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印贸易协定难产:印度想要回普惠制 美国狮子大开口

原标题:美印贸易协定难产:印度想要回普惠制 美国狮子大开口

尽管美国总统特朗普亲自宣布美印之间将很快达成贸易协定,然而特朗普和印度总理莫迪在美国的两次热络会面,并未为双边谈判带来事实成果。

为了重新享受普惠制,印度打算作出一些改变,譬如放宽对美国医疗设备进口的价格管制,以及削减对高科技产品、摩托车等一些美国商品的关税,但在印度看来,目前美方的要价还是过高了:美方在谈判中要求印度大幅度改变目前印度国内的电子商务法,且对包括美国农产品在内的大部分产品减免关税,同时却拒绝全面恢复印度此前享受的普惠制,仅仅表示可以恢复50%的优惠额度。

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亚太项目副研究员沙斯特里(Vasuki Shastry)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莫迪想要的其实很简单,就是希望重新恢复普惠制关税优惠。印度正在发展外向型经济,在过去几年中增长势头可观,而且莫迪政府非常热衷于吸引投资,刺激制造业发展。换言之,这一要求对印度来说很迫切。”

不过,沙斯特里也认为,期望印度满足美国不对称的市场准入需求并不容易。如同特朗普“美国优先”的哲学,莫迪政府的经济政策同样倾向于本土发展。

美ICT企业盯上印度市场

美国企业一直希望更大规模地进入相对封闭的印度市场。在多年尝试无果后,美国政府宣布于今年6月5日正式取消给予印度的普惠制待遇。这一举措导致美国和印度的贸易关系变得紧张。

特朗普表示,正是由于印度未能确保向美国提供公平、合理的市场准入,根据《1974年贸易法》授权,美国政府终止其普惠制待遇。

普惠制是指发达国家单方面对从发展中国家输入的制成品和半成品普遍给予优惠关税待遇的一种国际贸易制度,是在最惠国待遇税率基础上进一步减税或全部免税的更优惠待遇。

根据美方数据,截至2017年,约56亿美元印度输美商品享受普惠制待遇,印度是该制度的最大受益者。2018年美国从印度进口商品总额达544亿美元,向印度出口331亿美元,贸易逆差为213亿美元。

随后,美印就达成有限的贸易协定开始接触。然而美方的胃口明显太大了一些。

上周五(20日),在美国信息技术工业委员会(Information Technology Industry Council,ITIC)牵头之下,9个技术和商业集团组成的联盟给美国贸易谈判代表莱特希泽发公开信,敦促特朗普政府在对印贸易谈判中,必须令印度消除其数字贸易壁垒。

这些团体在公开信中写道:“我们对印度对待美国公司的态度感到忧虑,也担忧目前美国企业充分参与印度经济的能力,印度出台了一系列有害的数字贸易政策。”

ITIC等团体还敦促美国政府在贸易协定中一定要确保出现印度承诺开放外国直接投资、扩大软件、云计算和其他服务的市场准入等条款。

他们在信中指出,印度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与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他国家的数字贸易。印度40%的商品和服务出口中包括软件和IT支持的服务。印度目前向美国出口了超过240亿美元的信息和通信技术(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ICT)类服务。相比之下,美国向印度仅出口了75亿美元的ICT类服务。

除了普遍优惠制外,美印在具有资格获得H1-b工作签证的印度移民人数配额方面也有交锋:美方正在限制此类签证。由于美国去年拒绝免除印度的钢铁关税之后,这种关系恶化了。

常年研究美印关系的美国智库战略国际研究中心(CSIS)高级顾问理查德·罗索(Richard Rossow)表示,目前美印关系仍然很紧张,“我研究美印商业关系20余年了,目前看起来相当糟糕。”

如果美国继续限制印度的H1-b工作签证,这将对美印双方的IT巨头都产生影响:微软、亚马逊和谷歌等美国科技巨头都同印度公司有合作,而塔塔、威普罗等IT咨询巨头都在等着看特朗普政府最终如何解决同印度的紧张局势。

罗素还指出,目前美印贸易紧张局势只是影响了一小部分印度人,这可能决定了莫迪政府不会轻易让步。

美国要价过高谈判无果

沙斯特里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印之间的贸易摩擦,与美国和其他主要贸易伙伴的紧张关系非常不同,并不是那么剧烈,只能算是一种低强度的贸易摩擦。目前美国希望获得更大的市场准入,尤其是在科技领域。”

事实上,莫迪政府正试图限制亚马逊和脸书等美国科技巨头的权力,转而提振像印度首富穆克什·安巴尼控股的Reliance Jio这样的本地手机运营商。此外,对于特朗普政府敦促印度消除对美贸易顺差,这在印度人看来也是十分不现实的目标。

沙斯特里对第一财经记者称:“这其实将印度置于非常窘迫的政治处境当中。对印度来说,让步是很艰难的,这也是为什么双方至今仍未达成协定的原因。”

据悉,此次美国寻求降低关税的清单特别长,其中包括一系列农产品、乳制品、心脏病患者和膝关节植入物使用的药物支架、其他医疗设备,以及信息和技术产品。

同时,美方还要求印度取消目前对美国实施的全部对等关税反制行为(美国出台全球钢铝关税所致),同时还要求印度大幅度更改电子商务法,范围涉及云计算和数据储存等问题。

对于美印贸易关系的发展走向,美国外交关系协会高级研究员爱雷斯(Alyssa Ayres)回应第一财经记者称:“美印贸易事务毫无疑问是很复杂的,而且已经存续很长一段时间。目前我们对于贸易协定成果的猜测是,宣布一些解决近期贸易棘手因素的措施,但这些措施的范围会非常有限,比如集中在印度医疗器械的价格限制等方面。”

爱雷斯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我们可以期待这份协议中的内容,但不应夸大它的影响。解决一小撮事务上的关键点,和达成一份大型贸易协定截然不同。美印贸易关系陷入困境已经一年多了,因此任何进展都会有所帮助,但这仅仅是扫除所有问题的第一步,并不代表很快会达成一份主要贸易协定。如果要开展这样的谈判,需要更多的工作,甚至可能持续数年。”

责任编辑:孟然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