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work IPO故事难讲,“独角兽”泡沫已破裂?

原创: 美股研究社 美股研究社

WeWork上市折戟

作者|RABINDRA SAMANTA

10月8日,纳斯达克前首席执行官罗伯特·格雷菲尔德在CNBC网站上写道:“WeWork的IPO流产可能标志着当前‘独角兽’泡沫的终结。”独角兽公司是一家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初创公司。

格雷费尔德回忆起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破裂,部分原因是媒体报道雅虎和eBay可能合并。他表达了对“增长高于利润”哲学的担忧。

格雷费尔德的担忧

格雷菲尔德认为,这种“增长高于利润”的理念破坏了企业维持下去所需的利润矩阵。投资者对增长比对利润更乐观。

在互联网泡沫时期,这同样让市场疯狂。像Pets.com、Webvan和Boo.com这样的网络公司在网络泡沫中没有生存下来。2000年,亚马逊(Amazon)和英伟达(Nvidia)的股价大幅下跌。然而,自2000年以来,AMZN和NVDA的股价分别上涨了1,838.6%和4,625%。

独角兽泡沫

自ipo以来,优步和Lyft的股价都大幅下跌。优步目前股价较IPO价格低35%。Slack目前的股价略低于IPO发行价,而Lyft市值缩水了46.3%。

Airbnb计划在2020年上市。Vox的一份报告显示,Postmates在观察了WeWork的情况后,推迟了IPO。

投资数十亿却没有回报

格雷菲尔德将WeWork今天的融资与上世纪90年代互联网公司的融资进行了比较。格雷菲尔德指出,在那十年中,“在20世纪90年代末,风险投资公司竞相向网络公司提供数百万份仅三页多一点的商业概要。”

这些估值与实际回报相差甚远。例如,WeWork在过去三年亏损了41.6亿美元。然而,它的会员增长超过200%。软银已经向这家亏损的公司投资了大约100亿美元。

格雷费尔德的环境、社会和治理

ESG(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投资变得更加流行。然而,格雷费尔德指出,投资者更关注前两个字母:E和s。然而,他指出WeWork显示了治理的重要性。格雷菲尔德指出,“良好的治理可能无法确保更高的回报,但糟糕的治理几乎肯定会带来灾难。”

关于WeWork,格雷菲尔德指出,“近几个月来,从首席执行官通过出租自己公司的房地产来充当公司的房东,到让朋友和家人担任高管职位,一连串的治理禁忌已经浮出水面。”

此外,WeWork并没有像优步(Uber)和Airbnb那样,发明一种新的商业模式。这位前纳斯达克(Nasdaq)主管表示:“WeWork通过用花哨的装饰和语言包装一种普通的产品,成为了一只独角兽。”

WeWork的商业模式

格雷菲尔德在他的评论中指出,“WeWork本质上是签订长期租约,然后以更高的价格转租更短时间的空间。”如果经济衰退来袭,或者商业地产价格大幅下跌,WeWork的商业模式可能会陷入困境。

今年9月,亿万富翁、房地产投资者山姆•泽尔(Sam Zell)对CNBC表示,WeWork应该改名为“储蓄与贷款”。

泽尔指的是WeWork在2019年上半年亏损9亿美元。格雷费尔德说,WeWork的故事表明“对现代独角兽的新怀疑”。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郭明煜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