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创造加密货币 为什么Facebook遭到群起而攻之

新浪美股讯7月19日消息,一家巨型美国公司决定进军加密货币领域。它大张旗鼓、却又语焉不详地宣布了自己的稳定币计划。稳定币是一种可用于支付和转移资金的加密货币,但其价格又不会像比特币那样波动。虽然计划还处于初期阶段,但该公司规模庞大,工作能力出色,有能力聘请出色的工程师,所以有理由认为他们可以实现自己的目标。起初,这种稳定币将仅供该公司自己的用户在其生态系统内进行支付,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如果一切顺利,它可能会成为全球金融体系中一个重要的独立部分。

但该公司也存在一些问题。它很大,也许太大了:政客们总是在谈论分拆这个公司,而且如果由它控制了货币供应(或者类似的其他事情),并不会减轻其庞大规模带来的担忧。它近年来也发生了一些重大丑闻,或许也正是由于其规模和傲慢的原因。它并非普遍受到爱戴。它傲慢的首席执行官--有时传闻说他是一个潜在的总统候选人--是一个充满争议的人物,他涉足加密货币可能会成为某些人反对它的原因。而且任何这样的加密货币项目都会引起监管机构的密切关注:它是否会被用来打破通常适用于银行和美元支付体系的规则?稳定币真的会稳定吗?你真的能放心把钱托付给这家大公司吗,特别是如果是这种新的陌生的货币形式?

而且国会周二也没有针对这家公司的加密货币举行听证会,而且没有人对此感到特别不满。你猜对了,我是在谈论摩根大通。今年早些时候,我们讨论过它的加密货币项目--“摩根大通币”“JPM Coin”,然后我基本上就把这事给忘记了,毕竟,它只是又一家大银行的一个区块链项目而已。

另一方面, Libra:

在华盛顿本已充满怀疑情绪之际,共和党和民主党参议员对Facebook公司创造自己的数字货币的计划提出尖锐质疑,凸显出其加密货币计划起步所面临的挑战。

在参议院银行委员会周二举行的听证会上,议员们将这家社交媒体巨头与玩火柴结果烧毁房子的儿童相提并论,抨击它屡次侵犯消费者隐私,并指责该公司使美国两极分化。许多人表示怀疑Facebook能否保障人们的财富。

“你真的认为人们应该把他们辛苦赚来的钱来托付给Facebook吗?”银行委员会的最高民主党人、俄亥俄州联邦参议员Sherrod Brown问道。“我认为这是妄想。”

为何有如此大的不同?一个重要原因是在特定领域的能力。当你听说“摩根大通在做加密货币”时,你会想到的一些显而易见的事情,至少我想到是:

这个加密货币可能符合美国的反洗钱规定,毕竟摩根大通真的很重视这种事情。

可能很难用这种加密货币在互联网上购买毒品。

这种货币可能不会与广告客户共享你的个人数据。

如果你在摩根大通有一些这种加密货币,摩根大通应该不会把它弄丢。

如果摩根大通需要银行牌照才能发行这种加密货币,没问题,因为摩根大通就是一家银行。

如果摩根大通需要一些其他什么牌照来发行这种加密货币,也没问题,因为摩根大通有很多律师,他们会弄清楚需要什么牌照,然后会去申请,或许摩根大通已经拿到了所有这些牌照呢。

如果世界任何地方的任何金融监管机构对此加密货币有任何疑问或担忧,摩根大通将派遣一支非常有说服力的律师团队到该机构的办公室,以柔和的语调与他们交谈,直到让他们心头的石头落地。

此外,摩根大通已经在金融体系中举足轻重,人们已经敢于把赚来的辛苦钱交给它,所以即使你不喜欢摩根大通,它来发行数字货币也不是可怕的事情。

至于Facebook嘛,......你懂的!他们的专长是让人们使用他们的产品,与他们的产品互动,他们在这方面实在非常出色,比摩根大通厉害得多,可是,这并不是在加密货币上你想要的专长。(坦率地说,这些专长在监管机构看来很可怕,在货币领域,一种还摇摇晃晃、可行度极低的产品瞬间被广泛采用,这实在是糟糕透顶。)扎克伯格曾经对他的批评者说,“冷静。深呼吸。你说的我们听到了。” 如果你对银行业监管官员说这话,小心会有椅子会飞到你头上。

你或许认为,如果达到了一定的规模和盈利能力,一切都可以用钱来解决,比如说行业专长。的确,Facebook可以轻松地用五倍工资挖走摩根大通100位最优秀的律师和监管专家,然后就可以像银行那样去游说自己的加密货币。假如你是一家银行,而且你想发布一个奇怪的新产品,那么你会首先做出一个原型产品,早早地让律师参与其中,你要与监管机构保持密切联系,你不会宣布任何让他们发疯的事情,然后你慢慢地推进,直到你的产品满足所有必需的监管要求。

但这不是Facebook的做法。我的同事、彭博专栏作者Shira Ovide发推文说,“Facebook基本上将其华而不实的程序内支付系统改头换面,用一个含糊不清的白皮书做打扮,现在已经绝对因此陷入了烂摊子。这是最Facebook风格的事情。” 这很奇怪,对吗?并且周二的听证会还充满了毫不必要的对抗色彩。正如Max Read描述的那样:

对于参议员来说,Libra令人担忧的是,而且为什么今天的听证会成为两党显示互不信任和怀疑的场合,不仅仅是Facebook本身不值得信任。还因为Libra本身是一种权力的表达方式。......参议院不喜欢Facebook的加密货币,因为Libra上代表了对美国主权的威胁,其他任何Facebook项目都没有如此清楚表明这一点。

Facebook的做法实在令人费解,它告诉国会说, “出于数据和隐私保护的目的,瑞士联邦数据保护和信息委员会(FDPIC)将成为Libra Association协会的隐私监管机构。”然后FDPIC宣布:“直到今天为止,Libra的发起人还从没有联系过我们。”什么?不会吧!你至少首先要给FDPIC打个电话。

为什么宣布如此模糊、浮夸的东西,让人们可以随意对其表达自己的恐惧?为什么还没有推出产品就让每个人都如此愤怒?

我并不确切知道答案,但Facebook的Libra计划中引人注目的一件事就是有关去中心化和开放性的门面话。在Facebook的讲述中,Libra不是Facebook的加密货币,它是一个开放的加密货币,由一个民主的利益相关者联盟管理,并最终在一个无需许可的开放区块链上运行。也许这纯粹是一种推销手法,假装Libra不是Facebook专有,达到让人们信任Facebook加密货币的目的。但我猜测一定程度上这是他们的真实想法。一方面,如果你雇佣加密货币爱好者建立你的加密货币,那么建立它的工程师往往真的是加密货币去中心化梦想的信奉者。另一方面,Facebook也是一家互联网公司,它对开放的去中心化网络的力量熟稔于心,在某种意义上正是建立在去中心化网络之上,并以银行不具备的程度信奉去中心化。

至于摩根大通,恰恰相反,这是一家银行。任何人都可以参与确认交易的免许可区块链,这个想法对摩根大通来说简直太疯狂:你需要做尽职调查,了解你的客户,你不可能对任何想侵入的黑客开放你的网络。银行自身、股东和监管机构希望对系统的各个方面都有严密的控制。你当然可以有区块链,人们喜欢区块链,但是区块链必须由你管理,或者至少是你和一小部分精心挑选的交易对手。

这些理念差异导致了过程差异。摩根大通想要一个稳定币,所以就创造了一种稳定币。它跟监管机构联络,让律师参与其中,并思索在规则范围内实现其目标的最佳方式。Facebook也想要一个稳定币,但却不能直接去创造它,因为Facebook的加密货币有违Facebook创造加密货币的初衷,它必须是一个非Facebook的加密货币,受到Facebook的支持并融入Facebook之中。它必须得到很多人的支持,这意味着Facebook必须在Libra真实诞生之前就广为宣传,然后每个人都对Libra可能是什么样子感到生气。

或许可以说这显示了Facebook的谦虚,它谦虚地寻求建议,而不是我行我素采取行动。另一个角度或许是,摩根大通试图为摩根大通创造一个摩根大通币,而Facebook正试图为全世界创立一个稳定币。摩根大通将自己视为系统中的参与者,并试图在该系统的规则框架内实现其目标。Facebook将自身视为系统,并得出结论世界需要一种新的货币,因此它建立了自己的全新的全球治理机构,来征求如何创造该货币的意见。所以,理所当然,其他治理机构--比如国会--会感到恼火。

作者Matt Levine是金融领域的彭博专栏作家,曾任Dealbreaker的编辑,高盛的投资银行家,Wachtell, Lipton, Rosen Katz律师事务所的并购律师,和美国联邦第三巡回上诉法院的书记员。

责任编辑:郭明煜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