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首富”艰难闯A股 16年才摸着边?

“吉林首富”艰难闯A股,16年才摸着边?

来源:野马财经

做了20多年警察之后,修涞贵杀入制药行业,并在此后的二十多年中,将修正药业打造为全国第二大药企。他与他的家族也积累起两百多亿身家,常年占据“吉林首富”的宝座。

然而,从A股到港股再到A股,修正药业辗转腾挪,始终未能在股市“修成正果”。行贿门、“毒胶囊”门、P2P爆雷,公司历经风波不断。

如今,市值36亿元的吉药控股(300108.SZ)向市值近千亿的修正药业伸出橄榄枝。这一“蛇吞象”并购背后,修涞贵再次敲响了A股的大门。

7月10日晚间,吉药控股发布公告,拟通过发行股份等方式购买修正药业100%股权,因为该交易预计构成重大资产重组,目前吉药控股已经停牌。

吉药遇“贵人”

其实在发布收购公告后两个小时,吉药控股还发了另外一条公告,表示将终止对国资委的股权转让。

早在5月17日,吉药控股曾表示,其控股股东卢忠奎、黄克凤夫妇,及另外两个股东,将合计转让15.18%的股份,转让方正是吉林省国资委旗下的全资子公司吉盛资。如果转让成功,就意味着吉药控股将成为国有企业。

然而,如今不到两个月,转让告吹。吉药控股的解释是双方转让条款未达成一致。换言之,转让的钱款没有谈妥。发布转让公告之时,吉药控股的股价是7元/股左右,如今已经下跌成5.4元/股。股价每况愈下,也影响着谈判的节奏。

如今遇到修正药业这颗大树,吉药控股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吉药控股和修正药业都是吉林通化发家的企业,如今两家合并也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了。

公开资料显示,吉药控股的前身是通化双龙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双龙股份”),是国内定点生产国防化工用淀粉白炭素的企业之一。

其实早在股权转让之前,吉药控股就一直在进行繁复的资本腾挪,先后收购了金宝药业、辽宁美罗、远大康华和普华制药等。

2014年,双龙股份通过发行股份和现金购买的方式,买下金宝股份97.71%的股权,于是双龙股份开始从化工行业转向医药行业。2017年8月,双龙股份更名为“吉药控股”。同年,医药板块的营收占其总营收的70%以上。从收购中尝到甜头的吉药控股,开始加快医药行业的收购布局。

野马财经不完全统计,仅2018年,吉药控股就有8起投资或收购,涉及金额达10亿元,且多数是现金交易。

2018年1月,吉药控股出资6706.25万元,持有海通制药10%股权;2018年4月,吉药控股宣布以1260万元收购远大康华70%股权;2018年6月,吉药控股宣布以现金2800万元收购辽宁美罗医药70%股权;2018年9月,吉药控股宣布以支付现金购买普华制药99.68%的股份,交易作价暂定6.18亿元。

图片来源:吉药控股2018年年报

吉药控股将收购玩得如鱼得水。然而,不停买买买,并没有为其业绩带来根本性改变。年报显示,其扣非净利润持续下跌,2017年和2018年分别为9924万元、4517万元,同比分别下降26.71%和54.49%。

在业绩不济之时,遇到“药企老二”——修正药业,虽然具体的交易细节还没有披露,但是这笔交易对吉药控股无疑是利好的。

20年交警成“首富”

修正药业有句口号,叫“在修正中成长,在成长中修正”。这与修正药业走过的上市之路似乎也很契合。

公开资料显示,修正药业前身为通化市医药研究所制药厂,现在的实控人修涞贵于1995年接手了这家当时还负债累累的地方国企。

多年来修涞贵家族占据着吉林富豪榜第一名的宝座,有着“吉林首富”之称,但与很多药企“掌门”出身医药世家或科班不同,在接手药厂之前,修涞贵只是一名做了20多年的交警。

据修涞贵自传式图书《正道》介绍,修涞贵祖籍山东高密,爷爷“闯关东”来到东北。修涞贵父亲有五个儿子,以“荣华富贵春”排名,修涞贵排行第四。

修涞贵出生于1954年,吉林大学法律系毕业后被分配到派出所当民警,后进入交警部门,一直做到交警基建队队长。

1995年5月的一天,修涞贵身穿一身警服来到药厂,在当地领导的委托下开始了他的制药生涯。此后,凭借一款治疗慢性肝炎的“太和圣肝”,药厂第二年便扭亏为盈。也是在这一年,药厂改制成为股份有限公司,并给公司取了一个新名字“康威”。

但因为当时缺乏商标意识,修涞贵后来才发现,“康威”已经被山东一家药企抢注。双方经过交涉谈判,对方要价从1000万不断上涨到5000万,最后仍不愿出手,还扬言以后要收购修涞贵的康威制药厂。

无奈之下,2000年5月,修涞贵将公司更名为“修正药业”。在此之前,修涞贵儿子本名就叫“修正”,为了避免当时对药厂“世袭”的猜忌,修涞贵“剥夺”了儿子的本名。他的儿子,也就是现在的修正药业集团副总裁修远。

图片来源:福布斯封面

更名之后的修正药业进入发展快车道,2000年-2003年期间,修正药业每年复合增长率高达1876%。2010年时,仅“斯达舒”这一个单品,其销售额就已经达到33亿。而随着旗下公司业绩的突飞猛进,修涞贵家族的财富也在快速增长。

2007年,修涞贵以55亿身价登上当年的胡润百富榜,荣升“吉林首富”的宝座,并在此后多年一直保持。2019年,修涞贵又以205亿元身家进入胡润全球富豪榜。

图片来源:天眼查

目前,修正药业的控股股东为通化修正实业有限责任公司,持股比例为70%,其中修涞贵、李艳华夫妻分别持有29.52%、0.4%的股份。另据天眼查系统显示,修涞贵夫妻分别持有通化修正实业有限责任公司98%和2%的股份。

16年上市路上风波不断

在经营上顺风顺水的修正药业在上市路上却充满坎坷,多次“修正”难得正果。公开信息显示,早在2003年修正药业就在为上市努力,但总是向监管呈报资料审核的关键时刻选择放弃。2004年,股份制改造后的修正药业曾意图赴港上市,但最终不了了之。

问题到底出在哪儿呢?曾有券商表示,商业贿赂是医药企业上市审核的绊脚石。而修正药业恰恰在这个问题上踩到了红线。除此之外,近年来修正药业的问题还有不少。

公开信息显示,2007年,修涞贵曾多次向吉林省靖宇县的地方官方行贿,据该官员供述,累计收受了修涞贵旗下制药公司10万股权。

无独有偶,为了得到当地政府支持,两年后,修涞贵又将15万股股权送予同一人。后来,该地方官员在反腐中出事,修正药业的贿赂事件也被曝光,成为其发展历史上的污点。

图片来源:裁判文书网

紧接着2012年,修正药业又因为“毒胶囊事件”成为众矢之的,彼时央视曝光了药品胶囊重金属铬超标的企业,修正药业榜上有名。修正药业的宣传口号是“做良心药、放心药、管用的药”。“毒胶囊”事件发生后,黑客攻破修正药业官方网站,将其网站界面调为全黑色,上有“胶囊,请选择修正药业!良心药,放心药!”等字样。

在群起民愤中,修正药业下架了相关的终端产品,当时有人估计损失在70亿元左右。

图片来源:《人人健康》

然而,前车之鉴并没有成为后事之师。修正药业其后也屡次因为产品质量而登上药监局黑榜,其“降糖胶囊”非法添加化学成分吡格列酮,被列为不合格产品;羚羊感冒胶囊铬超标……“毒胶囊”的阴影外,近年来修正药业也官司缠身。天眼查显示,其涉及的法律诉讼高达109条。

这厢业务频频出现问题,那厢实控人修涞贵也没闲着。2018年,修涞贵投资的6、7家P2P平台先后暴雷。

2018年9月,“永利宝”、“火理财”等平台因为涉嫌非法集资,主要嫌疑人被逮捕;同年8月,钱保姆清盘,待还本息5.08亿元;9月,钱庄网退出清盘,借贷余额3.43亿元。

这些爆雷平台,或多或少都和修涞贵或者修正药业有关系。火理财的股东中曾有浙江名天汽车发展有限公司,而修涞贵曾经出现在后者的股东名单中。永利宝也和修正系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对于修涞贵频频染指P2P,曾有媒体质疑这是修正药业上市“自融”,但修正药业曾表示“我们没有问题”。如今,修正药业如果跨过行贿门、毒胶囊门、P2P爆雷等负面影响牵手吉药控股成功上市,”吉林首富“的上市梦就能实现了。

你对修正药业的上市之路如何看呢?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陈志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