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全球化”来临 新兴经济体的追赶速度将大幅下滑

来源:人民币交易与研究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的首席经济学家Neil Shearing在11日发表文章称,全球发达经济体正面临日本式的低增长、低通胀和超低利率时期。虽然新兴市场经济体并没有面临这样的问题。但坏消息是,它们面临着经济独立增长的挑战。目前世界已达到“全球化”的顶峰,正面临“去全球化”时期的真正风险,其结果是,新兴经济体正面临增长大幅放缓的时期。

图/视觉中国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的首席经济学家Neil Shearing在11日发表文章称,全球发达经济体正面临日本式的低增长、低通胀和超低利率时期。虽然新兴市场经济体并没有面临这样的问题。但坏消息,它们面临着经济独立增长挑战。目前世界已达到“全球化”的顶峰,正面临“去全球化”时期的真正风险,其结果是,新兴经济体正面临增长大幅放缓的时期。

以下为原文:

全球发达经济体正面临日本式的低增长、低通胀和超低利率时期。好消息是,新兴市场经济体并没有面临这样的问题。但坏消息,它们面临着经济独立增长的挑战。

发达国家的“日本化”有几个方面的原因,但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技术前沿的生产率增长极其疲弱。因此,这些领先国家的经济增长也很疲弱。然而,新兴市场并不处于技术前沿。大多数新兴市场的人均GDP一般在美国的10%(印度)和50%(中东欧经济体)之间。因此,这些经济体的增长取决于它们赶上领先国家的速度有多快,而不是这些领先国家本身的增长。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新兴经济体追赶的步伐令人印象深刻。自2000年以来,新兴经济体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率约为三分之二,收入水平年均增长6%。因此,许多人现在想当然地认为,新兴经济体的增长速度远远快于发达经济体。

然而,新兴市场自2000年以来的快速增长是一种历史反常现象。从工业革命到本世纪初,新兴市场平均收入相对于发达国家的收入出现了下降。

一段时间以来,我们一直认为,2000年后的快速增长与其说是新兴市场增长的持续突破,不如说是一些一次性因素提供了暂时的提振。在上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头十年,新兴世界的政策制定者采取了更有利于市场的政策,而技术的普及使它们得以迅速与其它新兴经济体和发达世界融合。

中国是市场自由化和对外开放最明显的例子,其密集投资型快速增长模式,通过推高大宗商品价格帮助了其它新兴市场。从拉美到前苏联集团,大多数新兴世界国家都走上了类似的道路。

其结果是,新兴市场的生产率有了明显提高。但现在这种感觉已经消失了。经济只能对外开放一次。经济资源只能从国家转移到私营部门一次。

诚然,一些新兴市场近年来继续自由化。在莫迪总理的领导下,印度正在清理其银行业,并放松有关外国直接投资的规定。巴西刚刚通过了一项历史性的养老金改革法案。墨西哥已经开放了部分经济。但这些措施通常是零敲碎打的。它们缺乏上世纪90年代改革的影响力,往往无法解决阻碍增长的最重要障碍。

此外,在我们看来,世界已达到“全球化”的顶峰,目前正面临“去全球化”时期的真正风险,其结果是,新兴经济体目前正面临增长大幅放缓的时期。

与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的情况一样,一些新兴市场将继续表现得相对较好。尽管最近有些困难,但我们猜测,印度将在未来10年被证明是一个相对的亮点。但这种快速的追赶式增长只是例外,而非常态。

而且,工业中自动化程度的提高和机器人的使用,可能会让过去以劳动力密集型、以制造业为主的追赶型新兴经济体的增长,在未来变得更加困难。

我们预计,今年将是1999年以来大多数新兴市场国家的收入首次未能与美国收入趋同的一年。

总的来说,我们预计新兴市场GDP在未来十年的平均增速将在3-4%左右,低于2000年至2015年6%的平均增速。再加上发达国家日益加剧的“日本化”,全球经济增长、通胀和利率将出现结构性下降。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经济增长不会在周期内波动。事实上,尽管我们预计全球经济增长将在未来几个季度进一步放缓,但我们认为,全球经济增长将在明年第二季度左右触底,然后在2020年下半年略微回升。然而,关键的一点是,这种复苏将出现在经济增长结构性减弱的背景下。全球经济仍陷于“大停滞”之中。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郭明煜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