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临汾的能源革命:机动车污染防治率先冲出阴霾

曾点亮全国一半的灯,为国家建设作出重要贡献的山西省,一度因为对煤炭的过度依赖和粗放开采,导致产业结构失衡、生态破坏严重。

“这给山西人民带来切肤之痛。”11月1日,山西省委书记骆惠宁在署名文章《不当“煤老大”争当能源革命排头兵》中号召全省各地,切实把能源消费革命摆在战略优先位置,把节能和提高能效作为重要突破方向,加快促进用能结构和方式深刻变革,逐步形成以较少能源消费增量支撑转型发展的积极态势。

在山西,四线城市临汾非常有代表性。这里是华夏民族重要发祥地之一和黄河文明的摇篮,但其空气污染程度也长期位列全国168个重点城市倒数第一,成了中国空气质量最差的城市。

“临汾的产业结构非常重,每年煤炭消耗量有3300多万吨,而产业结构是由能源结构决定的。”7日,临汾市副市长潘海燕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对于临汾来说,能源革命既要标本兼治,又要积极转型。

不能让百姓呼吸全国最差空气

6日和7日,第一财经记者在临汾采访时,当地一直是中度污染,PM2.5一度高达170微克/立方米。整个城市都笼罩在浓浓的雾霾当中。

生态环境部日前发布的1-9月168个重点城市空气质量状况排名中,邢台、石家庄、临汾市等城市空气质量相对较差。临汾位列倒数第三位。“1我们与后两名的差距非常小。”潘海燕说。

国家大气污染防治攻关联合中心有关专家分析说,“根本原因在于,临汾市当前污染物排放总量还远超环境容量。”

分析结果显示,临汾市产业结构和布局不合理,在不到5000平方公里的范围内集聚了10家钢铁企业、23家焦化企业。大量高能耗、高污染企业聚集在临汾盆地,这是临汾市污染严重的最重要原因。

从临汾市各类污染源对大气污染物的排放贡献率来看,钢铁行业成为PM10、PM2.5等污染物排放的重要来源,是二氧化硫SO2排放的第二大贡献源。焦化行业是挥发性有机物VOCs的最大排放源,其VOCs排放量约占当地VOCs排放总量的一半,此外,焦化行业还是SO2、氮氧化物NOx和PM2.5的主要排放源。

11月6日,中度污染天气下的临汾城区。摄影/章轲

1-9月168个重点城市排名前10位和后10位城市名单。资料来源:生态环境部

临汾还受到山谷风的影响,白天风由山底吹向山顶,夜间由山顶吹向山底。由于临汾四周环山,重污染期间,山带着风,风带着污染物,一路奔向临汾这个中间点,这也是为什么临汾夜间污染比较重的一个原因。

除了对煤的严重依赖和产业结构偏重的因素外,机动车(移动源)污染也不容忽视。“2018年的源解析表明,机动车污染约占排放总量的15%左右。”潘海燕说。

“冰冻三尺,不是一天形成的,也不能一天就把冰化掉。”潘海燕告诉记者,今年,临汾市给自己提出了一个目标,“力争退出全国168个重点城市的‘倒一’。”

临汾市交通运输局局长冯小宁也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临汾本地的大货车比较容易治理,“办理运输证的前置条件是必须做到环保达标”。而一些过境的车辆,正在通过优化线路,采取绕城等办法,尽可能减轻污染影响。

“不能让临汾人民呼吸着全国最差的空气。”冯小宁说。

机动车污染防治率先冲出阴霾

“我觉得,所谓能源革命,不是不要能源,而是更清洁、更科学地去利用能源。”潘海燕说。

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在各项污染源治理中,临汾市在机动车污染防治和推进绿色公交、绿色出行方面走在全国前列。

临汾市交通运输局调研员景俊青告诉记者,近年来,临汾市累计投入资金4亿多元,用于支持公交都市、新能源公交车推广和公交充电站场建设、出租汽车及公共自行车发展。按照创建“国家节能减排财政政策综合示范城市”的目标,临汾公交已率先在山西省实现了三个100%:公交车100%为纯电动车、100%可回场停放、100%回场后能充电。“到2020年底,我们还将把市区1862辆出租车全部更新为纯电动出租车。”

“2017年临汾公交在山西省率先实现了智慧公交指挥系统。”临汾公共交通有限公司董事长安国全介绍,目前,市民乘车付费方式多达10种之多,使用量已占总客流量的60%以上。

11月7日,山西临汾公交的司乘人员。摄影/章轲

其中,人脸识别“刷脸”乘车付费方式已在10路、17路公交车上进行测试并效果良好,今年年底前将完成全部423辆公交车的安装,市民乘公交车电子付费方式将由现在的“伸手刷卡”提升为“自动刷脸”。安国全表示,临汾公交已走出了一条具有小城市特色的公交发展之路。

截至目前,临汾市42686辆货运车辆中,燃料类型为天然气的货车有14165辆,占到货车总数的33%;纯电动车2838辆,占到货车总数的7%,使用清洁能源和新能源车辆的占比正不断提高。

景俊青介绍,根据交通运输部“公转铁”要求,临汾有5条铁路专用线建设任务。目前,总投资4.5亿元的洪洞恒富龙马煤焦集运站铁路专用线项目,预计年前所有主体工程全部完工;总投资4.06亿元的永鑫铁路专用线工程项目正在加紧建设;总投资16.69亿元的山煤国际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专用线项目正在办理相关手续。

“预计到2020年底,临汾货物运输结构进一步优化,大宗货物运输以铁路运输的格局初步成型。”景俊青说。

用能方式从粗放浪费向集约高效转变

“推动用能方式从粗放浪费向集约高效转变,对山西而言,是一个重大而紧迫的要求。”骆惠宁说。

骆惠宁说,目前,山西省正在推进电力跨省跨区交易,探索燃煤机组和新能源机组按比例打捆外送。2018年向省外输送电力927.1亿千瓦小时,增长19.6%,并正在打造京津冀、雄安新区、环渤海清洁能源保障基地。

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目前,临汾市面临的一个最艰巨的任务就是“秋冬防”(秋冬季大气污染防治)。

根据今年10月生态环境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等部门联合印发的《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9-2020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秋冬季期间(2019年10月1日至2020年3月31日)PM2.5平均浓度同比下降4%,重度及以上污染天数同比减少6%。对未能完成终期空气质量改善目标任务或重点任务未按期完成的城市,严肃问责相关责任人,实行区域环评限批。

能源革命将推动山西省用能方式从粗放浪费向集约高效转变。摄影/章轲

潘海燕介绍,从今年初开始,临汾市就对所有重点行业进行了分级分类管控,“我们自己叫差别化管控,就是谁的产业处于领先水平,谁的污染治理得好,排放量低,谁就可以少停产;谁的污染治理得不好,谁的排放量高,就严加管控。”

根据临汾市政府今年9月26日公布的《临汾市2019-2020年秋冬季工业企业错峰生产管控方案》,将对工业企业实行错峰生产。以年度环保治理任务完成情况为基本要求,对所有涉气企业实施动态停限产管控;以优先控制重污染行业主要涉气排污工序为主,综合生产装备、能源消费、污染排放、治理水平、运输水平等因素,实施分类分级管控;根据区域环境容量的差异,实施分区管控。推动工业企业加快提标改造、升级转型、布局调整,实现高质量发展。

比如,对于钢铁行业Ⅰ类标杆企业,可结合实际,自主采取减排措施;Ⅲ类企业则可能限产50%。

在临汾市日前召开的秋冬季大气污染防治攻坚督查工作安排部署会上,临汾市委书记岳普煜表示,紧紧抓住今年“秋冬防”工作的重点措施,从工业企业治理、散煤治理、柴油车治理、扬尘管控等方面,靶向发力、精准发力,推动落实。

责任编辑:王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