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现金远超市值 业务低迷还有什么故事可讲?

从1998年三大门户网站成立,到2018年数字经济繁荣发展,中国互联网经历了一个突飞猛进的20年。过去很多存在于想象中的事情比如一个手机搞定一切事情,如今梦想照亮现实。当我们回首往事,曾经带领我们进入互联网时代的网易改做了游戏,而多项业务并举,多点开花的搜狐在掉队。

市值低于现金 搜狐怎么了

就在刚刚,搜狐(SOHU)公司公布了截至2019年6月30日未经审计的2019年第二季度财务报告。财报显示,搜狐第二季度总收入为4.75亿美元,同比下滑2%,较上一季度增长10%。

搜狐发布Q2财报:亏损3800万美元 同比减亏22%。其中,品牌广告收入为4400万美元,较上一季度增长2%。搜索及搜索相关广告业务收入为2.76亿美元,较2018年同期增长2%,较上一季度增长18%。在线游戏收入为1.02亿美元,较2018年同期增长8%,较上一季度增长3%。搜狐媒体与搜狐视频第二季度亏损6800万美元,较2018年同期减亏15%。

扣除2019年第二季度畅游晶茂映前广告相关的一次性减值,搜狐集团(包含搜狐媒体、搜狐视频、搜狗、畅游)亏损3800万美元,较2018年同期减亏22%。归于搜狐集团的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净亏损(包括畅游晶茂的一次性减值)为5000万美元。畅游晶茂一次性减值为1700万美元。

老虎证券投研团队认为,无论是营收还是净利润表现都阐述了同一个问题那就是搜狐在掉队,如果我们在看一下搜狐的市值与现金量对比,更会发现,搜狐的现金更是远超市值。 就连当年在五道口买的那栋房子,也已经值十几亿美元,基本赶上了搜狐市值。看到这里不禁要问一句搜狐怎么了?

下一个十年是否还有搜狐

如果说搜狐的前十年是快速发展的十年,搜狐布局了社交、电商、游戏、搜索、视频、社交媒体等多个领域,多项业务并举,多点开花。

那么近十年则是搜狐掉队的十年,由于个人原因,也由于公司层面的原因,搜狐错失了PC转向移动的大转变,从而掉队。

早在2013年,张朝阳当时认为新闻门户仍是刚需,会产生两种内容消费。内容消费有三种模式:一是基于板块导航的消费,有频道有编辑,满足顶部需求,二是基于个性化订阅和推荐的消费,基于大数据,自媒体这类“连接”技术满足长尾需求,第三种是基于 SNS 的信息消费也就是现在的腾讯新闻与新浪新闻,通过社交网站为新闻导流。然而道理都懂的张朝阳却并没有抓住这个机会。

搜狐也曾想像网易一样发展游戏,旗下的畅游在推出天龙八部时,更是红极一时,然而随着畅游内部管理的混乱,在天龙八部后再难看到爆款游戏。

搜狐视频应该是最早做视频的,视频业务旗下大将古永锵均离职创办优酷网,龚宇创办爱奇艺,李善友创办酷6网,昔日的旗下大将一个华丽转身成了竞争对手。

搜狗一度被认为是搜狐的增长核心,王小川当年所提的所提出的三级火箭模型“输入法-浏览器-搜索”已经宣告破产,搜狗与第一的百度是无法想抗衡了,目前的主要竞争对手是第二梯队的神马搜索,以及好搜。

然而近些年尽管张朝阳重回搜狐,推出了“狐友”交友软件,以及“千帆直播”,然而却并未掀起多少水花,从业绩来说更是没有丝毫助益。曾经红极一时的搜狐在掉队,像极了龟兔赛跑中的兔子,跑的快的并不一定处于领先优势。在瞬息万变的互联网中,这一个十年搜狐掉队了,下一个十年是否还有搜狐?

文章来源:老虎证券

责任编辑:李园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