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的5G突围

来源:北京商报

由于美国的制裁,华为的5G进展一直备受关注。当地时间10月15日,华为主办的全球移动宽带论坛(MBBF2019)在瑞士苏黎世开幕,华为宣布已签署60多个5G商用合同,且部分5G模块不含美国元器件,这意味着该公司已经在一定程度上走出被封锁的阴霾。有关专家认为,虽然当下华为仍然面临着个别国家的封锁,但在技术先进且价格便宜的竞争力面前,不会有太多的国家愿意当“冤大头”,华为的海外市场空间依然巨大。

01

超60份合同

在MBBF2019上,华为5G产品线总裁杨超斌透露,目前华为在全球的5G商用合同已达到60多个,发货数达40万模块(指5G Massive MIMO AAU模块);已经有136款终端,2020年终端数量将会超过500款;预计2020年5G用;户数将超过2亿,2021年将会超过5亿。

在这60多份5G商用合同中,32份来自欧洲、11份来自中东、10份来自亚太、7份来自美洲、1份来自非洲。今年5月,杨超斌曾在一次媒体会上表示,当时华为商用合同为40多个,发货数为10万模块。

相比较5G手机、芯片的推出,拿下运营商的5G订单才是各大5G势力的兵家必争之地。在华为的业务板块中,运营商业务仍然占据将近40%的比例。从以上数据中可以看出,作为华为的第二大市场,欧洲与华为的合作并没有因为美国的干预而受到大的影响。“这表明欧洲客户对华为的长期和一贯的信任——我们真的很感激他们在这一困难时期的信任。” 杨超斌说。

据介绍,近半年来,华为和瑞士第二大运营商Sunrise通过产品组合和创新,包括超级刀片站(Super BladeSite)、Massive MIMO和以及杆站(Book RRU)等产品在不同场景的部署,实现了在瑞士全国300多个城镇的5G网络覆盖。华为Massive MIMO产品利用Sunrise 100M的C-band频谱,使其5G单用户速率高达2Gbps,容量达到4G的20-30倍,在光纤无法入户的农场,也用5G实现了郊区的覆盖。

此外,当地时间10月14日,德国推出了最新版的“安全规则手册”,其中包括5G网络的规定和技术安全指导。根据新规则,德国将不排除让华为参与当地5G网络建设,以此为下一代电信设备供应商提供公平竞争的环境。而意大利、英国、法国等欧洲国家也与华为开展了5G方面的合作。

02

坎坷一年

当下正是各方势力竞争5G市场这块“大蛋糕”的关键期,华为作为不可忽视的势力之一却受到外界的阻拦。

去年8月,华为澳大利亚分公司在其官方推特发布消息称,已被澳大利亚政府通知,禁止华为成为澳大利亚5G网络设备提供商;去年9月,印度《经济时报》的报道称,印度电信部(DoT)已经禁止华为参加印度的5G用例试验与合作;去年11月,新西兰电信公司 Spark New Zealand表示,新西兰通讯安全局已否决该公司使用华为5G设备的申请,理由是构成国家安全风险。

今年5月,美国正式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禁止美国企业继续与华为做生意,此后,华为曾经历了来自不同供应链、企业甚至学术协会的抛弃,包括谷歌、ARM、微软和伟创力等,上个月华为发布的Mate30系列,由于谷歌不予授权,都未搭载谷歌应用。

好在华为对于美国供应商的依赖正在逐渐减小。杨超斌在论坛后的媒体圆桌论坛上表示,Massive MIMO目前发货超过40万,这里面其中有30万模块是在实体清单之后发向全球的。5G有一部分模块是含有美国元器件,有一部分不含美国公司元器件,从产品来看,没有任何差异,这种产品都是混合发货的,很难说哪个国家发的是哪种产品。

近日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强调,华为从5G到核心网这条线的“洞”全补完了,“从5G到核心网一系列产品,美国已经没有任何影响。基本是华为自己做的。但这不是我们的目的,只是这个时期的一种手段,我们的目的还是在全球化合理分工中,去为人类提供先进的服务。”

根据华为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该公司前三季度实现销售收入6108亿元,同比增长24.4%;净利润率8.7%,智能手机发货量超过1.85亿台,同比增长26%。

不过,华为在欧洲等海外市场还是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市场研究机构Kantar发布的市场分析显示,华为第二季度在欧洲的增长已经放缓,该公司在法国、德国、英国、意大利、西班牙市场的智能手机销量下滑幅度比2019年第一季度增长1.9%,从5月到6月增长9%。

今年年初,华为预计全年能实现销售计划1350亿美元,后来任正非将目标下降300亿美元至1000亿美元左右,在采访中他表示这是“一种极端的估计”,“可能由于我们的努力,会缩小(收入)下滑的比例”。

03

不确定性

需要指出的是,当下华为所处的局面仍然充斥着不确定性。

资深通信专家马继华指出,华为不使用美国元器件,并不代表其在技术方面没有阻碍,只是说华为在这方面有相当强的腾挪空间和发展韧性。“当然,这势必会让此前被华为‘看不上’的那些美国元器件的竞争对手们有了发展空间,如果大家精诚合作一起研发,很可能让美国这些元器件生产商失去市场而被边缘化。”

另外,尽管欧洲对于华为的接纳程度已经大大提高,日本、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目前仍然按照美方要求将华为拒之门外。

此外,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美国商务部、国防部、国土安全部正在讨论给爱立信和诺基亚提供财务/资金援助,以使爱立信和诺基亚能够为其运营商客户提供更具竞争力的付款条件(比如向购买设备的运营商提供融资及更长的付款期限“优惠条件”等)。多家外媒报道称,此举意在“增强爱立信和诺基亚对华为的竞争力,进而重新获得市场份额“。

对此,马继华表示,美国鼓动了很多“盟友”来一起抵制华为,可最终应者寥寥,在技术先进且价格便宜的竞争力面前,不会有太多的国家愿意到“冤大头”。所以华为的海外市场空间依然巨大,甚至,在5G设备方面的影响会很小,主要还是会暂时影响手机的销售。

对于未来,任正非在日前接受采访时透露,愿意遵循国际惯例FRAND原则,把5G专利以公平、无歧视的方式许可给美国公司;5G专有技术,包括完整的5G全套网络技术,完全无保留地独家许可给美国公司。这样世界各国公司同时起步,在新技术上继续竞争,美国可以选择以美国通用芯片为主体的5G基站,也可以选择“美国通用芯片+华为芯片”的方式,如果需要华为的5G芯片技术,华为也可以转让许可。

对于任正非的说法,马继华认为,“这是华为的开放态度,也是胸襟,更是信心的展示。”

责任编辑:鲍一凡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