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德旺:我最早出国卖玻璃是1990年 4年亏1000万美元

曹德旺:我最早出国卖玻璃是1990年,四年亏了1000万美元

来源:朱邦凌

福耀玻璃近日发布了2019年半年报,海外业务数据亮眼。对比汽车玻璃在国内外的营收占比来看,上半年公司汽车玻璃产品实现营收92.10亿元,同比增长-2.92%,其中国内市场营收约47.65亿元,同比下降18.23%,海外市场实现营收44.45亿元,同比增长21.22%。海外市场增长是由于美国工厂和俄罗斯工厂产能爬坡以及德国SAM并表。其中,汽车玻璃的国内、外市场结构分别从去年同期的61.35%、38.65%调整为2019年上半年的51.74%、48.26%。

为了培育公司业绩新增长点,福耀玻璃自上市以来,首次出海“横向”拓展汽车零配件业务。2019年2月,福耀玻璃完成收购德国SAM铝亮饰条资产。SAM在该领域技术能力全球领先并拥有技术专利。铝亮饰条具备环保性和轻量化等优势,单车价值量达150~200欧元,高于汽车玻璃。福耀玻璃方面一度对其寄予厚望。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曾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管理得好,等于再造一个福耀集团。”

2014年,曹德旺在美国建立玻璃工厂,投产之后,很多人都说曹德旺跑了。这位老人执拗地一笔笔算账,在美国开厂的成本更低。曹德旺直言不讳地谈及中美企业的差距。但是福耀的情况更具有特殊性,美国的汽车厂商是它的重要客户,汽车玻璃是易碎品,运输困难及成本高昂,在美国就近设厂是合理选择。

当美国工厂投产了之后,很多人都说曹德旺跑了。曹德旺后来回应:我有没有跑,事实摆在那个地方,我一辈子就做了一件事,办了福耀玻璃,我是福耀集团的创始人,福耀集团的控股股东,我一生的财富都在福耀集团。在所有国家的投资,中国省份的投资,都是以福耀集团的名义投的。我是在中国持有的福耀集团,做了大半生,那么多钱不要,要跑到哪里去?那个美国工厂也是福耀的,不是我曹德旺的。

其实,早在2014年曹德旺美国建厂之前,他就走出国门做生意。据曹德旺自述:我最早出国卖玻璃是1990年,那时候我做的是维修市场。维修玻璃跟配套玻璃不一样,配套玻璃量大,单片利润薄,维修玻璃量小,但单片利润大。那时候中国一年进口车总共才几十万辆,我一年能做几万片玻璃出来,多出来的就拿到中国香港、加拿大等地去卖。那时中国人有误解,认为出国销售一定要有门路。我没有门路,我到香港第一次卖玻璃是靠找它的黄页,查汽车修理店、维修玻璃店等的电话号码。打过去,没想到人家听说过我,说市场上有个内地的个体户,玻璃做得不错,于是专门请我吃饭。我的产品当时在香港挺受欢迎的。

我们的产品从1992年开始进入美国,到1995年,可以在美国建仓库了。我当时想得很美,但是经验不足,1995年至1998年亏了1000多万美元,当时是很大的一个数字。我原本想把玻璃放在自己的仓库里做批发,结果没有意识到,这在美国是行不通的。玻璃运到码头,再从码头运到仓库,再搬出来分装,人工成本非常高,这是一个决策上的失误。我请了一个顾问公司,想知道为什么会亏本,他们告诉我,我这是混业经营。我自己做玻璃自己卖,怎么成混业经营了呢?原来在美国卖玻璃是服务业,你生产出来再分销出去,这就跨行业了。顾问公司问我,可不可以混合包装?我说可以,一个箱子大概可以装4种玻璃,几个品种凑齐一个箱子,几个箱子再凑齐一个货柜,直接发到客户那里,改分销为直销,把仓库也卖掉,到了1999年,就把前面亏的1000多万美元全都赚回来了。

曹德旺自述:我在美国投资,是中国制造业在美投资最大的企业。有人说制造业难赚钱,我说不一定的。我算了一笔账,这30年白手起家,总共赚了1000亿元,给国家缴税接近150亿元,给股东派息大概140亿元,刨去我向股东募集的资金约80亿元,股东分红加税收支出约200亿元,我觉得这样的成绩还是可以的。还是那句话,长期的制造业投资是因为我对国家的改革开放政策有信心,同时感恩于社会的理解、供应商的帮助和员工的努力。你应该大胆承认,没有他们就没有你,所以要有感恩之心,跟社会分享,有这个胸怀,才能做更大的事情。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鲍一凡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