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内暴跌逾80% 共享办公巨头WeWork接连水逆

原标题:年内暴跌逾80%,共享办公巨头WeWork接连水逆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两年前,共享经济还以神话的姿态存在于商业报道中。

无论是ofo和摩拜的全球争夺战,还是滴滴吞并Uber中国,都为共享经济添上了光环。

但很快共享单车呈现出溃败姿态、滴滴遭遇整改,当下经历挑战的领域是共享办公。据《金融时报》报道,最近,WeWork正计划裁减多达4000个工作岗位。同时,WeWork会优先考虑三个市场——美国、欧洲和日本,并将从包括中国、印度和拉丁美洲大部分地区撤出。

知情人士透露,这家公司已经考虑在中国等地区的部分市场关闭办公场所,尤其是入驻率不高的办公点。

WeWork进入危机时刻了吗?

价格面前,WeWork无优势

中国新闻周刊实地走访了位于北京大望路附近世茂大厦的WeWork,发现这里运营如常,有租客在正常办公。WeWork位于大厦四层,大半办公空间拥有自然光,整体装修较好。

展开剩余82%

WeWork是否决定撤掉部分办公点?对此,WeWork相关工作人员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并不很清楚新闻来源,不方便予以评论。

同样主打联合办公,在距世茂大厦WeWork步行距离1公里外的阳光100的优客工场,几乎相同的地段,但价格差异较大。最便宜的工位,二者相差600元之多。

阳光100的优客工场位于负一层,整层办公区域没有自然光,但租金较为便宜。工作人员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优客工场租金以工位计算。由于目前处于优惠阶段,开放空间的固定工位仅需每月1300元,而单独办公室的每个工位收费为每月1400元。

工作人员同时表示,如果租客愿意以年签租金半年付的方式签约,还有更多优惠。

阳光100优客工场独立办公室工位。陆涵之摄

不过工位费仅包括水电和网费,工作人员表示如果需要会议室、打印及其他服务都需要另外收费。

相较之,世茂大厦的WeWork环境较好,但租金也明显更高。

WeWork工作人员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流动工位(没有固定工位,可以在开放空间办公)收费为每月1900元。如果需要固定工位,则以房间计算。以四人间为例,最便宜的一间月租金为12800元,即每个工位月租为3200元,价格上远贵于优客工场。

WeWork四人间办公室。陆涵之摄

另一方面,WeWork提供了更多免费的增值服务,包括水果、咖啡饮料、一定限额的会议室使用时间和打印机次数。

北京世茂大厦WeWork办公点入驻企业。陆涵之摄

目前两家办公点的入驻率均超过80%。入驻WeWork世茂大厦办公点的有较多外企,包括软银的团队、亿滋(奥利奥、趣多多等品牌的母公司)、GHC Asia等公司。而入驻优客工场阳光100办公点的公司多为国内文创公司,以及沙画工作室、思清音乐等学习室。

财经评论员严跃进认为,价格确实是影响企业选择的一个因素。资本寒冬下目前多数企业面临成本问题,工位费用对于创业企业是一个较大负担,因此会影响入驻率。

为什么会造成这样的差异?在被问及为什么租金如此便宜时,优客工场员工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阳光100是优客工场的股东之一,优客工场在获取场地方面有优惠,因此价格比较有竞争力。

而WeWork作为国外的共享办公品牌,更多是租赁商业办公场地打造办公空间,价格上不如优客工场具有优势。

严跃进认为,优客工场利用现有资源来形成价差获得竞争优势,而WeWork更加市场化,成本更高,两者形成租金差异。反之,如果依赖这种关系,后续扩张会更加困难。因为前面拿房的成本比较低,办公成本比较低,后续成本比较高,会令企业难以承受。

共享办公的水逆

目前共享办公行业普遍遭遇危机。

严跃进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入驻率不高受产业影响比较大。因为前两年共享办公、联合办公创业比较多,形成一批项目。但是行业不景气,需求量随之减少。供求关系对WeWork产生比较大的冲击。

另一方面资本市场也在降温,即使头部企业也难以获得持续资金,WeWork过去可能想要扩张,但这两年可能发现扩张空间不大。

虽然工作人员三缄其口,但WeWork目前正面临着自成立以来最难的时刻。

今年年初,WeWork估值一度达到470亿美元。8月14日,WeWork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IPO文件。

但随后WeWork估值一路狂跌,甚至跌破100亿美元,估值缩水超过80%。甚至,WeWork宣布放弃IPO。不仅是因为投资者对该公司持续不断的“烧钱”亏损、其商业模式是否可持续以及公司的管理方式产生了担忧,公司创始人纽曼接连被曝出个人奢侈的生活作风等问题,让外界对这家公司的前景感到焦虑。

这一变化让大股东软银坐立难安。10月22日,软银与WeWork达成协议,软银将向WeWork提供融资,包括50亿美元新融资以及软银向现有股东发出高达30亿美元的要约收购。此外,软银将加速兑现提供15亿美元投资的现有承诺。

10月23日,软银和WeWork母公司发布声明,WeWork创始人亚当•诺伊曼将不再担任董事长,转而担任董事观察员,软银集团COO马塞洛•克劳尔(MarceloClaure)将在完成15亿美元先期到账后成为WeWork董事会主席。

估值下滑加上放弃IPO,WeWork最近接连遭遇危机,而关闭办公点的新闻无疑是雪上加霜。

对于WeWork计划关闭部分办公点的报道,严跃进认为一方面是受行业大环境影响,另一方面与自身经营能力有关,很可能企业对于当前市场判断不准确。但是是否到达面临关闭办公点的地步可以再考虑一下。

业内专家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创业环境虽然目前低迷但长期看来仍有较大空间。2020年创业机会又开始增加,例如自贸区催生了很多新产业,包括现在新能源汽车、大数据、区块链等领域,会再次增加创业公司以及对办公场地的需求。严跃进认为,从大趋势出发,共享办公无论是国外还是国内市场,还都有较大的发展空间。

责任编辑:李园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