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镑大跌之际 美对冲基金巨头突然宣布总部迁居伦敦

英镑大跌之际,美国对冲基金巨头突然宣布,全球总部迁居伦敦!

来源:英伦投资客

英镑大跌、英国无协议脱欧可能性不断上升之际,美国对冲基金来了。

起源于纽约的对冲基金巨头Caxton近日向投资者发布公告:其全球总部已经从美国纽约正式搬到了英国伦敦。

分析称,在全球媒体一片唱衰声音中,美国对冲基金Caxton勇敢地将总部从纽约搬到伦敦,显示国际金融巨头依然对英国金融业抱有信心。

Caxton由美国人布鲁斯·柯凡纳(Bruce Kovner)一手创立,其冒险而传奇的创业故事至今仍广为流传。


布鲁斯·柯凡纳(Bruce Kovner)

布鲁斯·柯凡纳曾在哈佛大学学习法律与政治,开始想从政,但没钱,后从艺也没成。为了生活,布鲁斯曾一度沦落为纽约出租车司机。

而如今,其个人资产达到52亿美元,其公司持有66万股阿里巴巴股票,2019年世界富豪排行榜实时排名为337位,一度与量子基金的索罗斯,文艺复兴基金的西蒙斯,还有桥水基金的达里奥齐名。

1962年,布鲁斯考入哈佛,博士毕业后,曾在哈佛大学和宾夕法尼亚大学教政治学,并多次希望从政,但都因自身资金不足,又不愿意从所在党的委员会慢慢做起,最后弃政从艺,去纽约著名的音乐学府茱莉亚音乐学院学钢琴,最终也以失败告终。

没钱的日子里,布鲁斯做过写手,靠稿费支撑生活,再后来就是在纽约街头开出租车谋生。

不过,在迷茫的日子里,布鲁斯并没有放弃自己,一有时间就学习金融知识。直到有一天,他用信用卡贷款3000美元进入期货市场,炒作大豆和铜,获利1000美元,就此开始了他的投资生涯。

1977年,布鲁斯发现大豆供应将出现短缺,近期的期货已开始上涨,但远期期货价格却没跟上节拍。于是,他利用这一差幅做套期交易,买近期,卖远期,从一笔合约做起,赢利后倒金字塔加码,越加越大,很快加到15笔合约,浮营4万多美元!

这时,经纪人劝告他,说黄豆行情正在飙涨,七月份期货会以涨停收市,十一月份期货也会跟进,卖出十一月份的远期期货实在不聪明,建议还是回补十一月份期货,这样可以持续赚钱。

布鲁斯犹豫了一下,还是同意了,开始回补十一月份期货,为了更大的利润,他平掉近期合约。

结果15分钟后,经纪人又打来电话,告诉他大事不好,市场开始快速回跌,已至跌停板。

幸好布鲁斯离场及时,在跌停板回弹的短暂期间顺利离场,原先45000美元的利润还剩一半,最终以22000美元落袋为安。

有了这次经历后,布鲁斯开始向华尔街投递简历,应聘一个交易助手的位置,之前成功的交易经历,让他顺利进入Commodities Corporation(1997年被高盛收购,现为高盛的子公司)担任交易员。

在Commodities Corporation,布鲁斯的交易之路如开挂般不可阻挡,一度成为当时经手金额最大的外汇交易交易员,平均年投资报酬率高达87%。

1983年,当时对冲基金还是一个新兴的市场。布鲁斯·柯凡纳凭借自己成功的交易经验,成立了Caxton ,成为对冲基金公司最早一代的创办者。

在1983至2013期间,Caxton管理的资产最高时曾达到140亿美元,最辉煌的时候排到过世界第一。

据报道,从1983年到2011年,在布鲁斯·柯凡纳掌管Caxton的时间里,除了1994年该基金下跌2.5%外,公司没有一年是亏损的。

从数据来看,Caxton全球投资基金的年平均回报率为21%,而标准普尔500指数的年平均回报率也不过11%(包括股息)。

2011年,布鲁斯·柯凡纳从公司退休,权力由英国金融家安德鲁·劳(Andrew Law)执掌,出任Caxton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自此,远在伦敦的安德鲁·劳和其团队实际上承担了纽约总部的责任。


安德鲁·劳(Andrew Law)

Caxton取得如此成功,不仅归功于布鲁斯·柯凡纳扎实的政治经济学背景,更重要的是他独到的投资策略。

布鲁斯·柯凡纳主要从事外汇交易,由于曾经从事政治活动,投资时十分注重政治因素。

安德鲁·劳传承了布鲁斯·柯凡纳的投资精髓。

2016年6月23日,英国脱欧公投后,英镑坠落到31年的最低点,市场一片哀嚎,但数据显示,在宏观对冲基金平均下跌0.55%,对冲基金普遍下跌0.18%的情况下,Caxton的对冲基金却不动神色地上涨2%。

联系当下,脱欧公投三年过去后,英国依然在脱欧中挣扎,一点点政治上的风吹草动(鲍里斯一句话、欧盟一个声明),都会引发英镑的剧烈变化。

变化产生机会,有波动,才有赚钱的可能。信奉这一准则的对冲基金当然要搬到离机会更近的地方,更何况Caxton的新掌门人就在英国。

除此之外,英镑下跌后,以美元计价的英国实际房租和工资水平大幅降低,也进一步刺激Caxton把全球总部从纽约搬到伦敦。

Caxton的新总部位于伦敦梅菲尔(Mayfair)的伯克利广场40号(40 Berkeley Square),这里是全球顶级买方的聚集地。

据报道,Caxton已经在伦敦大规模招募业务、技术和财务人员,以满足公司在英国的扩张需求,与此同时,美国另一处办公地点——普林斯顿的办公室即将关闭。

从运营成本和人才工资的角度考虑,英镑下跌后,伦敦交易员的性价比纽约更高。

以Caxton英国为例,董事级别的合伙人年薪大约在1,493,000英镑,分红型合伙人大约在620,214英镑,非合伙人的普通经理大约在170,384英镑。

看上去很高,但如果和纽约的工资相比,再考虑到英国的汇率优势,搬去伦敦可以帮Caxton省一大笔钱。

另外从外汇交易的角度来说,伦敦因为历史、时差、资金等原因,至今仍是全球最大的外汇交易市场,在外汇这一块比纽约更强。

最新的排名显示,最然脱欧给英国带来了一定的不确定性,但2017年和2018年,伦敦依然连续夺下世界第一大外汇市场的桂冠,平均日交易量达2.7万亿美元(纽约只有9940亿美元),占全球外汇交易的40%以上。

总结来说,Caxton将总部从纽约搬往伦敦,一方面可以让核心团队和新掌门人在一起办公,另一方面还能节约工资、房租等成本,加之伦敦本身就是当之无愧的外汇中心,可谓一举三得。(文章略有删减)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张玉洁 SF107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