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货币》:如何解决绿色债券的供需之痛?

新浪财经·ESG | 领导者组织

如今,市场开始担忧绿色债券市场的均衡情况。一方面,绿色债券的需求十分巨大,投资者开始努力提升其ESG投资资质,为绿色资产募集资金。而另一方面,绿色债券市场却面临着供给不足的问题。丹麦银行的企业和机构业务负责人Jakob Groot在5月的斯德哥尔摩国际资本市场协会年会上表示,“我们不可能凭空创造出环保资产。”这是《欧洲货币》(2019.6)“市场火热背后,如何解决绿色债券的供需之痛?”一文要传递的洞察。以下为该文的中文版:


《欧洲货币》杂志2019.6封面

市场火热背后,如何解决绿色债券的供需之痛?

作者:Louise Bowman

金融市场常常供需失衡,尤其是当需求远超供给时,情况会十分危险——人们会为产品发行制定扭曲的激励措施,正如2007年的次级抵押贷款市场。

如今,市场开始担忧绿色债券市场的均衡情况。绿色债券的需求十分巨大,投资者开始努力提升其ESG投资资质,为绿色资产募集资金。

而绿色债券市场的问题也非常常见——供给不足。丹麦银行的企业和机构业务负责人Jakob Groot在5月的斯德哥尔摩国际资本市场协会年会上表示,“我们不可能凭空创造出环保资产。”

但人们不会放弃尝试:只要市场上存在买家,就不缺发行者和中间商。市场上对“漂绿行为”(以绿色债券的名义为未达到标准的资产或项目融资)的指控络绎不绝,加强监管也迫在眉睫。“我非常担心,如果供求关系决定了绿色债券定价,那发行者会将任何他们自己定义的绿色资产带入市场。”北欧投资银行可持续资产评级负责人Lars Eibeholm警告。

“深绿色”债券投资者对“漂绿行为”深恶痛绝,这类投资者购买债券标准非常严格。“我们不愿意为了市场蓬勃发展就降低标准,”伦敦Rathbone道德债券基金的助理基金经理Noelle Cazalis表示。“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保持投资透明度。我们希望看到绿色债券不断发展,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没有筛选流程。”

但是,也有许多人不赞成这种观点,他们认为当前首要的目的是鼓励变革。如果要解决当今巨大的环境问题,市场就需要采取更灵活的方式,鼓励更多的参与者加入,而不是在标准上过分苛刻。

旧金山Equilibrium Capital Group的产品开发和研究主管David Chen表示,“那些声称只投资纯环保公司的‘纯粹主义者’只是口号。他们对矿产公司公司嗤之以鼻,但却用着iPhone,靠交通工具出行——这都是用金属制成的。他们坐飞机前往巴厘岛开会,讨论如何拯救地球。区区几个1000万美元规模的项目是没法解决全球性问题的。”

那么到底该如何权衡呢?如今很多机构投资者都在宣扬自己的“ESG战”,庞大的市场需求意味着需要更多的绿色债券发行人。“绿色债券市场本身不会凭空创造环保项目,”法国农业信贷银行可持续银行业务负责人Tanguy Claquin认为,“这是一个鸡和蛋的问题,因为同时我们又需要一个足够活跃的绿色债券市场来为环保项目融资。”

所以变化是不可避免的。绿色债券市场需要满足投资者对产品的巨大需求,否则等待它的将是步固定收益领域的后尘——高收益债、次级住房贷款抵押证券或二手商业地产等等。

(编者注:点此查看ESG相关的主题基金:MSCI系列、标普道琼斯系列、富时罗素系列、纳斯达克系列)

那么该如何通过扩大绿色债券发行来满足投资者需求?

方法之一是拓展发行人范围,允许有非环保业务的企业就其部分环保业务发行绿色债券。但这只有在市场能够明确定义环保时才可行,并且需要能够根据实际情况灵活变化。

花旗银行绿色和社会债券发行总经理Philip Brown认为:“市场必须接受能源转型的观念,承认在转型期里碳氢化合物仍有一席之地。我们需要更加被广泛接受的环保分类法。”

“很重要的一点是帮助污染企业慢慢转变为环保企业,”东方汇理的社会责任固定收益投资负责人Alban deFa在最近的斯德哥尔摩会议上表示。但这并不容易,“问题是你是否有信心从一些污染企业的债券发行人那里购买绿色债券。比如很多投资者首先要考虑的就是他们的ESG评级。”

ESG评级已经成为一项普及的业务,不再局限于像Sustainalytics这样的专业机构。全球可持续投资联盟(GSIA)的数据显示,从2016年到2018年,可持续资产增长了34%,达到30万亿美元,因此ESG评级是一个庞大的市场。今年4月,穆迪就宣布收购了Vigeo Eiris的多数股份(一家巴黎ESG评级公司)。

低ESG评级对于绿色债券投资者来说是一个困扰。斯德哥尔摩Swedbank Robur固定收益负责人Ulrika Linden表示:“我们不会从ESG评分低的债券发行人处购买绿色债券。”

同时,也有人认为现有的ESG评分标准并不够科学有效。摩根士丹利投资管理公司全球固定收益团队宏观战略负责人Jim Caron表示,一些商业化评估机构的结果造成的问题比试图解决的还要多。 “如果你过分关注评分,你会被漂绿项目误导。例如,房地产的碳评级良好,ESG分数很高,但这并不代表它一定比其他产业更绿色。如果完全依赖外部评级,那么就是被动反应,而不是真正积极参与到了ESG投资中。”

Rathbone的Cazalis则强调在筛选过程中,除了关注绿色债券本身,一些投资者还会关注债券发行人其他活动。“举个例子,联合利华虽然发行绿色债券来提高能源利用效率,但由于联合利华进行动物试验,我们并没有购买这一绿色债券,”她解释道。

这种做法可以理解且并不罕见,“有些投资者十分严格,他们认为即使是在为可再生能源项目融资,高排放企业也不能发行绿色债券。”美林美银全球ESG 资本市场主管Suzanne Buchta说。“但如果我们想要过渡,就需要尽可能多的债券发行人,形成一定的规模效应,这很难一蹴而就。但市场需要过渡,而不是坚持纯粹主义。”

处于转型中的行业是绿色债券市场的潜力股。但现在气候变化成为公众关注焦点,要求投资者不坚持纯粹主义也确实很难。

提高绿色债券发行的另一种方法是鼓励评级较低的高收益债券发行人进入市场。他们虽然已经发行了一些高收益率的债券,但增长并不容易实现。荷兰投资管理公司NNIP的首席绿色债券投资组合经理Bram Bos表示,“高收益公司通常规模较小,可投入资源较少,因此可能不太关注ESG。我预期这一细分市场能够进一步发展,但空间有限。”

买方积极性似乎也不高。“比起更高的收益率,投资者更希望配置投资级的债券,”Natixis的全球绿色与可持续金融负责人Orith Azoulay如此认为。尽管如此,市场上对次投资级债券的需求仍然存在。6月下旬,未经评级的德国农业、能源和物流集团BayWa发行了5亿欧元的五年期绿色债券,吸引了7.5亿欧元的订单,该债券利率最终定价为3.25%。

第三种方法是鼓励ESG评分高的公司发行由公司信用支持、而非特定项目支持的债券。这将新增一大批新的债券发行人,但会很难对债券的绿色影响力进行评估。“从数据粒度上来说,以项目为标杆的绿色债券显然更容易评估,”Azoulay说。

不过,与绿色相关的贷款市场发展迅速。穆迪的数据显示,绿色链接贷款(sustainability-linked loan)规模在2018年达到了360亿美元,且仍在快速增长。对于没有明确的绿色项目的公司来说,绿色债券是一个不错的融资方法;绿色债券市场也需要向绿色贷款市场学习如何鼓励发行人改善ESG方面的表现。

北欧投资银行的Eibeholm对《欧洲货币》表示,“我们通常会为资本支出(capex)融资,但我们更多的理解运营支出(opex)。供应链上很多零售性质、轻资产性质的公司也做出了绿色的贡献,改变了消费者的行为。他们其实也可以成为绿色债券的发行人。”

比如今年6月,丹麦风电场运营商欧洲能源公司(European Energy)发行了以欧元计价的绿色债券,规模从1.2亿欧元增加到1.4亿欧元,订单超过了2.3亿欧元。这支债券的部分收益将用于投资新的绿色项目,但其余部分则用于提前赎回未偿还的2021债券。

美林美银的Buchta也认为这种做法有利于鼓励绿色债券的发行:“这样绿色债券基金可以投资更多此类债券,久而久之,我们可以帮助降低这些企业的资金成本。”

有关绿色债券市场是否应该在“漂绿”的风险下更加包容,显然存在两种相反的思想流派,这两个流派之间如何最大程度的“和解”,可能是绿色债券市场解决供需之痛的要义所在。

(编者注:本文为《欧洲货币》授权发布,这也是该杂志首次将内容翻译成中文分享给读者。《欧洲货币》创立于1969年,是引领全球金融资本市场的卓越财经月刊,覆盖100多个国家,其主要阅读对象为全球银行及金融业的最高决策层。)

(线索Clues / 鲁晗奕)

👉相关文章:

《欧洲货币》:财富管理行业的下一个十年

在被杠杆推上巅峰之后,并购将何去何从?

拥抱全球化,亚洲银行真的准备好了吗?

👉编辑精选:

新浪财经ESG频道系列指数

瑞银预计亚洲绿色债券年增长两倍至1500亿美元

绿色金融近期动态

南非养老基金在ESG投资方面保持领先

施懿宸:优质国企需要通过ESG指标识别

责任编辑:鲁晗奕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