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架上的网易考拉

在这次的收购传闻中,究竟谁是利益方还很难说,可以肯定的是,交易如若落定,跨境电商的市场格局将就此改变。]article_adlist-->

文丨《中国企业家》记者程璐 刘哲铭

编辑丨李薇

头图摄影丨高婧婧

一切来得太突然。

8月13日,媒体援引匿名投资人士消息称,网易考拉正在进行融资,接触了包括阿里巴巴、拼多多等电商平台。随后,又有消息显示,阿里和网易考拉谈判已经接近尾声,预计收购价格在几十亿美元,收购完成后,阿里旗下天猫国际将和网易考拉进行融合。

官方的态度是第一时间予以否认。针对市场传言,阿里巴巴及网易官方均回复《中国企业家》记者称“对市场谣言传闻不予置评”,拼多多方面则对投资的说法回应“并不知情”。

一位阿里内部人士对《中国企业家》表示,阿里投资网易考拉一事并非空穴来风,双方的谈判已经到了沟通层级的阶段。交易后,网易考拉或将面临一定数量的裁员,留下来的员工则将可能经历降薪及试用期考核等。

网易考拉一名内部员工对《中国企业家》表示,他也是通过新闻才了解到网易考拉可能被阿里收购的消息,目前公司内部业务平稳,基本没有什么变化,大家还都在为即将要到来的“818大促”做准备。

针对外部传闻称“网易考拉在近期增加了内部转岗计划”,这名网易考拉内部员工透露,今年以来网易就一直主推内部转岗制,基本每个月都会有转岗发出来,在内部被称为“Y计划”,而网易考拉裁员也没有传闻中所说的那么多,主动离职的员工不少,但部门也在持续招人。

就在半年前,网易考拉也曾因并购传闻站在舆论中心,只不过,那一次它的身份是买方。

今年2月,网易考拉传出有意收购亚马逊中国的海外购业务,但此后双方再未公布进一步的合作进展,反而等来的是网易考拉成为交易标的的消息。

作为网易的两个主要电商平台之一,网易考拉在2015年1月上线,是以跨境业务为主的综合型电商平台,被网易创始人、董事局主席兼CEO丁磊看作网易的未来。

丁磊曾在网易考拉2016年举行的首次发布会上宣称:“希望未来三到五年,考拉海购可以达到500亿~1000亿元的市场规模,在电商领域再造一个网易。”考拉海购CEO张蕾当时也强调,网易考拉是网易未来三到五年的集团战略。

丁磊为什么要卖掉他如此看重的网易考拉?

考拉失速

1997年,丁磊创办网易。从创办到纳斯达克上市,丁磊仅用了三年时间。2003年,32岁的丁磊成为中国首富。网易由搜索起家,成名于门户,如今靠着游戏业务在支撑。随着互联网平台的扩张,丁磊一直想打进电商平台。

丁磊。摄影:史小兵

网易考拉同网易严选是网易旗下两大电商平台,这几年一直被丁磊寄予厚望。早在2016年,丁磊就曾对外表示,要通过网易考拉、网易严选等电商业务,花三到五年时间再造一个网易。

在网易游戏业务增加乏力的背景下,网易考拉更多承担的是网易整体营收增长引擎的角色。但长期以来,发展迅速的网易考拉却一直未能盈利,电商业务依靠集团输血。

8月8日,网易集团发布的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其电商业务净营收为52.4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0.2%,电商业务在网易总营收中的占比,也由2018年的26.8%扩大到2019年第二季度的27.95%,当之无愧成为网易的营收增长驱动力。

此外,网易电商业务开始强调“盈利造血”指标的毛利率,2019年第二季度网易电商的毛利率改善至10.9%,高于上个季度的10.2%,库存及人效问题均有所改善。

早在今年初的财报会议上,网易就宣布,2019年电商的重点是,保持增长和毛利平衡,不盲目烧钱,不追求用高亏损换高增速。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后的电话会议上,网易CFO杨昭烜同样表示,进入2019年,电商会更加审慎地在增速和利润之间保持平衡,而不是以追求更快的收入增长,来破坏这种平衡,这不在网易的DNA中。

这句话的背景是,网易电商正在告别高增长时代,其电商收入增速已经迎来连续第七个季度的下降,从2018年第三季度到最新的2019年第二季度,网易电商的同比增速呈现出从67.2%、44%、28%到20%的递减趋势。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中,网易重点强调了网易考拉和网易严选的销量增加、采购、运营效率的提升,还释放了网易考拉在供应链、品牌化、精细化甚至内容化等方面努力的积极信号。

而对于外部融资,早在2017年杨昭烜就曾表示,电商业务对引入外部战略投资持开放态度,欢迎任何战略合作伙伴,并在适当的时候,会考虑引入外部战略股东。

四年持续输血

尽管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亮眼,但在外界看来,网易出售电商业务一直存在一定的合理性。

多位业内人士对《中国企业家》表示,相比网易考拉,更看好网易严选的模式。作为网易的自有品牌,网易严选的毛利润率更高,也更有可能先跑通,而短期内网易考拉还将投入巨大,持续输血对网易来说,是件压力不小的事情。

网易考拉以重资产的自营模式为主,配套保税仓模式,对物流及仓储体系的要求极高,内部成本消耗巨大。与国内零售不同的是,跨境商品很难有账期,因此网易考拉还面临着账期及库存压力。在外部与天猫国际等对手的竞争中,网易考拉则需不断压低毛利率获取价格优势。

因此,从投入产出的角度来看,网易考拉货品毛利率不够高,使其最终规模化能获得的利润也相对较低。

一位长期关注二级市场的投资人告诉《中国企业家》,即使网易考拉长线有可能做起来,但时间线也会拉得相当长,而主营业务为游戏的网易如果找不到新“爆款”,反而重头投入电商,存在一定风险性,毕竟资本市场不会一直陪着网易“流血”。

除了需要长期输血,商品真假及检验问题也都是跨境电商领域的痛点,网易考拉至今争议不断。

2019年1月,网易考拉陷入“真假‘加拿大鹅’事件”。当时,一名消费者投诉在网易考拉买到的“加拿大鹅”品牌羽绒服疑似假货,随后历时三个月,反复多次鉴定后才有了结果,杭州市滨江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表示,网易考拉所售的“加拿大鹅”羽绒服最终检测结果是正品。

2019年3月,化妆品公司雅诗兰黛诉网易考拉侵害旗下“M·A·C”商标权事件,并索赔120万元。事实上,双方早有纠葛,2018年2月,中消协采用雅诗兰黛中国总代理的鉴定报告显示,网易考拉自营所售的雅诗兰黛“小棕瓶”为假货,随后网易考拉将中消协、雅诗兰黛等起诉至法院;同年7月,雅诗兰黛对网易考拉提出了反诉。

网易考拉是否侵权尚无定论,但事件以网易考拉撤诉暂告一段落,同时网易考拉承诺,将虚心接受中消协等监管部门的监督。

考拉和天猫能否和谐?

对于一家22岁的老牌中国互联网公司来说,网易电商业务才生长了不过短短四年,丁磊的电商情结何处安放,未来的电商格局又将如何发展?

可以肯定的是,交易如若落定,跨境电商的市场格局将就此改变。

对阿里而言,如果达成此番收购,阿里将在跨境电商领域占据绝对的龙头地位。据此前艾媒咨询发布的《2019上半年中国跨境电商市场研究报告》显示,网易考拉以27.7%的市场份额排名首位,天猫国际以25.1%市场份额位列其后,两者市场份额相加将达到52.8%。

此外,网易考拉具有一定的入口价值,其较为成熟的保税仓和供应链体系则能给阿里补充资源、提高基础设施能力。

目前,网易考拉已在原有的15个跨境综合试验区和试点城市中的绝大多数进行了仓网布局,保税仓面积超过100万平方米;在供应链体系,网易考拉已经与全球近千家品牌商和服务商达成了合作关系,网易考拉擅长的母婴品类能与天猫的美妆品类形成优势互补。

过去几年,阿里巴巴提升了对海外电商的重视程度,通过速卖通、天猫国际和投资的Lazada和Daraz等电商平台广泛布局。

但一位接近阿里的人士对记者表达了疑虑,传闻中的20亿美元花得不一定值,因为阿里的国际体系已足够丰满,跟天猫整体相比,网易考拉的200亿交易规模价值不大。在模式方面,网易考拉和阿里也不尽相同,双方的模式冲突,或会影响现在的平台模式。

天猫国际与淘宝一脉相承,以平台开放为主,但在跨境领域,供应链与国内不同,相对更碎片化,国家多、企业多、参与的角色也多、品类更多,所以如果都采用开放平台,对顾客的服务很难做到标准化,尤其在品控方面,开放平台远不如自营。

收购传闻或许透露了日渐庞大的阿里依然期待着持续增长。2018年“双十一”当日,天猫的成交额同比2017年增长了26.9%,但这个数字在2013年则是83.2%,增速逐年放缓已是不争的事实。

在此背景下,通过收购跨境电商平台获得长尾流量不失为明智之举。

另据《晚点LatePost》报道,某投资人将此次收购称为防御性收购,为避免拼多多收购网易考拉。在此次传闻中,拼多多也早与网易考拉内部有沟通交流,但最终交易没有谈拢。

接近阿里的人士对《中国企业家》表示,从形象及品类升级的角度考虑,其实拼多多更需要网易考拉,而且马云和丁磊过去的私交关系一般,丁磊又是拼多多的天使投资人,双方因此可能有所接触。

拼多多创始人黄峥与丁磊渊源颇深。

2002年,因为看到黄峥在网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丁磊主动找到了黄峥,希望黄峥帮忙解决一个技术问题。问题解决后,得知黄峥即将赴美留学,丁磊向黄峥介绍了已实现财务自由而移居美国的“步步高之父”段永平,彻底改变了黄峥的人生轨迹。

面对这样的潜在可能性,阿里若收购网易考拉,便可避免其他对手的抱团合作,对跨境电商乃至整个电商格局产生威胁。

无论是网易考拉还是天猫,都和动物有关。网易考拉的命名主要从考拉熊天性慵懒的特性出发,丁磊希望网易考拉可以“让用户赖在家中就能买到海外最流行的商品”;马云这样解释天猫:猫有九条命,输了再来过,还能扛下去。

树袋熊和天猫能否一起愉快地玩耍?

制作:崔允琰 审校:杨倩

[ 推荐阅读 ]点击图片即可阅读

]article_adlist-->

责任编辑:陈合群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