亏损窟窿难堵、股东被动减持 游久退市再近一步?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何青汉 北京报道

带帽的*ST游久(维权)(600652.SH)迎来多事之秋,三季度持续亏损、股东被动减持,加之游戏业务见颓,游久距离退市更近了一步。

11月13日,*ST游久(600652)发布公告称,公司股东刘亮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大宗交易方式减持832.7万股,股份减少1%,权益变动后持股比例为9.28%。《华夏时报》记者就相关问题致电游久董秘办,转机前台后对方以董秘办外出为由未给出答复,其证券投资部则告知以邮箱沟通,记者发送提纲后截至发稿时并未得到回复。

连年亏损下 股东被动减持

实际上,本次的减持源于刘亮违约后的被动减持。今年4月,由于游久股价的持续下跌,公司第三大股东刘亮向方正证券(维权)开展一笔股票质押式回购,因刘亮未能按约定完成回购,方正证券计划减持刘亮所质押的2100万股公司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53%。最终,方正证券累计减持刘亮所质押的股份833万股,通过减持,本次方正证券套现约1913.77万元。

刘亮及其一致行动人代琳所持股份目前几乎全部处于质押和冻结状态。代琳目前为公司第二大股东,与刘亮为夫妻关系。游久三季度财报显示,目前代琳持有公司股份7737万股,其中98.1%处于质押状态;刘亮持有公司股份7731万股,其中99.9%处于质押状态。另外,根据游久9月25日所发布公告,目前刘亮与代琳所持所有股份被轮候冻结,期限为3年,冻结原因则为刘亮、代琳与浙江物产元通典当有限责任公司的典当纠纷。

刘亮与游久的关系要追溯到五年前。2014年,刘亮以11.8亿元的价格对游久时代100%股权进行收购并做下业绩承诺,根据承诺,游久时代三年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亿元、1.2亿元和1.44亿元。三年承诺期内,游久较为“精准”的完成了任务,2014年至2016年,游久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04亿元、1.37亿元、1.49亿。然而业绩承诺期一过,其业绩迅速“变脸”,2017年和2018年,其分别亏损4.42亿元、9.05亿元,连续两年的亏损也让其带上了“*ST”的帽子。

游久亏损仍在继续,其Q3财报显示,报告期内游久亏损1127万元,同比扩大337%;半年报显示,其半年业绩为净利润414万。这也意味着,若第四季度游久不能完成全年的扭亏为盈,其将面临退市。

游戏产业分析师张焱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道,“2014至2016年,大量企业对游戏公司进行重组、并购,也掀起了一股风潮,然而对于一些并无强研发能力和游戏储备的资产,随着2018年游戏版号进入总量调整,都产生了不少的冲击。”

四次延期回复问询 保壳算盘落空?

为了避免退市,游久也在积极自救。9月28日,游久发布公告称将变更北京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信托)会计核算方法,游久决定对所持北京信托的股权投资由财务投资转为战略投资,会计核算方法也由按公允价值进行计量改为按权益法进行核算。

据了解,游久于2000 年12月和2001年6月总出资 1.424 亿元投资了北京信托,目前持有北京信托股权 1.39亿股,占其注册资本 22.00亿元的 6.35%,为第五大股东,并向北京信托董事会派驻董事一名。游久此前表示,变更核算方法不涉及利益调整。

“变更会计核算方法实际上是为避免退市。”一位证券机构研究员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游久处于三年亏损退市的关键期,通过变更会计核算方法或能实现将投资收益计入年报,实现全年扭亏从而保壳。”

实际上,游久半年业绩实现盈利得益于北京信托的贡献。半年报显示,其2019 年上半年度净利润为414万,主要来源于非主营业务的净利润 3404万,占当期净利润的 821.88%,其中北京信托所派发的现金红利为2467 万元。游久表示,由于公司主营的游戏业务收入下降,导致了报告期内净利润主要来源于非主营业务。

然而游久通过变更核算方法扭亏的算盘打得并不如意。针对变更会计核算方法,上交所向游久下发问询函,就变更合理性、变更是否符合《企业会计准则》以及对司业绩及退市风险警示的影响等方面作出质疑。

游久的回复则一拖再拖,记者统计得出,自问询函下发后游久共四次发布延期回复公告,直到11月8日作出回应,结果则是:取消会计核算发方法变更。“从公告可看出,目前游久对北京信托不存在控制能力,其增加的表决权也不足以对北京信托的影响力产生实质性变化。”前述研究员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这也意味着,游久寄希望于通过变更核算方法保壳的希望落空。

多款游戏停运 面临退市风险

保壳计划落空,游久的主营业务也未见好转。资料显示,游久业务为游久网的运营、互联网手机游戏的发行与研发、电竞赛事的参与与报道等业务。其中游戏业务和广告业务为主要业务。

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游久网络游戏及手游实现营收为666万,同比下降超过9成,对于营收的下降和利润的亏损,游久方面则表示“游戏产业集中度过高,头部厂商占据绝对优势,中小企业游戏产品的研发运营成本始终居高不下,以及其竞争力薄弱等情况未有改变。”

现实的情况则更为严峻,游久旗下多款游戏因各种原因处于停运状态。据了解,负责游久游戏主业运营的全资子公司为游久时代,其推出的新品游戏《星际冲突》和《暗黑封魔录》因运营数据远低于预期,最终不得不终止运营。另一方面由于争议纠纷,游久时代营收所依赖的重度手游《君临天下》也被停止运营。半年报显示,游久时代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 583.58 万元,净利润亏损 1781万元。

张焱表示:“对于中小型游戏厂商,2018年版号总量控制的影响具有一定延后性,没有版号储备的中小型厂商产品青黄不接,老游戏也都进入了衰退期,与此同时,游久也没有抓住国产游戏精品化的浪潮。”

与此同时,游久时代成立的电竞业务尚未能带来收入和利润就进行了调整。今年8月,参加穿越火线职业联赛CFPL的游久战队队长发布微博称,游久战队正式解体。

主营游戏业务见颓,来源于游戏业务的收入也大幅下降。游久半年报显示,其网络游戏营收同比下降90.57%;手游业务营收同比下降97.16%。“游戏营收具有周期性,目前来看,没有爆款出现的游久仅凭第四季度收入很难实现全年的扭亏。”张焱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游久也在三季报中表示,“根据目前市场环境和公司年初至本报告期末的营业收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较上年同期大幅下降等经营情况,公司预计年初至下一报告期期末的累计经营性净利润可能仍为亏损。”

责任编辑:王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