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美国经济衰退,你需要关注这些指标

鉴于当前有诸多新的“泡沫”浮现,同时全球债务负担比2008年金融危机前要高得多,不少观点认为,下一次的危机将远比经济学家们预想的要严重得多。

曾经准确预言2008年股灾的ClarityFinancial投资分析师Jesse Colombo日前撰文指出了多个投资者需要关注的预警美国经济衰退的指标。

一、纽约联储经济衰退概率模型

如下图所示,纽约联储经济衰退概率模型显示,在未来12个月里,美国经济有27%的概率出现衰退。需要注意的是,上一次出现相同概率的时间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发生前的2007年初。

此外,该衰退指标通常低估了经济衰退发生的概率(即便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该指标显示的衰退概率仅为42%),因此,在未来12个月里,美国经济出现衰退的实际概率应高于27%。

(纽约联储经济衰退概率模型,来源:RIA)

二、美国10年/3个月国债收益率曲线

下图展示了美国10年/3个月国债收益率曲线的利差情况。图中红色区域即代表该关键收益率曲线出现了“倒挂”现象。从图中可以发现,在近来历次经济衰退发生之前,基本都出现了该收益率曲线的“倒挂”现象。

(美国10年/3个月国债收益率曲线利差,来源:RIA)

三、领先经济指数

领先经济指标,包含了诸多经济指标中具有先行指示作用的指标。该指标在近月中出现了快速下跌。从图中可以发现,当该指标的年化同比增长率达到负值时,通常在不久之后就会发生经济衰退。

虽然当前该指标尚未进入负值区间,但若要观察经济衰退的风险,那么有必要紧密跟踪该指标的变化。

(领先经济指数_同比变化,来源:RIA)

四、芝加哥联储全国经济活动指数

芝加哥联储全国经济活动指数,是由85个全国经济活动指标构成,并且在近几个月中出现了萎缩。通常,当该指标的3个月移动均线出现骤跌时,往往意味着经济衰退即将发生。

虽然目前该指标的3个月移动均线水平尚未出现上述的“骤跌”,然而,假如其跌至-0.5或更低,将让人更加确信经济衰退即将到来。

(芝加哥联储全国经济活动指数_3个月移动均线,来源:RIA)

五、其他指标

如下图所示,5月,美国制造业PMI跌至2009年9月以来的最低水平。

(美国制造业PMI,来源:RIA)

作为全球经济健康状况的衡量指标,韩国出口数据近月持续下跌,如下图所示。Colombo表示,随着全球贸易水平大幅下跌,韩国出口数据的下滑在意料之中。此外,在今年4月,大型家电出货量大幅下滑了17%,而这往往是经济衰退的预警指标。

(韩国出口量同比变化,来源:RIA)

密歇根大学消费者预期指数,作为被用于检测经济衰退风险的主要指标之一,目前未显示经济衰退即将到来的信号——实际上,恰恰相反,该指标仍处于上升趋势。

不过,仍然需要关注该指标出现剧烈下滑。从下图可见,在过去几次经济衰退前,该指标均出现了剧烈下滑。

(密歇根大学消费者预期指数,来源:RIA)

股市本身,就是最基本的衰退指标之一。当股市进入熊市时(通常指下跌20%或以上),通常是经济即将陷入衰退的信号。

就目前而言,股市尚未显示出衰退迹象,但考虑到美股已累积巨大涨幅,需要警惕股市可能从高位出现大幅下跌。

(标普500指数,来源:RIA)

Colombo曾分析指出,当美国失业率水平低于4%时,意味着经济周期已处于相当成熟阶段,同时,经济衰退也就在“不远处”。

美国失业率自2018年初以来,一直保持在4%以下的水平。若失业率突然从低位上升,表明经济衰退已然开始。

(美国失业率,来源:RIA)

Colombo表示,高盛熊市风险指标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一直处于高位水平,如下图。该指标综合了美国ISM制造业指数、收益率曲线斜率、核心通胀率、失业率及席勒市盈率等指标,并以百分位形式展现。

(高盛熊市风险指标,来源:RIA)

由于美股市场的估值已偏高,所以在明年左右出现经济衰退或熊市的可能性较高。Colombo指出,在过去10年里,美联储激进地宽松政策令美股上涨的速度高于公司实际收益的上涨,这意味着,美股现在的估值已极度偏高。当股市的估值极度偏高时,那么市场重回估值合理区间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正如下图所示,美股当前的估值水平已接近于1929年时的估值状况,而正是当年的股市大跌引发了随后的大萧条。

另一个能反映“高波动率即将到来”的指标是美国10年/2年国债收益率利差。当美国10年/2年国债收益率曲线倒挂时,10年/2年国债收益率利差走势大约领先于波动率指标3年的时间。假如这一领先关系仍然成立的话,应当警惕未来数年内可能出现的波动率走高的情况。

如下图所示,美国10年/2年国债收益率利差所预示出的未来数年波动率的上涨程度,很可能将导致经济衰退以及由于美联储过去宽松政策所引发的巨大资产泡沫的破裂。

总结

Colombo表示,当几个可靠的指标都显示了经济衰退的预警信号,这值得引起关注;同时,美国经济仍然处于经济增速放缓的初期阶段,并且正逐步地迈向“衰退深渊”。

在Colombo看来,即将到来的衰退将从多个“泡沫”中爆发,而最终将导致比2008年时更为严重的金融危机。其中,Colombo所指的多个“泡沫”,包括全球信贷、新兴市场、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欧洲房地产、艺术市场、美国股市、美国家庭财富、公司债务、杠杆贷款、美国学生贷款、美国汽车贷款、科技创业公司、页岩油行业、全球摩天大楼建设、美国商业地产、美国餐饮行业、美国健康医疗行业以及美国楼市。

责任编辑:孟然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