兆龙互连携暗雷冲击A股 采存销等财务数据均有异常

全文共4012个字,读完约8分钟

]article_adlist-->

红刊财经

文 | 周月明

编辑 | 承承

兆龙互连提交招股说明书,欲对A股发起冲击,但就披露的财务数据来看,无论是营收还是采购,以及库存方面数据,都存在一定的可疑点,需要公司进一步核实更正。

10月11日,主营数据电缆、专用电缆等产品的高新技术公司兆龙互连披露了招股说明书,欲对A股发起冲击。不过,《红周刊》记者查看其近几年的业绩情况发现,公司经营业绩表现并不十分稳定,2017年至2018年营业收入分别为9.44亿元、11.5亿元,同比增长32.92%、21.72%,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387.82万元、7243.24万元,2017年同比减少36.33%、2018年又同比大幅增加113.8%。显然,经营业绩的不稳定表现会不会在其上市后也会有所体现是值得注意的。

此外,《红周刊》记者在核算兆龙互连营收、采购和存货相关数据后,发现其中还存在较大的异常,需要企业在上市之前梳理清楚。

经营中暗藏诸多不稳定因素

招股说明书披露,兆龙互连主营产品中的数据电缆贡献长期占其营收的90%左右。此外,兆龙互连的产品有很大一部分销于海外,报告期内,境外营收占到公司总营收的60%左右。

查看兆龙互连报告期(2016~2019年一季度)内的经营业绩情况,可发现其存在上下起伏的情况,尤其是2017年,增收不增利,归母净利润下滑了36%。《红周刊》记者翻阅公司招股说明书,发现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除2017年公司为激励员工支付了1422万元的股份金额这类偶发因素之外,还有很大一部分因素是当年原材料价格突然猛增。

招股书披露,兆龙互连的主营业务成本中约有60%是导体材料(铜制作),而铜的价格受国际、国内政治经济等因素影响都较大。2017年10月,铜的价格直接暴增至56080元/吨,而2016年初才为36250元/吨。这令兆龙互连当年的采购价格大大增长,2016年导体材料的采购平均单价为34.05元/公斤,2017年则增长到43.02元/公斤。原材料价格的波动,令公司当年营业成本增加了36%,毛利率下滑了2个百分点,经营现金流量净额变为-868万元,资金链有所承压。问题在于,原材料波动引发的一系列连锁反应不得不令人思考,该公司一旦上市之后会不会因此而出现业绩突然变脸呢?

除原材料波动对公司影响较大之外,据招股书披露,兆龙互连对大客户的销售也越来也集中。2016年至2019年1~3月,公司前五大客户的销售占营收比例分别达到29.68%、39.20%、41.58%以及42.73%,短短三年时间,就涨了10个百分点。值得注意的是,在这前五大客户中,除第一大客户海康威视之外,其余均为欧美客户。本来,大客户较为集中就已经给公司带来一定风险,比如供应链话语权较弱、回款较为被动、失去大客户导致业绩突变等,据公司招股说明书,2016年至2018年,其应收账款占资产比例由33.44%上升至41%。现又加上大客户多位于欧美地区,贸易战、汇率变化等问题也会令其业绩暗藏更多的不稳定,比如2017年公司产生汇兑损益(主要为美元资产)728万元就直接导致当年财务费用大增。

此外,《红周刊》记者在查阅公司招股书时,还发现几个疑问,首先是兆龙互连存货跌价准备比例远远低于其披露的同业上市公司。报告期内,兆龙互连的存货占到其总资产的近20%,但存货跌价准备比例却仅有0.3%左右,而《红周刊》记者分别计算了其招股书中披露的同业上市公司通鼎互联、万马股份和盛阳科技,其存货跌价准备比例基本都在1%至3%之间,为何兆龙互连计提比例这么低?这是其对于自身产品的未来销售情况有自信的表现吗?

除存货跌价准备比例之外,《红周刊》记者还发现,作为一家高新技术公司,兆龙互连的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比例也是不稳定的,2016年至2018年比例都未超过4%,且2018年还降低了一些,变成3.74%,比同业上市公司平均值还要低。而且值得注意的是,公司在招股说明书中称,截至2019年1~3月,研发及技术人员已达到186人,占到总员工比例的20%,可《红周刊》记者查看了当期公司的研发人员工资,却仅有239.49万元,粗算下来,平均每名研发人员每月工资仅有4291元,要知道浙江地区,4000元在普通员工的工资水平中都不是很高,更别提一般来说工资较高的研发人员了。如此情况,不由让人怀疑其研发费用和研发人员数量的真实性。

营收数据存虚增嫌疑

《红周刊》记者根据招股说明书披露的数据核算了兆龙互连2018年和2019年1~3月的营收数据,发现其财务数据间的勾稽关系存在一定异常。

2018年、2019年1~3月,兆龙互连营业收入分别为11.5亿元和2.2亿元,其中,境内营收分别为4.44亿元和8509.62万元,若考虑到国内增值税税率16%的影响,那么兆龙互连2018年、2019年1~3月含税总营收大约为12.21亿元和2.33亿元(实际上,2018年1~5月国内增值税税率为17%,所以2018年实际含税营收可能比推算金额还要高)。

同期的合并现金流量表数据显示,公司的“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11.55亿元和2.62亿元,此外,2018年、2019年1~3月公司新增预收款分别为-196.5万元和176.32万元,对冲同期与现金收入相关的预收款项影响,则与2018年、2019年1~3月营收相关的现金流入达到了11.57亿元和2.6亿元。

将这两年的含税营收与现金收入数据勾稽,则2018年、2019年1~3月含税营收比现金收入分别多出6404.05万元和-2716.2万元。那么,理论上,2018年的应收款项应该新增6404.05万元,2019年1~3月则是减少了2716.2万元。

可实际上,在这两年的资产负债表中,兆龙互连的应收账款(包含坏账准备)、应收票据合计分别为2.35亿元、1.83亿元,相比上一年年末相同项数据,2018年增加了1317.25万元,而2019年1~3月则减少了5257.87万元。很显然,这些数据与理论上应该增减的金额差距较大。其中,2018年有5086.8万元的营业收入没有相应数据支撑,而2019年1~3月应收款项又平白无故多减少了2541.67万元。值得注意的是,若考虑进2018年前5个月营业收入增值税税率为17%的情况,数据差异会更为明显。

总之,对于这部分数据异常是需要公司对增值税率、应收票据背书等因素做更多披露的,否则不能排除其营收数据存在失真的可能。

采购数据失真

除了上述营收相关数据出现异常外,兆龙互连的采购数据同样存在疑问。

招股说明书披露了公司向前五名供应商的采购金额以及所占当期采购总额的比例,2018年和2019年1~3月,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分别为6.63亿元和1.53亿元,占采购总额比例分别为70.58%和73.89%,由此推算出当期采购总额分别为9.4亿元和2.07亿元,若考虑增值税税率为16%(实际上2018年1~5个月增值税税率为17%,实际上2018年的含税采购总额也许比推算金额要高),那么2018年、2019年1~3月含税采购总额分别为10.9亿元和2.4亿元。

在2018年、2019年1~3月的现金流量表中,公司“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为10.54亿元和2.29亿元,剔除当年预付款项新增的-105.29万元和328.71万元的影响之后,则与采购相关的现金支出分别达到了10.55亿元和2.26亿元。将含税采购与现金支出相勾稽,可发现2018年和2019年1~3月,含税采购金额分别比现金支出多出3517.62万元和1409.16万元。理论上,当年的应付款项应该相应增加这些金额。

可事实上,查看兆龙互连招股书可发现,2018年、2019年1-3月的应付款项(包括应付票据和应付账款)分别为5359万元和6253.69万元,分别相比期初金额,2018年减少了2386.83万元,2019年1~3月则仅增加了894.69万元,很显然,这些数据明显与理论上应该增加的金额有一定差异,2018年存在5904.45万元的差异,而2019年1~3月相差了514.47万元。

存货数据差异较大

在采购数据出现疑点情况下,进一步分析兆龙互连的存货数据,可发现这一方面数据同样存在疑点,呼应了采购数据的不准确。

2018年和2019年1~3月,兆龙互连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分别为6.63亿元和1.53亿元,占采购总额比例分别为70.58%和73.89%,由此推算出当期采购总额分别为9.4亿元和2.07亿元。

在同期营业成本中,原材料的消耗金额分别为7.99亿元和1.49亿元,占营业成本比例分别为87.83%和86.75%。将原材料采购总额与营业成本中消耗的直接材料相减,分别得到1.41亿元和5812.37万元,理论上来说,这部分未消耗的原材料应该计入当期的存货变化中,即2018年存货中的原材料应该约新增1.41亿元,2019年1~3月存货中的原材料相应增加5812.37万元。

查看兆龙互连同期的存货各项数据,其中2018年、2019年1~3月存货中的原材料分别为2744.25万元和5422.38万元,分别较上一年同项数据增加了746.06万元和2678.13万元。除这一部分之外,还有一部分原材料应该存在于存货中的在产品、库存商品和发出商品中。2018年和2019年1~3月,这部分商品总额分别为7504.23万元和7826.43万元,若按照直接材料占营业成本比例推算,这部分商品总额中分别约有6590.97万元和6789.43万元的金额为原材料,与上一次同类项目相比,2018年这部分商品中所含原材料减少了96.35万元,而2019年1~3月则增加了198.46万元。综合考虑当期存货中未使用的原材料增加金额746.06万元和2678.13万元,则2018年和2019年1~3月所有存货中原材料新增金额分别为649.7万元和2876.59万元。由此数据来看,这部分金额比理论增加的金额少了很多,分别相差了1.35亿元和2935.78万元。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即使不考虑这么细,2018年和2019年1~3月存货账面价值总额分别为1.02亿元和1.32亿元,分别比上一年新增加了746.06万元和2678.13万元,存货总额新增金额也都远比理论上原材料应该增加的金额要少,而且更加不解的是,2018年存货总账面价值才1.02亿元,这一数据也比理论上应该新增的原材料金额1.41亿元要少。很显然,库存数据上的差异是需要公司对采购总额的构成等方面数据做更为详细的披露,否则,存货数据的真实性则就让人怀疑了。

责任编辑:陶然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