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荔枝年内赴美IPO,募资约1亿美元

本文转自微信公号:IPO早知道(ID:ipozaozhidao),作者:Uncle C

据IPO早知道消息,声音互动App“荔枝”据称计划2019年内完成赴美上市,募资规模可能在1亿美元左右。

如果荔枝App进展顺利,上市进程或许会早于行业老大喜马拉雅。

在上周,C叔刚刚报道过《喜马拉雅再次否认将于2020年IPO,音频行业的下半场还有怎样的故事?》。

IPO前的异动

作为荔枝App上市的前奏,其国内运营主体广州荔支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的股东赖金南、丁宁以及大音若希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在6月26日将所持股权出质给北京泓毅怡创信息技术的公司,而后者正是由境外主体荔枝控股有限公司100%持有。

在北京泓毅怡创稍早前的工商变更中,也有菠萝控股退出更改为荔枝控股的信息。另外也有一些投资人和机构的退出,注册资本还追加到了5千万等。

这两年,内容生产平台对用户碎片时间的争夺越加白热化,声音作为古老的感知渠道再次被发掘经济价值,形成了一种耳朵经济的新兴领域“淘金热”,如喜马拉雅、考拉FM、企鹅FM、蜻蜓FM、夜听、荔枝等。

经过这几年的厮杀之后,如今在线音频市场基本形成喜马拉雅、蜻蜓FM、荔枝三强争霸的格局。

荔枝最初以产品体验设计出彩被用户认可,其界面来源于拟物设计的德国博朗经典款录音机,内容展现模式上早期采用电台播客的 UGC模式,所以自己称之为荔枝FM,后来为求差异化打法是直接改走语音直播路线,2016年年底荔枝便依靠着向语音直播领域转型开启声音社交直播这一新玩法,去除fm的后缀名称后也同时把自己跻入三巨头的位置。

数据方面据官网了解,截至2017年12月,荔枝拥有超过1.2亿的全球注册用户,600万日均活跃用户,签约了500位声音主播,以及1亿期音频节目,成为中国领先的声音互动平台。

在营收方面,荔枝联合创始人赖奕龙最近表示:荔枝的语音直播月收入已近1亿规模,头部主播月入百万,并且已经实现规模化盈利。

随着在线音频市场得到了极为快速的发展,各路资本在看到行业的发展前景之后便开始蜂拥入局。荔枝先后获得了四轮近7000万美元的融资,领投方有小米系、经纬中国、EMC这样专注互联网新媒体领域投资机构的背书。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中国移动音乐行业市场前瞻与投资规划分析报告》公布的数据可知,在2015年到2017年间,我国在线音频用户规模平均每年保持着30%以上的增长率。2017年,我国在线音频用户规模高达3.48亿,预计到2019年,用户规模将涨到4.86亿。

用声音驱动社交与擦边球遭遇的审查波折

值得注意的还有一点:在上个月网络音频乱像整治行动的处理名单中,网信办公布了包括网易云音乐、荔枝、喜马拉雅、企鹅FM在内的四款应用程序存在有害信息,相关的应用程序被责令下架30天(2019年6月29日至2019年7月28日),前日方才自行恢复上架。

网信办罗举的罪证包括有:音频直播平台藏污纳垢,任由主播传播性暗示、“娇喘”等色情淫秽信息,甚至引诱用户跨平台从事违法违规交易;有的音频即时通讯应用以私密社交、一对一社交为卖点,公然传播招嫖卖淫等违法犯罪信息;有的网络音乐平台传播所谓“色系神曲”,宣扬“二次元文化”、“亚文化”;一些有声读物平台宣扬历史虚无主义,传播惊悚恐怖、神仙鬼怪、僵尸、冥婚等怪力乱神的网络小说,散布封建迷信思想。

所以除去内容审查,荔枝不得不面对还有自身依赖PGC商业模式的内容边界到底在哪里?有多少会造成所谓青少年不良影响的主播会被挡在红线外?而这部分的垂直听众是否会大量流失卸载。

荔枝在这方面还要摸索给出答案,不过同样是在这轮大审查中“中招”的,其实还有一款名为吱呀的APP。

C叔发现它是广州欢聊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一款社交产品。欢聊科技成立于2016年7月26日,由广东荔支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全额注资100万元人民币。

这个名为吱呀的产品是一款声音+社交的产品,利用陌生人之间的声音玩法建立陪伴的关系,从中产生出一套自洽的商业闭环。

作为荔枝试水声音驱动社交业务来实现多元化变现的当然不止这一颗棋子,C叔还发现了另一款在App Store中由荔枝团队开发的名为PP约玩的产品,主要是通过语音打游戏连麦的方式进行社交活动。

相比图文、视频等社交玩法,以“听觉”塑造的陌生人社区氛围的确具备一定优势。比如上减轻了陌生人社交的心理负担,同时保留了用户的神秘感和想象力。不过这类型的产品难免会让人联想到食色性也,如此打着擦边球探索商业变现的边界,荔枝能靠着这些棋子走出多远呢?

对下架整改一事,官方一直没有做出表态或回应只在近日一篇媒体新闻稿中展现出对互联网高新人才的渴望。

说回荔枝这款产品,一路坚持采用培育主播的形式走向语音直播和音频社交的纵深霸主,这是它区别行业对手的特质。

但随着用户在知识付费产品的过程中,对内容的辨别和筛选能力提升,即使中上游优质的内容平均收购率仅为三成,很明显消费者对知识付费的兴趣开始降温,那么在用户习惯远未培养出来的情况下,这样的音频内容平台要如何寻找新的变现模式和增长点成为了新的开发课题。

另一方面,回头来看相比视频行业,此类公司普遍要在流量消耗、主播的成本上更具资本的吸引力,至于该优势是否会于二级资本市场中得到反馈,其实还是有非常多的想象空间。

责任编辑:王永生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