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IMF到欧央行 拉加德将如何守护欧元?

近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现任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被欧洲理事会提名为下一任欧洲中央银行行长。如果提名在欧洲议会的表决中获得通过,她将于今年10月31日接替德拉吉成为欧央行的新行长。

欧央行首位女行长的挑战

拉加德出生在巴黎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从小就是精英学生。18岁时,她曾作为交流学生前往华盛顿,在著名的美国民主党政治家、后来成为国防部长的威廉·科恩办公室做助理。之后,拉加德攻读了经济法、英语语言文学和社会法,大学毕业后于1981年加入专业从事经济法业务的贝克·麦坚时律师事务所,成为一名律师。1999年,她当选为事务所主席,并前往芝加哥工作。在她的整顿之下,这家一度士气不振的事务所面貌一新,2002年营业额突破10亿欧元,成为行业老大。

2005年,拉加德进入政界,先后在希拉克和萨科齐政府中担任经济部长和财政部长。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之后,为救助濒临国家破产的希腊,拉加德与时任德国财长的朔伊布勒于2010年5月联手推出危机救助基金。2011年6月,她正式获得IMF任命,后于2011年7月成为IMF第11任总裁。

拉加德的着装和举止得体优雅,在生活上非常自律,她是严格的素食者,滴酒不沾,练习瑜伽,热爱游泳和潜水,喜欢干园艺活来解压。德国媒体称这位两个孩子的母亲是“穿香奈儿的女魔头”。

如今,继成为IMF首位女性总裁之后,拉加德又有望成为欧央行的首位女行长。那么走马上任时,拉加德面对的将是怎样的局面?

欧元区目前实行的是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和极低的利率。拉加德一直被认为是欧央行的危机政策和德拉吉的零利率策略的重要拥护者。2016年春季,当欧元区指导利率连续两年跌至零点以下,拉加德曾赞扬说,“德拉吉行长和欧央行所采取的措施改善了欧元区的信心,这将进一步支持经济的复苏”。她认为,负利率对世界经济“总体而言是积极的”,“假如没有负利率,我们如今的境况要糟糕得多,通胀率和增长率都会更低”。

有不少的经济学家认为,当危机过去之后,应当尽快回归正常的货币政策。但拉加德在过去几年中屡屡警告不要过早退出低利率政策,以免损伤经济界的信心。如今,欧央行的存款利率已经超过三年维持在-0.4%的超低水平,经济界对低成本资金已经习以为常,而银行和储蓄者则长期为低收益所苦。无论是基于拉加德之前的立场,还是基于欧央行货币政策的延续性要求,目前几乎所有人都相信,拉加德将在欧央行继续奉行低利率政策。

然而有一点必须引起注意:目前虽然执行前所未有的宽松货币政策,但欧元区的通胀率却始终低迷,难以达到“接近2%”这个全球各大央行普遍执行的目标。当然,低利率低通胀的现象并非欧元区独有,这已经成为目前全球各主要经济体的普遍问题。为何通胀率不能如愿上升?被学界视为最大的谜团。在这样的情况下,能否在货币政策掣肘最多的欧央行拿出有效的方案,以避免欧元区陷入通缩和衰退的漩涡,这是拉加德必须面对的挑战。

欧央行收购成员国国债,这是拉加德需要面对的又一个问题。2012年夏天,当德拉吉说“不惜一切代价”救欧元,拉加德称他无限度购买危机国家国债的承诺是“向正确的方向发出信号”。现在,欧央行持有的欧元区成员国国债已达2.2万亿欧元。因此,如同低利率政策,欧央行的国债购买量也已逐步靠近极限。一旦再次发生金融危机,欧央行还有多大的行动空间,还有多少资源可以动用?拉加德掌门的欧央行必须形成新的货币政策战略。

虽然拉加德在执掌IMF期间,也一再呼吁那些债务高企的欧洲国家施行经济改革,但她也屡次对时任德国财长朔伊布勒一味勒令危机国家紧缩财政的执念提出批评。而未来作为欧央行行长,她和德拉吉一样,并不能对那些债务国家采取什么强有力的措施,不可能强迫意大利紧缩财政、改革劳动力市场或是更新基础设施。一旦意大利又一次陷入像2012年那样的危机,她又必须马上做出决策,是否无限收购意大利国债,以避免欧元的崩溃。当然,几乎所有人都相信,拉加德也会采取德拉吉那样“不惜一切代价”的立场。

聪明的律师和经验丰富的危机管理者

与之前的历任欧央行行长不同的是,拉加德并不是一位经济学家,从未正式攻读过国民经济学,在货币政策方面也并无学术建树。她是一名律师。由法学家出任央行行长虽然不同寻常,但也并非没有先例: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也是法学出身。

虽然说不是科班出身,但担任了四年法国财长和八年IMF总裁的拉加德,对货币政策领域的熟悉程度不容置疑。更重要的是,拉加德非常成功地领导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这个庞大而一度并不太受欢迎的国际机构。在她的执掌之下,IMF完全改变了上世纪90年代时的面貌——财政薄弱的国家不再被视为哀求者,不必施行会导致极端社会困难的改革。如今,甚至许多全球化的批评者和发展援助领域的活动家也因IMF的这种姿态而对其表示认可。

拉加德还在经济包容、性别平等、社会公平、贫困和环保等领域设立基金,而在她2011年上任之前,这些话题完全不受IMF重视。

懂得平衡不同的利益,这可能是拉加德最大的优势之一。德国媒体对她的描述是:能够倾听,精明而经验丰富,同时又是一个迷人、可靠、坚定的对话伙伴,哪怕与其观点完全不同的人都会为她所折服。身为IMF总裁,拉加德必须同时与189个成员国打交道,从富裕的工业国到发展中国家,从美国总统特朗普到他的委内瑞拉对头马杜罗。2016年底,因“塔皮事件”,巴黎法院判决拉加德在担任法国财长期间“玩忽职守”,但IMF的189个成员国全票同意她继续留任IMF总裁。拉加德受欢迎和受认可程度可见一斑。

拉加德的这种过人的协调能力无疑有助于她当好欧央行行长。欧洲各国在货币政策上的不同偏好、对低利率政策的不同看法、来自极右翼和极左翼民粹主义者的攻击,这些几乎每天都需要欧央行行长来协调和平衡。拉加德是一名富有外交技巧的、经验丰富的政治家,曾在无数次的危机峰会和出访中与欧元区几乎所有决策者进行过面对面的谈判。

而且,欧元区首先要进行的也是政治改革:消除堆积如山的公共债务、降低失业、建立共同财政、对社会福利政策进行协调。作为欧央行行长,拉加德的任务不仅是要获得市场的信任,更难也更重要的是要得到各国政府的接受和认可。这样看来,这位聪明的律师和经验丰富的危机管理者可能比纯粹的经济学家和货币政策专家更能胜任欧央行行长一职。

当然与此同时,也有评论担心,拉加德出任行长有可能会进一步加剧欧央行的政治化。而且在欧央行的领导团队中,不仅即将上任的拉加德曾出任法国财长,副行长金多斯也曾任西班牙经济部长。越来越多的政治家进入高层,是否会影响到欧央行制定货币政策时的独立性?德国《经济周刊》首席国民经济学家马尔特·费舍尔的尖刻评论将这种德国式的担忧展露无遗:拉加德是新凯恩斯主义异端的化身,她嘲讽遵守规则和信守责任,将它们视为陈腐的秩序政策的遗产,使中央银行沦为经济政策的仆役——为拒绝经济改革的政治家打掩护,向不负责任的银行家施以援手,为过度高福利国家的辩护者提供取之不尽的资金。

无论如何,对于拉加德的提名,欧洲金融市场已经给出了自己的评判:“拉加德效应”全面拉动股指上扬。

(作者系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研究员)

责任编辑:魏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