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北消费级无人机市场,亿航的新故事“不香”?

来源:智通财经

早在9月底,市场中便流传着无人机制造商亿航(EH.US)的赴美上市计划,欲以10%至15%的股票筹集约2亿美元资金。

而至10月31日晚间,亿航终于向SEC递交了招股说明书,申请以代码“EH”在纳斯达克上市。不过与传闻不同的是,欲募集资金额度降至1亿美元。

智通财经APP发现,亿航目前仍处于亏损状态,2018年、2019年上半年经调整的净亏损分别为5816.3万、2772.6万,分别占当期收入的87.48%、85.61%。

由此可见,“烧钱”还是亿航的“主旋律”,此次上市可解其资金之忧,加速公司发展。但其前景并不乐观,毕竟亿航的竞争对手,是在全球拥有消费级无人机70%市场份额的大疆。

面对如此强大的竞争对手,亿航又将何去何从?

消费级无人机市场的败北

据市场消息,亿航成立于2014年4月。由于起家之时正值无人机风口,亿航在同年的12月份便获得了由GGV纪源资本领投的1000万美元A轮融资。

不过,震撼市场的还是第二轮融资。时隔仅16个月,亿航便在2015年8月24日宣布完成了由金浦投资领投的4200万美元B轮融资。此时亿航的估值已较公司成立之初翻了100倍。

但风口来得去,去得更快。大量资本进入无人机行业后,消费级无人机(即面向C端客户的产品)领域开始大打价格战,一大批无人机企业在2017年陨落。而大疆则成为此次价格战中的胜利者,近乎垄断了消费级无人机市场。

胜负已分后,行业陷入资本寒冬,亿航也在此次价格战中元气大伤。所幸,凭借之前的积累,亿航在严峻的2017年获得了C轮融资。不过,该轮融资的细节亿航并未向市场透露,在此次赴美上市前,市场对此轮融资也知之甚少。

但在招股书中,能找到该轮融资的部分迹象。智通财经APP发现,在当前的股份中,有374.86万股的C系列优先股。而C轮融资未向市场详细透露的原因或许在于融资时的估值并不好看,毕竟在大疆垄断消费级无人机市场后,亿航的成长性已大打折扣。

与此同时,招股书中对主要股东做了详细披露。在IPO前,创始人胡华智持股45.6%,联合创始人熊逸放持股3.4%,GGV纪源资本持股10.8%,徐小平的真格基金持股7.6%,Ballman Inc持股7.1%。

亏损的背后,研发投入超90%

在大疆垄断消费级无人机市场后,亿航被迫转型,消费级无人机市场逐渐被亿航边缘化。2017年时,亿航在消费级无人机市场中的收入为1226.9万元(人民币,下同),至2018年时,已降至164.8万。

而公司将更多的资源用于2B业务的发展,这其中包括空中交通解决方案、智慧城市管理解决方案、以及航空媒体解决方案。

空中交通解决方案指的是载人级的无人机和物流无人机的交付。而智慧城市管理解决方案指的是无人机产品的销售、指挥与控制系统及相关设施的设计和开发,“空中交警”类的巡逻无人机便属于此类。航空媒体解决方案是通过大量的无人机进行演出,从而达到广告宣传的目的。

图:航空媒体解决方案示意图

在转向2B业务的同时,亿航对自身发展的规划更具战略性,最明显的例子莫过于公司将空中交通解决方案确定为核心业务。如此做的原因在于,与其他两大解决方案相比,由于需要载客或载物,空中交通解决方案的技术壁垒更高。而智慧城市管理解决方案、航空媒体解决方案很容易重演消费级无人机价格战的悲剧。

2018年时,亿航的收入为6648.7万人民币,同比增长超109.77%。主要的原因是亿航在2018年交付了两个指挥与控制中心开发项目,以及航空媒体表演的数量从2017年的19个增加到32个。但至2019年上半年时,由于公司未获得智慧城市管理解决方案订单,以及航空媒体解决方案规模较小且竞争加剧,导致在空中交通解决方案收入大增9倍的情况下,亿航的总收入却同比下滑超15%至3238.5万。

与市场需求波动导致的收入下滑相比,亏损则是亿航短期内难以解决的。2018年、2019年上半年,亿航经调整的净亏损分别为5816.3万、2772.6万,分别占当期收入的87.48%、85.61%。

而亏损的原因主要在于两大方面,其一是在向TO B扩张的过程中,规模化效应不强,部分开支难以削减,其中又以营销费用和一般行政及开支最为明显。2018年时,营销费用、一般行政开支占当期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0%、54%。

其二,亿航的核心业务是技术性更强的空中交通解决方案业务,为加强核心竞争力,亿航在研发上大力投入。2018年时,研发投入占收入的比例高超90%。

中短期内的三大发展难题

从业务的转型到核心业务的确定,再到此次的上市融资,可以说亿航逐渐走在了正确的道路上,且公司在载人级无人机上拥有先发优势和技术积累。作为世界上第一家推出载人级无人机的公司,亿航在2019年上半年出售了17架载人级无人机,推动空中交通解决方案收入同比增长近9倍。

但从中短期的发展来看,亿航面临着不少难题。首先,亿航目前仍处于TO B业务转型的初期,产品需要根据客户的具体需求进行定制生产,更偏向于非标准化的产品输出,渠道、服务需要更多的资源投入打通,这就意味着人力、物力的需求会维持较高水平,短期盈利无望。

其次,来自大疆的挤压不可避免,这也是整个行业玩家需要共同面对的难题。目前大疆已拥有了全球超过70%的消费级无人机市场份额,为了寻找新的增长点,大疆向消费级无人机市场外的领域扩张是大势所趋,这必然会对亿航的现有业务造成冲击。2019年上半年时,航空媒体解决方案便遇到了竞争加剧的情况。

此外,在亿航的空中交通解决方案中,物流无人机是公司的重点发展方向。但当前的物流无人机市场竞争也较为剧烈,除了无人机行业的玩家外,电商、物流巨头也在该领域有诸多布局。

能否扩大载人级无人机的先发优势并在其他垂直领域有所突破,是亿航最终能走多远的关键。

责任编辑:孟然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