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礼辉:应抓紧研究中国主导全球性数字货币的方案

新浪财经讯 “第十七届财经年会”于2019年11月12日-13日在北京召开。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区块链工作组组长、中国银行原行长李礼辉出席并演讲。

李礼辉认为,数字货币可以分为三种:法定数字货币,虚拟货币和可信任机构的数字货币。

法定数字货币

法定数字货币,即是具有法定地位、具有国家主权背书、具有发行责任主体的数字货币,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便是之一。

“中国的法定数字货币研发到现在差不多5年了,近期出现了准备发行的迹象,因为一些央行官员的一些正式的、非正式的讲话都透露了这方面的信息。从这些信息来解读,我们国家的法定数字货币可能会称作数字货币与电子支付”。

李立辉分析称,第一,央行的数字货币会采用双层运营投放体系,以传承目前的间接发行模式。“这有利于保持商业银行的初始信贷能力,有利于稳定市场。如果央行直接发行数字货币的话,商业银行的初始信贷会受到很大的限制”。

第二,央行的数字货币将采用并行的技术路线,坚持央行中心管理的模式。“很多专家认为现在的区块链技术无法达到超大市场零售级别的高并发需求。中国是一个真正的超大市场,现在中国的法定数字货币应该会保持技术中性,不依赖单一技术,比如说区块链技术,也应该会坚持中心化的管理模式,以保证货币政策传导机制的可靠性,保证货币调控的效率”。

第三,央行的数字货币将采用账户松耦合的方式替代货币M0。“大家现在所熟悉的微信支付、支付宝等电子化的支付工具,采用的是账户紧耦合的方式,微信支付、支付宝实际上都绑定了银行帐户,通过银行来进行价值的转移。在实名制的银行帐户的管理制度下是没有办法实现匿名支付的需求”,李礼辉认为,“央行的数字货币有可能会采取账户松耦合+电子钱包的方式,可以脱离银行帐户,实现端对端的价值转移,减轻交易环节对于金融中介的依赖,而且会在央行许可的范围以内实现可控的匿名支付。至于可控到5000还是50000,央行会把握”。

“我们国家的法定数字货币的设计可能只限于替代M0,就是流通中的现金,非狭义货币M1或者是广义货币M2”,李礼辉预测。

他还表示,在关注法定数字货币的同时,也应关注支付工具的创新,而是否成功将取决于四个要素,第一,效率更高。第二,成本更低。第三,必须有商业价值的经济规模。第四,具备社会认可的可靠性和安全性。

虚拟货币

李礼辉认为,公有链社区的token即为虚拟货币,虚拟货币没有合格的负有发行责任的主体,没有实体资产做支撑,也没有足够的信任背书。

但李礼辉也承认,虚拟货币有自己的生存土壤。一是虚拟货币是在公有区块链社区通行网络共识的治理机制和发行虚拟货币的激励机制,虚拟货币是参与者认可的等价物和支付工具。

二是市场需求。虚拟货币的交易可匿名、可跨境、难管制、甚至可能是黑灰色的交易,也可能成为资金流动的工具和投机交流的工具。“暗网市场的非法交易需要地下可以信任、地上难以管控的支付工具”。

此外,李礼辉认为,虚拟货币存在技术性缺陷,由于采用去中心化的公有区块链架构,到现在为止,在这种架构下的全网验证需要超大规格的数据同步,而且各个节点的运行能力需要达标和均衡。所以,无论是比特币还是以太坊,至今仍然尚未解决交易效率和规模化的问题。

除上述技术性缺陷外,虚拟货币也存在经济性缺陷,李礼辉认为,虚拟货币缺乏足够的实体资产支撑和信任背书、价值不稳定、投机性太重。“比如2018年比特币触底3158美元,比最高价的时候缩水了84%,这一年全球虚拟货币的总市值由年初的8300多亿美元下降到年末的1100多亿美元,跌幅接近87%。今年所有的虚拟货币的价格也是大幅度地动荡”。

“目前,虚拟货币目前只能够偏居一隅,难以进入大众化的交易和支付场景”,他说。

可信任机构的数字货币

李礼辉认为,可信任机构的数字货币需要关注两点,第一,会否成为超主权货币。第二,会否超越现有的商业银行体系。

李礼辉认为,能够成气候的数字货币必须是可信任的,法定数字货币是因为法定的地位和国家主权的信任背书,所以是可信任的。而其他任何机构的数字货币要做到可信任,必须具备5个基本的要求:具有公众信任的信任背书,具有商业价值的客户规模,具有高效可靠的金融交易和支付平台,具有可审计的金融资产做支撑,具有行政许可的市场准入。

李礼辉认为,脸书发布的libra具有突出优势。一是可以提供足够的信任背书和覆盖全球的超过20亿的基础性的客户群体。二是分布式对等架构和隐私计算技术。理论上,脸书可以构建覆盖全球的端对端的交易支付平台,而不再需要支付中介。三是libar用脸书的资产做支撑,维护独立的数字货币的价值。

“我们实际上看到,Libra从一推出开始就备受监管的压力,直接的原因在于它怎么样达到主要国家的市场准入的门槛,比如说它的技术平台的效率和可靠性到底怎么样,比如说它的商业运行的模式可行度和透明度能够达到什么程度,此外,合规管控的路径和可信度怎么样,因为西方国家对反洗钱、反恐怖厉害特别特别重视”,李礼辉称,上述也并非libra受到监管压力的根本原因。

“最根本的原因在于Libra可能成为超主权的货币从而重构全球的货币体系,一是可能冲击主权货币的地位。二是可能重塑货币霸权的地位。三是可能会形成跨越商业银行的金融体系”,李礼辉称,超主权数字货币一旦形成,则可以覆盖全球的金融基础设施,它就可以从支付清算这个环节入手,逐步进入储蓄、融资、保险、投资、资产交易、财富管理等等领域,渗透平民大众的经济生活,全面争夺传统金融业的市场。

建议

李礼辉认为,基于上述事实,我国应掌握数字技术、数字经济的主导权。进一步落实数字经济和数字技术的国家战略,明确产业政策对于数字技术研发企业和专业人才给予税费方面优惠,鼓励数字技术研发和应用。

“国家队+民营队、大众+小微,在数字技术的关键领域掌握自主可控的产权,在数字经济、数字金融的关键领域建立全球性的竞争优势“,他称,数字货币在未来的全球数字经济竞争中居于核心地位,当前我们也有必要抓紧研究发行中国主导的全球性数字货币的可行的路径、可实施的方案。

第二,他建议加快数字金融制度的建设,立足于保证数字金融的可持续发展,抓紧制定数字货币发行、数字金融市场监管等等制度。也应该抓紧研发数字金融技术的国家标准,建立专业化的数字金融技术应用审核和验证体系。“很有必要建立金融数字、金融创新的沙盘实验制度,积极探索数字金融业务监管的新模式、新规范,在有效管控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前提下,适当放宽数字金融市场的准入”。

第三,在数字金融全球制度的建设中,我国应该积极参与并且争取应有的话语权。

新浪声明:所有会议实录均为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审阅,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责任编辑:梁斌 SF055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