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洋亿家的尴尬:屡遭住建委通报 物业投诉居高不下

原标题:李明的尴尬:远洋亿家屡遭住建委通报 物业投诉居高不下

连续两年,远洋亿家都是住建委曝光问题物业企业名单上的常客。

7月9日,北京住建委对未按要求开展专项治理工作的37家物业企业集中曝光,并计入企业不良行为记录,远洋集团(03377.HK)旗下的物业公司远洋亿家榜上有名。

公告显示,远洋亿家海淀区“远洋风景”项目因未落实“2019年群众物业管理突出问题专项治理”工作要求、存在擅自利用物业共用部位进行经营的行为。早在去年8月,旗下远洋沁山水项目也是因此问题而遭到通报。

物业作为远洋集团多元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去年年初,远洋集团总裁李明对多元化转型提出了新期待,希望远洋的多元业务变成“动车组”,“传统火车的动力全在车头,后面的车厢只是被拉着走。但动车在于每一节都有自己的动力,这才让动车组得以持续加速,风驰电掣。”

一年半过去,不仅远洋集团“动车组”理想不成,远洋亿家也从新三板退市,经历高层人事动荡,可谓一波三折。

告别新三板

2016年,“远洋地产”正式更名为“远洋集团”,布局包括物业在内的多领域,踏上了多元化发展之路。同年5月,远洋亿家在资本市场留下痕迹,登陆新三板挂牌交易。

彼时,由于新三板门槛低,物业公司挂牌新三板更成一时“盛事”,远洋亿家无论是资产总值还是营业收入,均为新三板最大物业公司。

在新三板挂牌后的不足两年,李明意欲归去。2018年1月26日,远洋亿家终止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同年,蓝光旗下嘉宝股份、协信旗下天骄股份等14家物业公司宣布在新三板摘牌,首次出现新三板物企摘牌数量大于挂牌数量。

对于终止挂牌的原因,远洋亿家并没有给出具体的说明,公司表示:“为了扩大竞争优势,提高对外融资和收购效率,为配合公司业务发展需要及长期战略发展规划。”

远洋亿家突如其来的“摘牌”宣言颇让外界深感意外,对于在新三板退市,李明曾表示,新三板市场不活跃,远洋亿家在新三板“显得个头大”。

另有统计显示,至宣布摘牌时止,远洋亿家挂牌不足两年间未完成过公开募集资金,却完成了8次股权收购。

彼时,有接近远洋人士表示,不排除远洋亿家是想从新三板转到主板挂牌所致。因为港股市场对房企旗下物业管理企业估值较高,有利于通过融资拓展市场份额。

通常而言,具备房企股东背景的港股物业公司的估值高于其关联的地产公司。房企项目前期需要大量资金,处于高负债率状态。而物管企业为轻资产模式,一方面享受到房地产企业项目快速增长带来的福利,另一方面,其负债率低且现金流稳定,因而市场给予较高的估值。

2018年亦是房企拆分物业公司赴港上市的大年,当旭辉集团旗下永升生活服务、蓝光发展旗下嘉宝股份纷纷选择马不停蹄地奔向了港交所,远洋亿家却丝毫没有赴港上市的动静。

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分析道,“开发商旗下的物业管理公司是否上市,并非由其财务状况决定,而是在财务状况基本符合上市条件要求的前提下,由实际控制人来决定的,远洋地产对旗下的物业子公司也是如此。”

阵前换帅

在新三板留下的“历史痕迹”显示,远洋亿家无论是营业收入和净利润都取得了增长,2015-2016年,其营业收入分别为10.54亿元和11.79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7749.90万元和1.43亿元。

终止挂牌前的2017年中报显示,远洋亿家实现营收5.78亿元,净利润为8887.74万元。截止2017年6月30日,其资产总计为11.66亿元,不过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本期为-5418.29万元,上年同期为-5222.19万元。

2018年年报数据则显示,远洋集团来自物业管理服务的营业额为11.29 亿元,较2017年同期的9.30 亿元上升21%,主要是由于营运能力之提升及与主业之协同效应。同期,在管总楼面面积约5600万平方米,2017年约4500万平方米。

此外,远洋亿家的服务项目超过200个,服务业主数量约80万。但如果将远洋亿家与已上市的彩生活、碧桂园服务、绿城服务、中海物业等进行比较,其在管面积规模和布局显然相形见绌。

更多挑战因素体现在业主的频繁投诉。企查查显示,远洋亿家涉及的裁判文书324则,河北、北京、江苏和天津位列涉案地区前四,案由近八成是物业服务合同纠纷。如若在微博上搜索远洋亿家,会出现全国各地网友的吐槽和举报。

2018年,伴随着远洋集团的人事变动,远洋亿家内部的高官调整动作也频频。当年9月20日,总经理张玮退出,刘恩伟接任。此外。公司法人兼董事长也由李建波更换成杨德勇。

现年44岁的杨德勇不仅是远洋亿家的董事长,也是北京邦舍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和北京亿街区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法人。

邦舍是李明在长租公寓的寄托,而今却被外界传远洋集团拟剥离长租公寓业务。此外,长租公寓中心常务副总经理俞国泰也已调离长租公寓岗位。

2018年,邦舍共经营12个项目,但到了年底房源数却从2017年的5000间减至3452间,这一规模远远落后于其预想。

长租公寓“动力”不足反拖后腿,在一定程度上拉低了远洋年报的财务指标。2018年营业额为414.22亿元,同比下降10%;毛利为82.87亿元,较2017年下降26%;毛利率也从2017年的24.52%下降至20%。营业额与毛利均为近四年来首次下降。

于2018年12月31日,远洋集团净资产负债率由2017年的226.75%升了近68个百分点至2018年的294.94%。此外,其一年内到期的贷款总额为154.25亿元,较去年同期大增54.3%。未来2至5年内到期的贷款更甚,较去年同期几乎翻倍。

在盈利能力不足与债务压力加大的双重挑战下,远洋管理层坦言,目前的存量及持有的物业、新业务、非开发业务占用相当大的资源和管理的精力,因此正加快把远洋回归到以开发业务为主的轨道上来。

责任编辑:孙剑嵩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