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信威5亿股封跌停 社保基金券商怎么掉进大坑的?

5亿股封跌停!社保、基金、券商是怎么掉进这个大坑的?

原创: 卢丹 朱琳娜

股价从最高点打二折是不是已经够便宜了,可以抄底了?千万别急,后面还有折上折,打完二折再打四折,价格不到“原价”十分之一!

正上演这一幕的,就是*ST信威,从2000亿元的市值顶峰,砍到停牌前的400多亿元,复牌后再以每天约20亿元的速度崩塌。

根据龙头券商估算,*ST信威的“公允价格”是5.76元/股,约为停牌前股价的40%、历史最高价的8%……

毫不意外,复牌首日的*ST信威巨单封了跌停,开盘3亿多股的单子午后堆到了5亿多股,至收盘还挂着4.9亿股。

有点意外,在*ST信威的大坑里,除了15万股民,还有社保组合、基金、券商这些以稳健投资、风险控制见长的机构,它们又是怎么掉进这个坑里的呢?

信威信威,信则危矣

根据基金及上市公司的一季报,*ST信威有一个社保基金组合和至少49只基金持股。

其中,“全国社保基金一一零组合”位列*ST信威第十大流通股东,持有1564.77万股,49只基金合计持有1553.96万股。仅社保持股对应市值(以*ST信威停牌价格计算)就接近2.3亿元。

素来稳健的社保为何也会踩雷*ST信威?

翻看股东榜,社保一一零组合早在2012年就一度建仓*ST信威的前身中创信测,后被“挤出”,至2016年三季报重回股东榜,持有1347.28万股。当时,*ST信威有定增股东减持套现退出,社保一一零组合得以浮出水面。

“不巧”的是,*ST信威很快就在2016年底停牌(定增股东跑得真是时候),社保一一零组合则被困其中。

社保一一零组合持股情况

基金中,持有*ST信威在百万股以上的基金多为指数类产品。如追踪上证180指数的一只基金持有逾400万股,而*ST信威2018年6月被调出了上证180指数。但该股当时已停牌许久,持股基金只能继续拿着。

当然,买方机构对*ST信威的“付出”得先有卖方的推介。

2016年,在*ST信威自高点跌落后,原先被多家券商研究机构看好的公司已少有人“喝彩”,只剩一家卖方还在孜孜不倦地力推,当时的研报是这个样子的……现在看看,别有滋味。

一下子滑落到退市边缘

*ST信威复牌前夕,西部证券在7月9日发了这么一份公告,宣布计提相关股票质押减值准备6259.20万元。此前,西部证券已就*ST信威的股票质押计提过1140万元。

西部证券公告

西部证券的计提准备,只是冰山一角。为*ST信威主要股东提供股票质押融资的券商们,有可能是被“坑”得最厉害的一群。

2017年4月1日,*ST信威回复了上交所对大股东股权质押相关事项的问询,公司实控人王靖的质押情况如下:

其中,多数质押周期达3年、2年,且集中于2018年到期。而从质押起始日期看,自*ST信威2015年6月达到股价高点至2016年11月的停牌前夕,王靖的质押行动就没停过。

有业内人士指出,券商当时愿意接受长周期质押可能是觉得相对股票市价的折扣比较大,风险可控。但谁料到公司停牌能停这么久,而且期间公司又连续亏损两年,更被审计机构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一下子滑落到了退市边缘。

不仅是王靖,*ST信威的第二、第三大股东蒋宁、王勇萍也在券商处质押了大量股票。

其中,王勇萍还于2018年10月分两笔在东方证券质押了400万股、210万股股票。当时,*ST信威已停牌近两年,且风险有所暴露。为何东方证券还愿意接受股票质押?

对此,东方证券相关负责人向上证报表示,2018年停牌期间的质押,均非新增质押融资,而是补充质押或对原质押的延续操作。他同时称,王勇萍在东方证券的融资规模持续在降低,目前交易履约正常,历史付息和履约情况较好,暂未出现违约情形。

据*ST信威最新公告,王勇萍拟减持不超过1%公司股份(2900万股)。

虽然各家券商具体情况可能有所不同,但*ST信威的案例已经暴露出了一类股票质押风险:

即上市公司市值被暴拉,出现明显泡沫后,大股东再以质押形式从券商等金融机构融资,借助时间差和股价差拿到真金白银。券商虽然对质押品按当时市值打了相当大的折扣,但还是有可能经受不住“时间的考验”。谁知道现而今还会有“折上折”呢?

这样的雷,*ST信威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责任编辑:陈志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