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提前大选遭否 欧洲英国两央行都要先“降”为敬?

英国提前大选遭否,约翰逊怒喷下议院!欧洲英国两央行都要先“降”为敬?

据BBC 10月28日消息称,欧盟方面已经同意将英国“脱欧”的最后期限再推迟3个月至2020年1月31日。

由于英国“脱欧”问题一直未能在国内达成一个一致的解决办法,“提前大选”成为打破僵局的唯一选择。英国下议院10月28日就是否在12月12日进行提前大选投票,这也是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第三次提出要提前大选。而这距离约翰逊成为首相,才过了96天。

当地时间28日的投票结果显示,约翰逊寻求的提前大选遭到了国会议员否决,这导致英国依旧面临着“无协议脱欧”的风险。而在周日时,英国首相办公室知情人士表示,由于当天的投票面临着被国会议员否决的可能,如果政府提前大选的议案遭到否决,那么为了完成“脱欧”,英国政府将会考虑所有选项,包括考虑其他党派提出的“脱欧”观点。

为此,英国和欧洲两家央行或都要用宽松的货币政策来解决“脱欧”所带来的不确定。市场认为,英国央行或将在11月7日降息25个基点。欧洲央行管委Villeroy表示,当前英国“脱欧”带来了极大的不确定性,有必要继续实施宽松货币政策。

01

提前大选遭否

英国下议院28日晚间以299票赞成,70票反对,未能通过434票门槛,约翰逊要求在12月12日举行大选的动议受阻。随后约翰逊怒称,英国不是下议院的人质。

根据英国法律,约翰逊需要议会650名议员中三分之二的支持才能启动新大选。约翰逊希望通过提前大选,恢复执政保守党在下议院的多数席位,从而能够通过“脱欧”协议,打破僵局。

此次约翰逊未能获得足够票数的原因,主要是英国最大反对党工党的前座议员投了弃权票。工党领袖科尔宾此前曾表示,除非排除“无协议脱欧”的可能性,否则他们不会支持提前大选。

据CNBC消息称,约翰逊表示会在周二(29日)提出法案,尝试以立法形式实行提前大选,以绕过《定期议会法案》。

《定期议会法案》规定了通过选举使政府换届的具体标准,即它必须在议会下院的正式不信任投票中失败。如果使用该法案,约翰逊则需要换来14天的时间,获取包括反对党工党在内的其他议员的信任。如果约翰逊失败,将会举行提前大选。

据BBC消息,如果约翰逊绕过《定期议会法案》选择另一个更加简单的法案,则仅需一票的简单多数即可通过议会投票。他将需要争取反对党自由民主党和苏格兰民族党(snp)议员的支持,使这项短期法案与两党早些时候提出的12月9日选举的法案“几乎一模一样”。

除了当前约翰逊选择的路,英国还可以进行一次新的公投来解决问题。

但是,根据伦敦大学学院(UCL)宪法部的专家所说,再次组织一次公众投票至少需要22周。这将包括至少12周的时间以通过举行公民投票所需的立法,再加上10周的时间来组织竞选活动并自行进行投票。

此外,这还是需要议会的同意,才能开启下一次公投。

02

“脱欧”未完,英镑先垮

“脱欧”问题悬而未决,英国经济已精疲力竭。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最新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将2019年英国经济增长预期从1.3%下调至1.2%,并称,“脱欧”的不确定性是拖累英国经济的重要因素之一。

法国欧洲事务部长Amelie de Montchalin表示,英国需要有“脱欧”最后期限,因为单凭时间不能解决一些问题。

而如果英国要提前大选,这将会延迟英国“脱欧”的进程,会对英镑带去不利的影响。

摩根士丹利研究部发布的一份报告称:“现阶段,英国在本月底‘脱欧’越来越不可能,欧盟批准了3个月的延期,约翰逊寻求提前大选,英镑兑美元因‘脱欧’和政治的不确定性具有继续下跌的空间。”

凯投宏观首席英国经济学家Paul Dales也认为,若英国将“脱欧”延迟很长时间,允许其举行大选,这将延长“脱欧”的不确定性,从而对英国经济和英镑造成牵制。

富国银行外汇策略师Brendan McKenna则更加量化延迟“脱欧”的后果,如果英国的“脱欧”时间被长期延后,英镑或下跌2%左右。

对于当前,英国“脱欧”表现出的不稳定性,瑞银表示,“由于英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部分成员已强调不确定性可能导致生产缺口扩大,甚至有必要采取宽松货币政策。”

但路透认为,如果英国央行开启宽松政策,英镑将受到重创。当前欧盟将“脱欧”延期至2020年1月,欧洲央行可能有一名或更多央行决策官员在11月7日投票支持降息25个基点。然而英国央行一旦开启降息,英镑将面临重创。

因此,在英国能够真正“脱欧”之前,不论何种结果,英镑都必将承受“脱欧”带来的压力。

03

“脱欧”成欧央行宽松“新借口”

就在本周拉加德上任欧洲央行行长之际,欧洲央行为了继续维持宽松的货币政策,将理由放在了“脱欧”带来的不确定性上。

“脱欧问题”的确不仅带垮了英国经济,同时也带跨了欧元区的经济。德国经济研究所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贸易效应在当前起着重要作用,英国需求的疲软抑制了欧元区的出口。而“脱欧”的不稳定性,使得英镑贬值,加剧出口的下降。导致欧元区融资成本增加,从而进一步削弱投资活动。

然而,彭博社在10月28日的新闻中指出,欧元区最大的问题并不是“脱欧”,“脱欧”问题只是给欧元带去了短期的衰弱,而真正的问题或许是在德国。

当前,德国的制造业低迷已经延续到了第四季度,并且正在打击该国的就业市场,该行业的就业率创下了近十年来的最大降幅。

资产管理公司Henderson Row的研究负责人Artur Baluszynski表示:“德国的衰退非常可怕,使得整个欧元区处于非常棘手的状况。”

因此,欧洲央行认为,实施宽松的货币政策才能解决欧元区经济的疲软问题,但欧洲央行内部也一直对于是否要实施宽松的货币政策有着争论。

事实上,欧洲央行的宽松政策,一直被业界诟病。首先,央视新闻认为,当前欧洲经济增长放缓的原因是复杂的,包括居高不下的失业率,消费者信心指数较低,欧洲央行还全面下调了通胀和GDP展望,然而这一切并非是宽松的政策就可以解决的。

其次,当前,宽松的货币政策已经给欧元区带去了麻烦。2014年6月,欧洲央行将欧元区隔夜存款利率调至负值,这意味着一旦欧元区的商业银行将钱存入欧洲央行,就要提交利息。

因此,对欧洲央行的宽松政策最不满意的就是德国,德国政府多次对此表示了反对。欧洲央行维持了5年多的负利率,使得德国银行业正承受着高额的损失,仅今年的损失就高达数亿欧元,过去4年累计损失超过20亿欧元。

然而缺少了德国的支持,欧洲央行的宽松政策也效用有限。全球投资公司Millennium Global Investments Ltd.全球经济和战略董事总经Claire Dissau表示,“当前欧元区的经济前景表明,欧洲央行将需要做更多的事情。然而,由于德国没有没有足够的财政措施加以刺激,欧洲央行的量化宽松和降息将对欧元产生不利影响。”

责任编辑:李园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