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银欲重演Sprint剧本?WeWork救赎或败于孙正义原罪

软银首席执行官孙正义大举收购WeWork 80%的控制权,在公开市场拒绝该公司后,对这家办公共享公司进行救助。

在此之前,我们也看过类似的举动,而那一次,结果并不是很好。

六年前,软银收购了Sprint 72%的股份,并随着Sprint成为美国无线领域巨头,逐渐增加到80%以上。

Sprint和WeWork在商业模式上几乎没有共同之处。但相同的是,拥有做主权力的都是孙正义、Marcelo Claure和Ron Fisher,三人都试图引导一家陷入困境的公司实现持续盈利。

当软银首次出资44亿美元收购WeWork股份时,该公司已经确立自己作为硅谷之中有钱玩家的身份。而2012年10月的环境却有着很大的不同,当时软银同意以201亿美元的价格收购Sprint 70%的股份(交易结束时,软银以216亿美元收购了72%的股份)。孙正义当时表示,他可以利用软银在日本无线行业的经验来创建美国速度最快的网络。

2018年,软银成功地以每股6.62美元的价格将Sprint出售给T-Mobile。但是,软银在2013年是以每股7.65美元的价格进行收购的。按用户计算,当时Sprint是美国第三大无线运营商。而到了出售时,Sprint却落后于Verizon、ATT和T-Mobile,排在第四位。

Sprint甚至承认,在提交给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寻求监管机构批准收购交易的文件中,并没有一条可持续的发展道路。

该公司在信中表示:“Sprint正处于非常困难的状况,而且只会变得更糟。Sprint的客户正在流失,收入和现金流正在减少,进一步限制了其投资网络和偿还债务的能力。”简单地说,Sprint没有走上可持续的竞争道路。

加上Sprint和WeWork,软银拥有约400亿美元的股份,这使得公司的三位领导人再次置身漩涡中心,而这可能会破坏孙正义作为美国业务巨人的形象。

MoffettNathanson的电信分析师Craig Moffett表示,没有理由相信孙正义、Claure和Fisher可以再次利用Sprint剧本,让WeWork投资者和员工对他们的未来充满信心。

“Sprint是一场无法拯救的灾难,”Moffett说。“自从软银收购Sprint以来,该公司在无线市场不断增长的情况下,一直处于稳定收缩状态。他们对退出的唯一希望就是祈祷将其出售给T-Mobile的交易获得批准。”

Marcelo Claure的领导

本周,软银首席运营官Claure被任命为WeWork董事会执行主席,使其作为孙正义得力助手的形象得到进一步加深。

现年48岁的Claure从2014年起被孙正义亲自任命为Sprint首席执行官,去年年底则开始担任董事长一职。他和现年62岁的孙正义非常亲密,以至于在软银控制Sprint之后,他们在堪萨斯城外的公司总部附近买了相邻的房子。

本周,Claure在纽约举行了上任后的首次WeWork全体员工大会。在向员工发送电子邮件告知即将进行裁员之后,Claure谈到了他的领导经验,并且着重介绍了他在Sprint的经历,比如帮助这家拥有120年历史的公司实现现代化。

“当你穿过走廊,走在那些高大的隔间时,你会发现人与人之间没有互相交谈,没有沟通,”Claure说。“当我们把他们带到一个开放式协作的空间时,魔力就出现了。”

Claure在Sprint的计划是,将该公司位于堪萨斯州Overland Park总部的其中一栋建筑物二楼拆掉,使其看起来更像是一座现代办公大楼,带有牛棚式工作站,而不是办公室和大隔间。Sprint最终向WeWork寻求更多帮助,对其主要建筑之一进行更彻底的翻修。

Sprint的混乱

孙正义和Claure本身都是企业家,能够与诺依曼的梦幻理想主义产生共情。与俩人共事的相关人士表示,公司治理和财务纪律并不是他们的强项。

Fisher是孙正义身边负责业务的那个人,他在这位创始人身边工作了24年,一手创办了公司的投资部门SoftBank Capital。Fisher在公司2017年进行初始投资时就加入了WeWork董事会。知情人士表示,他受人尊敬,但是没有孙正义和Claure那么有存在感。

软银发言人没有让相关高管接受采访,并拒绝对此事发表评论。

曾在Sprint工作的高管表示,在Claure接手过渡期间,他的快速、击倒式方法制造了一场文化冲突,让员工不清楚公司的发展方向。

即使在Claure接替DanHesse担任首席执行官一年后,作为董事长的孙正义仍牢牢控制着Sprint。每个月,大约50至60名经理,包括来自Sprint总部和软银东京业务的高管,都在加州圣卡洛斯会面。参加活动的人士透露,在会议上,根据业务的发展轨迹,孙正义会用鼓励的话语来激励团队,或者直接告诉他们没有达成目标。

一位前高管表示,虽然管理活动本应促进软银和Sprint领导者之间的合作,但软银明显对Sprint较为保守的文化感到不屑。

与会者表示,由于大家都很清楚是孙正义在主持活动,所以大家并没有反驳或质疑他的空间。据在场人士透露,董事会会议也是如此。

孙正义没有透露他是否会在WeWork担任某个正式职务。WeWork在周二宣布新的融资方案时表示,董事会将扩大规模,软银将获得更多席位。据外媒报道,曾是诺依曼下属的Artie Minson和Sebastian Gunningham现在是联合首席执行官,如果他们选择离开,将获得数百万美元的遣散费。

软银的出资包括50亿美元的新资本和高达30亿美元的对现有股东的要约收购,以及加快现有15亿美元融资的承诺,使得软银的总投资达到约185亿美元。这比WeWork的后期估值高出65亿美元。

就在联合创始人亚当·诺依曼准备IPO的两个多月后,他正以高达17亿美元的分手费离开董事会。孙正义一直是诺依曼的狂热支持者,允许诺伊曼邀请数千名员工参加伦敦郊外的年度夏令营,容忍他乘坐价值6000万美元的私人飞机环游世界。

风险资本家Chamath Palihapitiya上个月接受采访时说:“实际上这是完全失败的管理,这几乎是最高级别的欺诈行为。这确实是一种耻辱,如果我们要在公开市场上赢得信誉,必须出面解决这个问题。”

渴望交易

软银对Sprint的管理一直以来并不顺利。一开始,孙正义也想收购T-Mobile,但在2014年放弃了该计划。当时很明显,反垄断监管机构会阻止该计划。此后,该公司试图积极争取无线客户,大幅度降低价格以吸引ATT和Verizon的客户。

但自从软银接手以来,Sprint的年收入不断缩水,从2012年的353亿美元降至最近一个财年的336亿美元。最近,其用户数量一直在下降,去年该公司就损失了19亿美元。尽管如此,2015到2017年间,Claure仍然获得了4000多万美元的薪酬。

该公司的未来并不明朗,直到2016年特朗普当选总统,这件黑天鹅事件对与T-Mobile的合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也许是得益于孙正义承诺在美国投资500亿美元。)Sprint在市场上的地位严重恶化,以至于让T-Mobile成为了一家实力更强大的公司,这意味着Sprint达成交易的唯一方法就是成为卖方。

“向监管机构的诉求,本质上说明了Sprint是一家失败的公司,”LightShed Partners的通讯、媒体和技术分析师Walter Piecyk说。

尽管Sprint试图降低其自身的增长前景,让监管机构能够更多地认同此次交易,但Piecyk对该公司的宏伟计划持怀疑态度。

他说:“我不确定你是否是故意失败了五年。”

即便在今天,软银仍希望美国政府支持交易,或者希望Sprint和T-Mobile在法庭上取得胜利,因为Sprint作为一个独立的实体几乎没有希望。庭审定于12月9日进行。

无论有没有达成协议,Sprint剧本对那些希望软银拯救WeWork的人来说并没有太大吸引力。WeWork背负了179亿美元的长期租赁义务,并在今年上半年损失了9亿美元。而且与Sprint不同的是,没有WeWork的自然收购方。当然,即使有,收购价也不会超出软银185亿美元的投资水准。

责任编辑:魏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