计将回归盈余,以此来暗示经济方面一切安好。与此同时,反对党工党则在这个话题上保持低调,以保持选民对其社会政策优势的关注。

现实世界中的选民感受到了经济的脆弱性,特别是在就业市场。这有助于解释为什么即使失业率下降,工资仍然保持低迷。

如果工党获胜,眼下的状况对该党来说并不陌生。他们几乎总是在艰难时期或者情势即将恶化时重新掌权:高夫·惠特拉姆在1973年石油危机之前上台;鲍勃·霍克在1983年出现双底衰退之后掌权;陆克文和2008年的金融危机;而现在,全球和国内经济都是危机四伏。

对于澳大利亚央行而言,一切都关乎就业。以下的图表显示了为何市场和经济学家预计在新政府上台第一年,央行将需要至少降息两次来为经济注入强心剂。

澳大利亚国民银行的就业指数是其月度商业调查的一部分,它既预示了过去两年就业热潮的开始,也持续反映了这一趋势。该指数跌落至2016年初以来的最低水平,或强烈预示着劳动力市场即将调头下行。

信心和就业有点像爱情和婚姻--他们传统上如同马和马车。但近年来并非如此:招聘激增未能缓解背负着创纪录新高债务、且面临工资停滞的澳大利亚家庭的焦虑情绪。通常情况下,澳大利亚人利用房地产增加杠杆,然后通过房价上涨和工资增长来消除债务。正如信心指数所反映的那样,这种做法不再奏效了。

产能利用率衡量一个经济体有多接近企业必须提高平均生产成本才能提高产出的状态。如上图所示,这个指标的下降有可能预示着就业市场疲软--这意味着预计有足够的需求支持在设备和人员上增加投入的企业数量减少。

最大的担忧是经济增长快速减速尚未传导到就业数据。就业通常是滞后指标。2018年下半年国内生产总值年化增长率从上半年几乎炙热的4%下滑至1%(这是所公布的最近的数据)。若劳动力市场也出现类似的减速,经济画面就很难看了。

祝下一届政府好运。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张玉洁 SF107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