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拉吉farewell,拉加德:我们不一样

原创: 云锋金融 云锋金融

云锋导读

法兰克福欧洲央行第35层的主人10月31日即将换人。“超级马里奥”德拉吉奔波8年,应对了欧元区一个又一个危机,终于可以卸下肩上的重担喘一口气了。

今天凌晨,德拉吉在卸任欧央行行长的告别仪式上,最后一次呼吁欧洲各国政府采取更多财政刺激来稳定经济增长。欧盟最大经济体的领导人们均出席了该仪式,见证德拉吉的离开。

“不惜一切代价”保卫欧元的誓言音犹在耳,欧元区远低于2%目标的通胀却令人遗憾。回顾德拉吉任期8年,他带领欧洲走过了哪些坎坷?给继任者留下了什么?未来的欧洲会走向何方?

非他莫属

德拉吉出生于意大利金融世家,但他的人生却没有像拜金的花花公子富二代一样发展。相反,他的青年时期并不顺遂,十几岁时便父母双亡,挑起家庭的重担。

和励志武侠故事一样,少年历经磨难,勤奋刻苦,终得一代宗师真传成为武林大侠。德拉吉在麻省理工学院得到两位诺奖得主的真传,获该校经济学博士学位,简历已是熠熠生辉。此后便平步青云,在世界银行担任6年执行行长;1990年回意大利任财政部高官;2001年赴任高盛投行执行总裁;2005年临危受命,在意大利央行面临破产之际出任意大利央行行长。

或许是这些年走得太顺畅了,在意央行上任才几个月,一场货币危机席卷意大利,里拉贬值3.5%,意大利被迫放弃欧洲的汇率机制。但德拉吉从容应对,改革财政部,出售超700亿欧元的国有资产,带领意大利在1999年首批进入了欧元区,因此赢得了“超级马里奥”的美名

这些经历,让他与多国的财长、学者、银行系统从业者等建立联系,可谓“黑白两道”左右逢源。在意大利财政部和央行的从政经历也让他对欧洲的经济状况了如指掌。欧央行的新任行长已非他莫属。

事实也正是如此,他成功入主了欧央行35层行长办公室,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在欧元区债务危机期间力挽狂澜。

一句话的力量

执掌欧洲央行八年,德拉吉带领欧洲走过一次又一次危机。2012年,欧央行成功走过了欧债危机;2017年,欧元区经济增速创下10年最高水平;2018年,欧央行结束为期4年的2.6万亿购债计划,货币政策迈向正常化。

虽然现在在全球贸易摩擦、经济下行压力下,欧央行不得不重启量化宽松,但是德拉吉成功捍卫了欧元,已是他任职期间最大的成就。

在德拉吉上任后不久,他在一次公开演讲中掷地有声地说:“在我们的职能范围内,欧洲央行会不惜一切代价(Whatever it takes)保护欧元。相信我,我们足够有能力做到这一点。”当时的欧元区面临分崩离析,德拉吉一个简短有力的措辞给欧元区喂下了定心丸,逆转了欧元危机,保住了欧元区的单一货币。

图片来源:pixabay

此外,德拉吉还促进了欧元区的就业增长,任期内新增了1100万个就业岗位,为欧元区的社会稳定作出巨大贡献。

一路走来顺风顺水的德拉吉在欧央行行长位上也留下了遗憾。他在任内实施了超过2.6万亿欧元的量化宽松政策,并在2014年起实施的负利率政策,缓解了欧元区经济的衰退,却使稳定物价和2%的通胀目标没有达成。

据欧盟统计局10月16日发布数据显示,9月份欧元区通货膨胀率同比为0.8%,较上月回落0.2个百分点,较上年同期更是回落了1.3个百分点。通缩比通胀更要命,虽然大家都希望物价能下跌,但是真的下跌了经济也就完了。欧央行2%的低通胀目标对于欧洲经济来说是最舒适的,低于1%的通胀率已经是在通缩的边缘疯狂试探了。

今年6月,德拉吉称欧央行“致力于稳定物价”,但是这句话却不再有“不惜一切代价保护欧元”那样的神力。德拉吉老矣,唯有在谢幕时将稳定物价的嘱托递交给了拉加德。

悲观的氛围和宽松的基调

上周四,德拉吉在一场平静的议息会议上成了“谢幕秀”。

继9月议息会议打出降息+QE的宽松组合拳后,欧央行此次会议上却决定按兵不动。维持货币刺激政策不变,保持存款便利利率(商业银行存在欧元体系的隔夜利率)在-0.5%。但在欧元区经济增长疲软的背景下,德拉吉为后续更多刺激措施敞开了大门,11月将按计划以每月200亿欧元速度启动QE。

会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德拉吉向继任者拉加德传达了他对后续政策的主张,即有必要长期保持高度宽松的货币政策立场

对于经济前景面临的风险,他一改之前“偏向下行”的说法,而是用“处于下行”来表示,并且不再提就业“强劲”增长。在周一德拉吉的告别仪式上,拉加德也表示:当前欧洲面临的挑战有多大,将在本周的经济数据中体现出来,预计数据将显示欧元区创2013年以来最差经济表现。

“核心通胀指标整体上依然疲弱,通胀预期指标处于低位。经济增长动力减弱正在拖延强劲的工资成长向通胀传导,而且劳动力市场已经失去了一些动能。”——德拉吉

他还反驳了有关量化宽松(QE)弹药库即将告罄的疑虑,称“所谓的发行限制问题要过很长一段时间才会真正出现。欧洲法院允许欧洲央行在授权范围内有充分的裁量权。”

离任的节点上,他对欧央行满是老母亲般的担忧。

拉加德的特别之处

德拉吉的继任者拉加德,是欧央行史上首位女行长,有着金融圈”时尚女魔头“之称。除了给男性主导的金融界带来一抹女性色彩之外,她能否给欧洲带来新鲜空气呢?

拉加德和德拉吉在方方面面都大有不同。德拉吉师出诺奖学者,是经济学博士;拉加德出身律师,没有经济学背景。德拉吉出身金融世家,财政部央行都像自己家;拉加德没有央行任职经历,不是专业的经济学家。

但是,这位看上去方方面面都不如德拉吉的人,却打破记录成为首位女性央行行长,她有什么特别之处?

当然有。她曾是IMF首位女性总裁,在职期间,成功修复了IMF严重受损的声誉,扩大了IMF的范围和影响力。出色的表现让她在再次任命时全票通过。在IMF出色的任职经历,让她具备平衡欧洲货币联盟中不同国家利益分歧的能力。她不是一位优秀的经济学家,但她是一位优秀的从政者;她不是优秀的操控者,但她是一位出色的调解人。

在欧央行9月议息会议上,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逾三分之一的委员反对恢复债券购买的决定。而且,除了几位著名的鹰派委员,越来越多的委员对重启购债是否明智提出了质疑。超宽松政策伤害了储户,挤压了银行的利润和养老基金的回报,吹大了金融泡沫,而对通胀几乎毫无帮助。低于1%的通胀始终是德拉吉和委员们之间的一根刺。

德拉吉留下的是一个内部矛盾重重的欧央行,而拉加德是此刻欧洲前景不明内部动荡背景下,欧央行行长最合适的人选

当前,欧洲深陷负利率泥淖,经济面临下行压力,宽松空间被挤压,拉加德的继任可谓满眼荆棘。她将如何带领欧洲走向复苏,完成德拉吉未完成的任务?

然而,至今为止,拉加德未在公开场合发表过任何有关欧元区货币政策的言论,很难判断她的货币政策立场究竟是属于“鹰派”还是“鸽派”。

但拉加德本人在9月份接受媒体采访时,对负利率是赞赏有加的。

她认为,负利率弊大于利。因为利率为负时,银行可能会决定将负存款利率转嫁给储户,降低储户的存款利率。但是另一方面,储户同样也是消费者、工人和借款人,在利率为负的情况下,经济会更加强劲、失业率会更低,借贷成本也会降低,他们可以从中受益。

她认为,如果欧洲央行不采取包括引入负利率的非常规货币政策,欧元区民众的境况总体上会更糟。

此言一出,负利率的反对者便群起而攻,拉加德还未上任便已阻力重重。

永不放弃

欧洲制造业的衰退已越来越严重,德国制造业正经历一场暴风雨,这场暴风雨可能会席卷整个欧洲。德拉吉卸任前再三向拉加德“叮嘱”欧元区经济不行啦,要继续宽松,“永不放弃”。前任的话拉加德还是要考虑的。

德拉吉在卸任前打出降息+QE的组合拳,并强调量化宽松仍有空间,似乎是在为拉加德铺路。

而纵观全球,宽松浪潮席卷,美联储也在不断通过降息、扩表对经济施加刺激,拉加德跟随鲍威尔步伐前进可能性也很大。

综上,拉加德大概率会延续德拉吉的政策框架,继续走宽松刺激之路。

但是,留给拉加德的政策空间却很有限。深陷负利率泥淖的欧洲央行,面临着“负利率——银行盈利压力增大——银行提高贷款利率——央行继续推进负利率”的恶性循环

资产购买也不是万能良药,根据欧央行根据欧央行QE 1.0时期的资产购买规则,可以简单测算QE 2.0的购买空间。由于欧央行不能购买任一发行国国债超过33%,国债购买空间大概为6300亿欧元;欧央行购买投资级公司债不能超过单只债券面值70%,因此公司债购买空间约3900亿欧元。根据欧央行每月加快的购买速度,合计10200亿欧元的资产购买空间将很快耗尽

“弹尽粮绝”很快就会到来。

德拉吉8年呕心沥血完成了捍卫欧元的防守战,接下来提振欧元区经济的攻坚战将由拉加德来指挥。这位和德拉吉大不相同的新领导人是否能带领欧洲走出衰退?她将如何协调欧央行委员内部的重重矛盾?她是否将践行德拉吉嘱托的“永不放弃”?下一个8年,我们再见!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郭明煜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