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天迈IPO:压缩2017年费用 2018应收票据飚升953%

刻意压缩2017年费用、2018年应收票据飚升953%、对第一欠款大户100%赊销、业务招待费用涨近100%,郑州天迈IPO

来源:梧桐树下V

郑州天迈科技创业板IPO即将上会。公司报告期为2015年-2017年,因公司股票在新三板挂牌,2018年公司年报显示2018年扣非归母净利润5217万元。相比招股书报告期最近一年(2017年)扣非归母净利润4411万元,有了较大增长,并且刚好站上了5000万元这条线。但公司仍存在较多的问题,能否过会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

公司前身成立于2004年4月,2014 年 7 月 3 日整体变更为股份公司,2014年12月25日,公司股票挂牌新三板,证券代码为831392。公司主营业务为基于车联网技术为城市公交运营、管理及服务提供综合解决方案。公司主要产品包括智能公交调度系统、远程监控系统、智能公交收银系统、充电运营管理系统。公司2017年1月首次申报IPO,2018年1月23日更新申报。保荐机构为光大证券。

一、公司业绩单薄且有波动

2015年、2016年、2017年、2018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23438万元、25996万元、32510万元、36534万元,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为4394万元、3558万元、4411万元、5217万元。

单位:万元

2016年,在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0.91%的情况下,归母净利润却同比下降6.45%,扣非后下降幅度更扩大到19.03%。

虽然2018年净利润站上了5000万元这条线,但仍显单薄。也因刚好超过5000万元,自然让人怀疑公司2018年是否存在放宽信用期增收入,减成本、费用增利润的可能性。

二、2017年有刻意压缩销售费用、管理费用的嫌疑

2016年,公司期间费用合计8409.79万元,占营业收入的32.35%。而2017年,期间费用合计9207.88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为28.32%,下降了4个百分点。如果说随着营业收入的增加、期间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下降是因为发挥规模效应,还可以作正常解释。然而2017年营业收入比2016年增长25.06%,期间费用却比2016年只增长9.49%,增长幅度只有营收增速的37.87%,差异太大,压费用增利润的嫌疑较大。

单位:万元

再细看最重要的销售费用。2017年销售费用只比2016年增长40万元,增长幅度只有1.63%。对应于2017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25%,1.63%VS25%,这两个指标太不匹配了。

我们知道,销售人员的绩效都是和销售业绩挂钩的,营业收入增长25%,销售人员工资基本上也会有此增速,或者略低于营收的增速。而2017年销售费用中职工薪酬为1279万元,只比2016年的1241.89万元增长37.11万元,增长幅度为2.99%,比营业收入增速25.06%整整低了22个百分点,很不正常!

到了2018年,销售费用中的职工薪酬为1403.33万元,比2017年增长9.72%,只比营收增长速度12.38%低了不到3个百分点,尚属正常。

再看比较重要的管理费用,2017年管理费用6460.49万元,比2016年的5808.54万元只增长11.22%,不到营业收入增长速度的50%。笔者分析2017年管理费用中的研发费用,发现也存在公司有意压缩的嫌疑。

先看管理费用中的职工薪酬,2017年是1432万元、比2016年还少了13万元,下降0.95%。招股书解释:主要系公司管理人员较为稳定,职工薪酬没有重大变化,与收入增长不存在线性关系。

再看管理费用中的办公费,2017年227.48万元,竟然只是2016年的50%。而招股书解释的一堆理由并不充分。

三、应收占营收的比例持续走高,2018年应收票据同比飚升954%

2015年末、2016年末、2017年末、2018年末,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7789.52万元、10660.81万元、18043.58万元、20057.70万元,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为33.23%、41.01%、55.50%、54.90%。

单位:万元

注:应收账款账面余额系应收账款抵减坏账准备前的账面余额

虽然2018年末,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占营收比例略低于2017年,停止了这个占比持续上升的不良势头。但如果加上应收票据金额,应收占营收的比例大幅上涨了5个百分点,进一步恶化。

2015年末、2016年末、2017年末公司应收票据分别只有155.12万元、288.52万元、226.47万元,总额较小。而2018年末一下上升到2386.09万元,比2017年末增长954%,是2017年末的10倍。

因此,公司存在利用应收票据调节应收账款,以粉饰这个指标的重大嫌疑。

应收占营收的比例持续上升,特别是2017年、2018年这最近2年分别跨过了50%、60%这两个整数关,说明这2年公司为了冲营收大幅放宽了信用期。

四、对第一大欠款大户全额赊销?

郑州天迈科技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第一大欠款客户为江西南昌公交运输集团,应付公司金额为2585.668万元。

而公司披露的2018年前五名客户中,来自江西南昌公交集团的营业收入为2527.30万元,为第二大客户。加上增值税及一年计提的坏账准备5%,可以得出结论:公司对江西南昌公交集团2018年的销售完全是100%的赊销。

五、对第一大客户销售占比持续下降后又上升

2015年、2016年、2017年,公司对同处郑州的宇通客车(600066)的销售收入占同期营业收入比例较高。公司产品和服务的终端客户主要为各地公交公司,公交公司客户由公司通过市场开拓自主开发,而公交公司采购新车辆时通常会约定新车辆搭载的终端设备需与现有软件管理系统兼容,直接由客车生产厂商连同整车一同交付。因此,公司对宇通客车销售收入主要包括两部分,即通过宇通客车销售给终端客户公交公司车载终端设备和向宇通客车直接销售的远程监控系统。

2015-2017年度,公司来源于宇通客车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1395.35万元、9383.30 万元及8777.78 万元,占同期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 48.62%、36.09%及 27.00%,虽然占比较高,但呈现持续下降的良好势头。不料,2018年来自宇通客车的销售收入上升到12590万元,占总收入的比例高达34.46%,较2017年的占比27%大幅提高了7个百分点,对宇通客车的依赖度又上升了。

六、2018年销售费用中的业务招待费同比增长100%

销售费用中的业务招待费部分,2015年、2016年、2017年分别为69.50万元、70.42万元、98.14万元,然而到了2018年该费用一下子暴涨到194.02万元,同比涨幅为97.69%,而同期营收增长速度为12.38%,明显不匹配。

2018年营收只比2017年增长12.38%,销售费用中的招待费用却暴涨近100%,用于接待什么单位?笔者查阅公司2018年年报,前五大客户分别为宇通客车、江西南昌公交集团、深圳市西部公共汽车公司、银隆新能源旗下的珠海广通汽车及子公司、郑州公共交通总公司。

七、公司为第一大股东,但不并表,持续关联交易

郑州蓝视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6月24日,注册资本300万元,股东3名,郑州天迈科技持股49%、杜勇慧持股46%、宋科持股5%。公司把蓝视科技列为公司的参股公司。从蓝视科技成立开始,与郑州天迈就实施关联交易,2015年委托技术开发,金额40万元。2016年委托技术开发20.87万元、采购商品75.67万元;2017年采购商品67.58万元。

招股书解释:上述关联交易内容主要是委托蓝视科技的技术开发及视频监控设备采购,系参照市场价格定价。一个大公司需要委托一个新成立的小公司采购视频监控设备,好像缺乏商业合理性!

结语

公司更新申报时2017年为报告期最近一年,为让净利润达到4000万元,公司有扩大信用增加销售、压缩费用增加利润的动机,致使销售费用、管理费用的增速大幅低于营收的增速、致使2017年末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占营收比例大幅上升14个百分点。公司2018年1月更新申报后迟迟没有上会,又过了2018年这个财年,公司为了让净利润站上5000万元的台阶,公司仍然有压缩费用的动机,也有放宽信用增加收入的动机,致使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总额占营收比例在2017年的较高基础上进一步上升到61%。为了冲业绩,对江西南昌公交集团全款赊销,产生2585万元的应收账款,并让江西南昌公交集团成为第一欠款大户。为了冲业绩,导致2018年销售费用中的业务招待费同比大涨近100%,而这些招待费用又可能用于掩盖某些不方便言说的东西。

这公司IPO能闯关成功吗?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陈志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