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功系”资金链困境破局:精工钢构实控人易主

9月4日晚间,绍兴“精功系”旗下上市公司长江精工钢结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精工钢构”,600496.SH)发布公告称,公司接到控股股东精工控股的通知,精工控股的股东之一中建信控股集团和另一股东上海万融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签署《股权转让协议》,中建信受让上海万融持有精工控股10%股权。受让后中建信持有精工控股的股权为54.10%,成为精工控股的控股股东。这意味着,中建信间接收购了精工钢构。

自7月份以来,绍兴“精功系”陷入资金链困境,引发市场各方高度关注其后续走向。此时精工钢构的大股东精工控股的实控人发生变更,有分析人士认为,这或许意味着“精功系”旗下各公司的命运开始出现分化,或将成为“精功系”破局的一个重要节点。

此“精工”非彼“精功”

有熟悉精功集团情况的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绍兴的精功集团外,还有一个“精工集团”,全称叫“精工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绍兴当地人习惯把精功集团称作“大精功”,是功夫的“功”,把精工控股称作“小精工”,是工人的“工”。 精工钢构正是“小精工”旗下的上市公司。

现在,“小精工”实际控制人由精功集团董事长金良顺,变更为中建信控股集团、精工控股集团董事长方朝阳。

具体变化为:

精工控股变更后股权结构:中建信持有精工控股的股份由44.1%增为54.1%,精功集团持有股权不变,仍持有精工控股45.9%的股份。而方朝阳是中建信的实际控制人。

7月以来,精功集团因债务违约消息引发了市场关注,受此影响,精功集团旗下三大上市企业精功科技、会稽山、精工钢构股价连连受挫。虽然精功集团所持有的精功科技的股份和会稽山的股份被司法多次轮候冻结,但精工钢构质押的6.65亿股股份未受冻结事件波及。

同为外界眼中的“精功系”,却处境迥异,源于精工钢构与精功集团的历史关系不同于其他两家上市公司。

《华夏时报》记者从知情人处获知,大小精GONG两家公司一直以来实际的掌管人是不同的。“大精功”的董事长一直为金良顺,“小精工”的董事长一直为方朝阳。“大精功”持有“小精工”的股份比例与方朝阳控股的中建信持有的“小精工”股份比例非常接近。

进一步梳理股权关系后可见,精功集团不是精工钢构的直接股东,而是公司控股股东——精工控股之大股东。精工控股由精功集团(占股45.9%)、中建信控股集团(占股44.1%)和万融投资(占股10%)三方控股,精工控股共占精工钢构36.7%的股份(见图示)。这也是危机出现以来,精工钢构相应股份未被司法冻结的原因。

精工钢构此前的公告信息显示,大小两精GONG除了存在股权关系以外,资金方面,精工钢构未给精功集团及其下属企业提供任何形式的担保;业务合作方面,与精功集团也无关联;精功集团也未对精工控股和精工钢构委派高管人员。

二股东被动上位或“破局”

精功集团流动性危机涉及规模百亿以上,突然爆雷以来,对精功系的企业带来了重大冲击,利益相关方都在马不停蹄寻找解决方案。市场极为关心其后续发展,是爆发危机后就像大多数民企一样“全军覆没”,还是有破解危局之招来实现各方利益最大化?

据此前绍兴当地官方媒体报道,作为当地经济砥柱,在“大精功”出现资金链风波后,如何保护债权人利益、如何保住上万名员工的生计、如何保护优势产业发展、如何维护好地方经济生态和金融生态,成为地方政府最头疼的问题。从政府角度来看,此次实控人变更,“小精工”的二股东在危局中被动上位从幕后走到台前对稳定局势的作用是明显的,也解了地方政府之困。

有当地人士认为,方朝阳正式成为精工钢构实际控制人,也是各方期待破解市场困境、搏出一个多赢的局面。这是一条窄路,因为可选项并不多;路虽窄但可以通行,是走出旋涡抵达光明的希望。

精工钢构相关负责人9月5日上午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近期,公司业务基本面良好,公司将努力减少外部影响、继续保持主营业务的稳健发展。

上海财经大学特聘教授、资本市场财务与金融专家宋文阁博士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018年以来,资本市场出现了上市公司董监高涉嫌犯罪多、控制权转移多、爆雷爆仓多等新特征,如大股东被替换,有的称为“被动替换”、有的称为“暴力替换”,有的称为“和平演变”等,但精工控股二股东在危机中被动上位成大股东,或许算得上最顺利的过渡方式,非常符合中国特色的法人治理结构优化完成,对大小股东、债权人及各个利益相关方都可谓上佳的解决方案。

宋文阁认为,精工钢构作为精工控股的核心资产之一,公司基本面良好,强化业务链、供应链、价值链融合,进一步突出聚焦主业,提升法人治理结构质量。度过此次股东债务危机冲击风波,取得稳健发展后,精功集团持有的精工控股的股权资产也会相应保值增值。即便处置精功集团的资产时,其持有这部分资产仍然能实现价值最大化,因此对原大股东及精功集团的债权人来说,同样也是最为有利的方案。

在大精功流动性危机风波中,位于绍兴市柯桥区的精工钢构管理总部大楼内,记者近日看到,设计师和项目经理们忙忙碌碌,埋头于今年新承接23.5亿元的EPC工程,员工们对这场债务危机风波的关注度似乎不高,并没有危险曾经就在身边的气氛。

“实际上,不管是对地方政府,对债权人或金融机构,还是对精工控股而言,目前的关键是尽快度过股东债务危机造成的冲击波,保护正在快速增长的主营业务。或许,精工钢构实控人变更或将成为这场危机中破局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宋文阁如是说。

责任编辑:王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