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银新行长本周出炉鹰派魏德曼或接掌 欧元迎大变动

原标题:欧银新行长本周出炉,鹰派魏德曼或接掌,欧元新一周将迎大变动!

欧元兑美元因空头在过去三个交易日与多头进行拉锯战后,开始反击控制。抛售压力可能主要归因于缓解贸易战担忧后,美国国债收益率上涨,推动美元全线走强。在欧元区和美国PMI数据公布之前,欧盟高层职位的悬念对欧元也很重要。欧元兑美元在1.13的中间价附近仍承压,原因是美国国债收益率上涨,以及在欧盟在高层职位问题上缺乏共识。

关注欧盟就业重要数据——欧元区PMI

欧盟领导人未能就欧盟最高职位人选达成共识,包括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的继任者,这加大了欧元的压力。欧盟峰会主席图斯克决定峰会将于当地时间周一晚些时候的早餐时间恢复。与此同时,法国总统马克龙周日表示,欧洲央行新任行长可能在本周晚些时候做出决定。

与此同时,眼下的焦点仍然是定于今日晚些时候公布的欧元区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终值,以获得有关欧元区经济健康状况的新见解,尤其是在预览数据显示制造业略有改善之后。此外,美国供应管理学会(ISM)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将受到密切关注,以寻找新的美元交易。

欧元区制造业产出向下修正至47.7,欧元兑美元面临因疲弱增长数据而扩大看跌修正的风险

周一,Markit将发布6月份制造业PMI的最终版本,包括欧元区6月PMI初值估计数据令欧元松了一口气,因为这些指数显示,尽管经济持续放缓,但至少情况没有恶化。正如官方报告所言,欧元区6月份经济增长步伐依然疲弱,但已连续第二个月小幅上升,达到7个月高点。服务业推动了经济增长,帮助抵消了制造业持续低迷的影响。

德国5月制造业指数预估为45.4,5月为44.3,为四个月高位;服务业指数预估为55.6,为两个月高位。综合指数计算为52.6,与上月持平。

就整个欧盟而言,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仍处于收缩状态,较上月小幅上升,为47.8,高于上月的47.7。服务业产出的反弹稍好一些,该指数从7个月高点52.9升至53.4。欧盟综合PMI为52.1。

这是一个相当温和的评估,但可能对欧元相当不利,因为它将重新引发人们对欧盟经济下滑加剧的担忧。这种负面影响可能会被美元的疲软部分抵消,而美元的疲软使欧元得以维持。

与此同时,欧洲央行已经宣布了一系列应对经济放缓的措施,尽管市场人士不相信进一步的刺激措施会改变宏观经济格局。

考虑到周末将发生的几件更相关的事件,这些数字很可能会被忽视。

欧洲议会将于7月2日举行,欧洲央行行长可能是魏德曼

欧洲议会将于7月2日举行会议,欧盟所有主要职位都将易手,据说在关键角色的继任者问题上出现了紧张的分歧。鉴于德拉吉的任期将于10月结束,欧洲央行下任行长将在本周欧洲议会上产生。德国联邦银行行长延斯·魏德曼可能成为继任者,因为他显然反对德拉吉在货币政策方面的创新。货币政策的突然转变通常对货币来说是个坏消息。若7月2日的欧洲议会有人脱颖而出,欧元料不幸地迎来利空消息。

欧盟委员会主席提名需要28位欧盟领导人中至少21位的支持,以及欧洲议会多数派的支持

欧盟委员会主席是目前被确定的最具影响力的角色。欧盟委员会主席一职自2014年以来一直由前卢森堡首相让-克洛德?容克担任。欧盟委员会负责起草欧盟法律、监督各国预算、执行欧盟条约以及谈判国际贸易协定。

容克在上周五早些时候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对记者表示:“我不无欣喜地注意到,要找人接替我并不容易。”欧盟最高职位的选择必须考虑到上月的欧洲选举,并在大国和小国、性别和地理位置方面取得可接受的平衡。5月的欧洲议会选举产生了更多的政治分裂,包括绿党和自由党议员人数的激增,导致现在的欧洲领导人迟迟面临难产。

欧洲议会表示,总统应该来自拥有最多席位的政党——这意味着欧洲人民党(EPP)的德国人曼弗雷德·韦伯,韦伯收到德国总理默克尔的支持。而法国总统马克倾向于米歇尔?巴尼耶担任这一职位,巴尼耶一直负责英国退欧谈判。除了韦伯和巴尼耶之外,强有力的对手还有欧盟资深成员弗朗斯-蒂默曼斯(来自中左翼社会主义的荷兰人)和丹麦欧盟专员玛格丽特-维斯特格(自由派人士)。

汇通网研判,虽然韦伯的胜选概率不高,但是本届最高欧盟职位--欧洲议会主席料不会落入民粹政党之手,因为目前三位候选人都属于中间派,一位属于自由派。

易汇通行情软件显示,截至北京时间7月1日15:11,欧元兑美元在1.1324,回落0.32%,从下行方面看,下一个支撑位看向1.1321点(7月1日低点),随后是1.1260点(100日移动平均线),最后是1.1181点(6月18日低点)。从上行方面看,突破1.1412(6月25日高点)后,阻力位将升至1.1419(2月28日高点),并有机会突破1.1448(3月20日高点)。

责任编辑:张玉洁 SF107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