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股价缩水六成 欢瑞世纪四年业绩造假获452万罚单

原标题:三年股价缩水近六成 欢瑞世纪(维权)连续四年业绩造假获452万元罚单

来源:投资时报

2013—2016年,欢瑞影视连续四年通过提前确认收入虚增营业收入、虚构收回应收款项少计提坏账准备、推迟计提应收款项坏账准备等手段造假金额近1.5亿元。此外,其还存在未充分披露关联方占用资金的情况

《投资时报》研究员 卓玛

11月4日,对于欢瑞世纪联合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欢瑞世纪、000892.SZ)来说,并不能称得上美好一周的开始。因为就在当天,该公司收到中国证监会重庆监管局下发的三纸《行政处罚决定书》([2019]3号、4号、5号)。

相关处罚决定书显示,欢瑞世纪被认定存在四项信息披露违法事实,包括提前确认收入虚增营业收入,虚构收回应收款项少计提坏账准备,推迟计提应收款项少计提坏账准备,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占用公司资金等。由此,中国证监会重庆监管局对该公司及相关人员累积罚款达452万元。

事实上,就在今年7月末,欢瑞世纪就公告收到中国证监会重庆监管局下发的3份处罚事先告知书,并由此牵连出其曾连续4年业绩造假的事实。如今,持续两年的欢瑞世纪业绩造假案终于有了正式的处罚决定,而这家上市公司如何走到今日之地步?

造假金额近1.3亿,罚款452万

欢瑞世纪前身是成立于2006年9月的浙江三禾影视文化有限公司,早期是浙江浦江人陈援、钟君艳夫妇合资的夫妻店,二人分别担任公司董事长和总经理职务。虽然此后三禾影视的注册资金和股权结构经历了多次变动,但直到2011年9月三禾影视改制为股份有限公司并更名为“欢瑞世纪影视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欢瑞影视)时,该公司都由夫妇二人100%控股。

2010年前后,欢瑞影视抓住“穿越”题材潮流接连推出多部古装偶像剧,并捧红杨幂、冯绍峰、何晟铭等主演。2014年前后,欢瑞影视与杨幂、刘恺威、唐嫣等明星以工作室的形式签约或加盟,后又相继签约李易峰、杨洋等流量明星,陆续出品了多部IP大剧,稳固了其一线影视制作公司的地位。

在同时间段,欢瑞影视也开始了上市征程,但第一次借壳泰亚股份以失败告终。2016年1月,星美联合拟作价30亿元收购欢瑞影视100%股权,构成欢瑞影视借壳上市。2017年2月13日,星美联合更名为“欢瑞世纪联合股份有限公司”,欢瑞影视成为欢瑞世纪并表全资子公司。

也正是在这一过程中,欢瑞影视未能提供真实、准确、完整的财务数据,导致欢瑞世纪公开披露的重大资产重组文件存在虚假记载及重大遗漏。

证监会相关调查显示,2013—2016年,欢瑞影视连续四年通过提前确认收入虚增营业收入、虚构收回应收款项少计提坏账准备、推迟计提应收款项坏账准备等手段造假金额近1.5亿元。此外,其还存在未充分披露关联方占用资金的情况,如欢瑞文化(欢瑞世纪关联企业)曾利用合作拍摄电视剧项目占用欢瑞影视资金,而钟君艳及欢瑞文化亦曾将欢瑞影视资金借给旗下艺人。

针对本次业绩造假行为,重庆证监局发布三条处罚决定书,对欢瑞世纪、欢瑞影视、欢瑞文化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90万元、60万元、30万元的罚款;对公司实控人与直接负责主管人员陈援、钟君艳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100万、60万元罚款;对赵枳程、张欣怡、陈宋生等公司相关负责人给予警告,分别处以8万元罚款等;累计罚款金额达452万元。

随后,欢瑞世纪对2016—2018年度的财务报表进行调整,调整前公司三年净利润分别为2.65亿元、4.22亿元、3.23亿元,调整后分别为2.44亿元、4.07亿元、3.23亿元,累积差额在3500万元左右。

此前,市场曾预计欢瑞世纪或因业绩造假走上退市之路,但有分析人士认为,从目前情况来看,欢瑞世纪涉及的违法行为没有触及深圳证券交易所关于强制退市的有关规定,该公司或不会因此被终止上市。不过,其确已构成虚假陈述等行为,在其违法期间所有买卖股票的股东们都有权发起赔偿诉讼,欢瑞世纪或将面临不小的诉讼压力。

股价、业绩持续走低

目前,欢瑞世纪董事长为钟君艳,出生于1972年的钟拥有高中学历。在标点财经研究院联手《投资时报》近日重磅推出的《2019中国上市公司董事长全样本报告》中,钟君艳以73.50万元年薪在纳入统计的2745位领薪董事长中,排名1128位。这一薪酬水平较两年前66.81万元,有所上涨。

但从持股来看,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钟君艳持有欢瑞世纪6056.93万股,期末参考持股市值为2.88亿元,较其2016年末的7.92亿元持股市值,下降超6成。该公司股价也从2017年初的14.96元/股高点,下跌至2019年11月12日收盘的5.24元/股。

与股价下行相匹配的,还有该公司近几年的业绩情况。事实上,证监会对欢瑞世纪发起调查的起因,正源于针对其2016年年报的一次问询。

2017年6月,证监会对欢瑞世纪上年年报发出了含有8个问题的问询函。在回复深交所后发布的半年度业绩预告中,该公司预计亏损超3000万元。3天后,证监会就以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对欢瑞世纪进行立案调查。

欢瑞世纪股价亦应声暴跌,控股股东所质押的股权面临爆仓危机。2017年7月17日,由于该公司实控人陈媛及钟君艳质押给中信证券的股票触及平仓线(9.42元/股),欢瑞世纪决定停牌,之后通过补充质押股权等措施才度过危机。

而随后发布的2017年年报显示,该公司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5.67亿元,同比上升112.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22亿元,同比增加59.23%;但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4.32亿元,同比减少1165.5%。针对这一情况,2018年5月29日,深交所再次对欢瑞世纪发出包含有16个问题的问询函。

时至2018年年报,该公司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3.28亿元,同比下滑15.2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25亿元,同比下滑23.09%;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6.49亿元,同比下滑50.05%,且已连续两年为负;应收账款23.22亿元,占公司报告期营收的174.85%,且报告期内应收账款周转率下降。由此,欢瑞世纪又遭深交所问询,这已是其连续三年被问询。

业绩走低仍在持续,欢瑞世纪新近公布的2019年三季报显示,前三季度其实现营业收入1.37亿元,同比下降73.9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66.85万元,同比下降96.7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382.61万元,同比下降97.59%。具体到单季表现,第三季度欢瑞世纪实现营业收入2819.38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1258.07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亏损为1705.42万元。

对于业绩大幅度下降,欢瑞世纪在三季度业绩预告中解释称,“今年1—9月,由于影视剧确认收入的部集数量减少、艺人经纪收入基本持平等原因,导致净利润较去年同期相比呈较大幅度下降”,“7—9月,营业收入主要来自艺人经纪收入,未产生影视剧销售收入,导致净利润较去年同期相比呈现亏损情形”。

事实上,欢瑞世纪在成功上市之初就已面临艺人危机。公司上市前夕,杨幂就带着工作室离开并与人合作成立嘉行传媒,杨洋及其经纪人贾士凯亦在2015年另立门户,李易峰也在今年3月30日合约期满那一天也与欢瑞和平分手。欢瑞世纪目前旗下艺人主要是一些诸如杨紫、秦俊杰、任嘉伦等新生代演员,不过其中任嘉伦和杨紫的合约也即将到期。

杨紫本人自2018年播出的《天乩之白蛇传说》后也没有再次出演由欢瑞世纪出品的剧集。不过在2019年半年报中,欢瑞世纪表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杨紫、任嘉伦、秦俊杰、茅子俊等46人依然是公司的签约艺人。

据2019年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欢瑞世纪只交付了一部电视剧《盗墓笔记2》获得了电视剧销售收入,另外还开机了两部电视剧,截至报告期都已杀青。目前占公司存货前五名的影视剧分别是《江山永乐》《琉璃美人煞》《听雪楼》《天下长安》《天目危机》,这五部电视剧截至2019年6月30的账面余额为7.32亿元,占总存货余额的52.46%。

而就在该公司收到处罚决定书两天后的11月6日,由欢瑞世纪当家女演员杨紫和当红小生肖战主演的电视剧《余生,请多指教》宣布正式杀青,只是这部电视剧亦没有欢瑞世纪参与制作。

责任编辑:王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