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催收公司赴美IPO 未来路在何方?

来源:IPO那点事

若成功上市,湖南永雄将成为国内首家登陆美股上市的催收公司。

P2P暴雷之后,催收公司都混不下去了。

不知何时起,伴随着P2P暴雷之声的,还有一个传统行业——催收。也正是这样的关注,整个催收行业的日子也越来越不好混了,特别是现金贷领域,以湖南为例,催收公司就被贴上了扫黑除恶的标签,催收行业被列为“扫黑除恶”的重点行业,而就在不久前,湖南刚刚宣布清退省内全部网贷业务。

就在这一片恶劣的形势下,湖南迎来了全国第一家要上市的催收公司。近日,湖南永雄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下简称“湖南永雄”)向美国SEC递交招股书,计划募资超过2亿元,在业内引发了巨大关注。

若成功上市,湖南永雄将成为国内首家登陆美股上市的催收公司。

1 稳坐催收第一把交椅

湖南永雄,总部位于长沙,前身是湖南裕邦律师事务所,主营欠款催收法律服务。2014年,律所转型催收公司,目前是中国最大的消费者债务重组集团。

在招股书中,湖南永雄将自身定义为一家催收服务提供商,提供全国性的消费者债务追收服务,合作客户主要为商业银行及消费金融公司,并称其为十大商业银行中的七家提供服务。

根据艾瑞咨询提供的数据,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应收账款总值和聘用的催收人员人数及2019上半年的佣金总额而言,湖南永雄是中国最大的拖欠信用卡应收账款催收服务提供商。

依据艾瑞咨询的陈述,在信用卡催收范畴前五名组织中,湖南永雄无论是应收账款规划,仍是雇员数量都挨近第二名和第三名的一倍,且在国内29个城市都有运营中心,有10915名全职“催收专家”。其中,包括拥有多年的经验,并有资格与债务人进行直接谈判1109名“高级催收专家”。

不知道为什么,这份数据一摆,总有一点大哥盘点小弟的感觉,也就说是,湖南永雄在催收江湖上稳坐第一把交椅。

wind数据显示,湖南永雄是一个家族企业,该公司董事长谭曼和夫人周小芳分别持有湖南永雄82%和3%的股权。

谭曼作为湖南永雄创始人,也是湖南永雄的董事长,是法学博士出身,2005年便在长沙创办了湖南裕邦律师事务所(后改名为湖南永雄律师事务所),主营欠款催收法律服务,目前已经从事催收行业近15年。

也就是说,谭曼从事催收行业已有近15年。

在这个关口喊着上市,可能也与另外的两位成员有关系,从招股书可以看出,有两位证券业从业者在公司担任要职,可能在协助筹划上市事宜。

其一,是曾任瑞银中国区副总经理的张化桥,有着30多年的企业融资经验,有着丰富的投行经验,在财经圈里也算是有名气,他与湖南永雄签了一份“对赌协议”,如果湖南永雄IPO成功,那么要向张化桥授予股票,锁定期2年。

另一位,是原海通证券董事长王开国,现上海氯碱化工有限公司董事会成员。目前两人分别担任副董事长和董事。

当然,登陆的资本市场可是湖南永雄的一时兴起,

一直都有一颗登陆资本市场的心,早在2015年,湖南永雄就欲登陆新三板,但最终未有进展,2018年10月份,湖南永雄又调转船头转道美国,向美国证监会递交了相关上市申请文件,时隔一年,招股书才正式向公众披露。

2 财务状况堪忧

催收行业在公众的印象中,除了与黑恶势力挂钩之外,最直接的就是暴利了。

可是,这个行业真的如想象中的那样吗?

根据招股书,湖南永雄的佣金率的确很高,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佣金费率分别为44.3%、39.8%和35.3%。

从营收来看,公司2017年、2018年、2019年上半年的营收分别为5.95亿元、7.58亿元、5.1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09亿元、1.24亿元、3233万元,其中今年上半年净利润同比减少31.8%。

对于2019上半年利润下滑,湖南永雄解释称,是因为在上半年的有大约20个新成立的地区办事处关闭,以及第二季度的一次性全面合规审查影响所致,导致了业绩和利润率遭到了不小的打击,但是在随后两个月,多数运营指标恢复至正常水平。

按照官方的解释,湖南永雄在上半年净利润大跌,但是已经恢复了大部分。

但是,这一切真的如此轻松吗?

2017年、2018年和2019年6月末,湖南永雄经营活动产生的净现金流为1.37亿元、6367万元和3757万元。同期,公司的现金余额为4483万元、6181万元和9346万元。

与此同时,根据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9月30日,湖南永雄在催的逾期贷款总额为446亿元人民币。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湖南永雄催回的应收欠款总金额分别为14.36亿元、20.54亿元和15.56亿元。

通过这一系列的指标对比,我们可以发现,湖南永雄在现金流也催回的账款上,均有所下滑,也就是说它正在面临着一些显而易见的问题——战线收缩、规避风险,这也表明了,这个公司面临的业绩问题,其实更多的是与行业的大环境有关,监管部门的核查虽然造成了影响,但很有限。

从业务来看,湖南永雄的业务主要是给商业银行催收,其次是给在线消费金融公司催收。

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公司给商业银行提供信用卡拖欠账款催收服务的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为96.6%、80.5%和72.3%,给在线消费金融公司提供催收服务的收入则分别占3.1%、19.5%和27.7%。

而近年来,随着各大银行发行的信用卡数量在不断增加,门槛降低,信用卡逾期未偿账也在逐步增加,坏账明显上升,这给催收增加了不少难度,催收行业作为下游相关企业,一方面对大客户的依赖程度增加,一方面是议价能力在降低,这一点从近年来湖南永雄的佣金率一直不断降低,就可以看出一般。

3 头顶悬着一把剑

净利润下降、佣金率在降低、行业特殊,这些都是湖南永雄面临的问题。

但是,真正的难题还不在于此,而是监管。

这几乎是与金融相关的行业,面临的最头疼的一个问题,自从2018年下半年P2P行业暴雷,以及各大催收平台不断用一些不合规的手段催收,造成了不少的“命案”,所以2019年以来,这个行业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监管。

根据报道,央行、银保监会已组成调查组,摸底大数据的使用边界和采集边界,将会涉及外包催收公司管理办法,催收业务的合规性,已成为业内关注之重点。

湖南永雄既然坐在头把交椅,自然也避它不过,合规性对这家公司的影响有多大呢?如果新的规范出台,对这家公司的业绩影响有多大呢?

前文我们也说了,湖南永雄在2019年的上半年,净利润大跌的一个很大原因,就是因为一次性全面合规审查,而刚好就这这段时间内,公司的业务大面积暂停,这就和小时候上学的时候,领导来校检查了,临时组织班级搞大扫除差不多,所以公司平时正常的催收行为是否合规,值得人深思。

招股书中,该公司表示自成立以来,公司发生过3起事件,导致部分客户因部分债务人的投诉而暂停了公司在某些地区的催收服务。例如,由于湖南永雄员工涉嫌不当行为,公司一个大客户于2018年6月暂停了其在安徽省的催收服务。

在相关平台上,与湖南永雄相关的投诉帖有37条,解决量为32,解决率为86.49%。其中“侮辱催收”、“暴力催收”、“骚扰威胁”等字眼屡次出现。

招股书中还补充:“鉴于中国催收服务提供商的增加、催收业务面临的争议、债务人行为的不可预测性、业务手段不合规的小公司的不断出现,催收行业可能会受到更严格且不可预测的审查,可能会导致公司业务面临监管限制、政府调查、行政罚款等风险。”

综合来看,尽管湖南永雄有意避免冲突的发生,但是由于催收行业本身缺乏规范,该公司业务在部分地区依然面临监管风险,而一旦有严格的监管风险来临,对于这家公司来说,影响将是极大的。

另外,催收行业算是一个中间商,一边是债主,一边是借款人,属于一手托两家,中间斡旋是极为不容易的。所以,除了公安收紧之外,催收行业还承受着甲方、运营商、老赖等多方压力。

目前,行业80%的互金催收公司已退出,50%的催收员离开行业,谋求转型。

但,这还不是催收行业的至暗时刻。

近日,已经有监管表示,非持牌机构禁止爬取通讯录、催收禁止拨打通讯录电话等,深入打击非法获取用户隐私等问题,那么这对于一家催收公司来说,将意味着往后的催收手段,将大大的收缩,极大影响催收成功率。

4 结 语

催收公司的业务来源,就是对逾期的账款追回,这一部分的市场,的确在迅猛增长。从2013年的4686亿元,增长到了2018年的2.03万亿元,预计到2022年,逾期消费贷款余额将达到3.84万亿。

逾期时间越久,回收率也越低,进入壁垒高,同时回报率高。

高回报率也意味着高风险,在一个行业的未来还没有一个清晰的走向之前,湖南永雄这个时候赴美上市,到底是起飞的助力,还是最后的辉煌?

责任编辑:魏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