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Google这些年的收购都走向失败了?

上周,Google 宣布了一个重磅消息,以 21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可穿戴设备公司 Fitbit。Google 设备和服务高级副总裁 Rick Osterloh 在宣布这一消息的博客中表示,购买 Fitbit 是“一个向 Wear OS 进行更多投资并向市场推出 Google 制造的可穿戴设备的机会。”

然而,这笔令 Google 十分振奋的生意却并没有得到所有人的认可。外媒 ZDNet 对此表示悲观,它在一篇文章中写道:

我完全可以预料到,这场收购将是 Fitbit 公司员工、其产品以及用户的灾难。因为 Google 无法将近十年来成功收购的业务整合到自己的文化当中,导致其几乎所有收购业务到最后都像垃圾一样被遗弃,或是完全贬值;尤其是那些价值在 5 亿美元以上的重大收购。

包括 YouTube、AdSense/AdWords、Maps/Earth 等 Google 核心服务都是通过并购而来,而且这些服务也为 Google 打下了良好的生态基础。然而,这些并购都发生在 Google 成立后的十年内;近十年,Google 收购的纪录确实不尽如人意:

2011 年 8 月:摩托罗拉移动

Google 以 125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摩托罗拉,以加强其刚起步的移动设备业务。由于无法成功地将摩托罗拉或其产品整合到其文化中,Google 于 2014 年 1 月以 90 亿美元的价格将其出售给了联想。

2013 年 6 月:Waze

Google 以 9.66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以色列的地图和导航公司 Waze。在摩托罗拉收购案的失败之后,这是 Google 继以 6.76 亿美元收购 ITA 软件(即 Google Flights )之后最大的一笔收购。直到今天,Google 也没能将 Waze 的技术完全整合到 Google Maps 中;实时交通播报等一些基于 Waze 的功能也是最近才迁移到 Google Maps。

2014 年 1 月:NEST

Google 以 32 亿美元现金收购了 Nest,是第一批“科技独角兽”的一员。在被 Google 收购后的几年里,Nest 经历了人才流失,其中包括该公司的创始人 Tony Fadell 和 Matt Rogers。2018 年,Google 将其并入了家庭服务业务,该公司不再作为独立实体存在;2019 年,Google 逐步淘汰了 Nest 云服务,转而支持自己的云服务,导致与 Nest 生态系统合作的设备都被淘汰了。

值得一提的是,Nest 还于 2014 年 6 月以 5.55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 Dropcam。2016 年 3 月,Dropcam 的联合创始人 Greg Duffy宣布对将公司出售给 Google(Nest)感到遗憾。

2017 年 9 月:HTC

Google 以 11 亿美元收购了 HTC 的研发和设计部门,以加强其 Pixel 手机硬件业务。

根据 StatCounter 的数据,2019 年,Google 在北美的 Pixel 业务总市场份额约为 2.23%。但是,根据 Google 的实际设备业务收入(该公司从未披露过该业务的具体收入,因为其营收被归入包括云业务在内的“其他收入”类别),Pixel 手机的市场份额估计值可能会大大低于实际数据。

ZDNet最近对 Google 的“其他收入”类别中的数字进行了反向计算,并保守估计:Pixel 3系列的高端机型,Google 最多售出 1280 万台 ;该系列的入门机型,仅出售约 890 万台。这也说明了 Google 在北美智能手机设备市场的份额远远低于 StatCounter 的数据。

根据 Google 首席财务官的说法,Pixel 业务同比有所放缓,并且该公司在 2019 年第一季度的 Pixel 3 销售方面陷入困境。最近推出的 Pixel 3 的继任者 Pixel 4 的评论好坏参半,电池及基本硬件配置方面也面临着来自三星 S10 以及 iPhone 11 系列手机的压力。

2019 年 11 月:Fitbit

Google 宣布打算以 21 亿美元收购 Fitbit。

近年来,Fitbit 在以健康为重点的追踪可穿戴设备方面一直处于挣扎状态。在市场上,苹果、三星等品牌后续发力,严重挤压了 Fitbit 的市场份额;而且,这些同类产品都有着强大的生态系统支撑。

根据市场研究公司 IDC 公布的 2019 Q1 全球可穿戴设备市场报告,Fitbit 位居第五,市场份额仅有 5.9%;而苹果的市场份额为 25.8%。从营收方面来看, Fitbit 最新的财报数据显示,在 2019 上半年, Fitbit 净亏损达 1.48 亿元(GAAP)。

小结

不可否认,Google 在近十年的收购中,确实出现了许多失败的例子。但无论结果如何,那些收购案都已经成为了过去的一段经历;更重要的是,Google 应该从这些经历中吸取经验,寻求将外来业务完美整合进自身系统和文化的解决方案,从而打破失败的“魔咒”

至于 Google 对 Fitbit 的收购未来将会走向何方,雷锋网并不像 ZDNet 一样持悲观的态度,因为随着 Google 入局智能穿戴手表市场,该领域或许会重新瓜分阵地;而且,Google 的硬件生态系统也更趋于完整了。

责任编辑:魏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