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最大的风险是什么?先来看看各大投行的预测

2020年最大的风险是什么?投资者对此表示深切关注,彭博社近日采访了各大投资银行和资产管理公司的领导人,请他们对2020年面临的风险做出评估。

高盛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David Solomon:

“我认为最大的风险与经济无关。政治环境存在许多不确定性,这可能导致企业在投资决策上犹豫不决。我不会说我们将要陷入衰退,但围绕政治前景的不确定性对经济或市场产生了负面影响。”

“在接下来的几年中,货币政策将继续成为人们关注的重点,我相信我们会回顾并吸取有关负利率影响的经验教训。”

凯雷投资集团联合首席执行官Kewsong Lee:

“对资本市场准入、跨境投资和资产所有权等方面的人为限制,可能会减缓经济增长,并导致重大流动性问题的出现,产生不可预测的、可能有害的市场后果。”

黑石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Stephen Schwarzman:

“经过一段时期的增长后,世界各地的经济正在放缓,但仍显示出韧性,尤其是在美国。降息甚至负利率的全球趋势有可能进一步损害经济增长。但是最大的短期风险仍然是地缘政治。任何数量的可见或不可预见的问题都可能动摇投资者的信心,并立即产生负面影响。”

富达国际首席执行官Anne Richards:

“负债券收益率现在是系统性问题。由于中央银行的利率处于最低水平,而美国国债的估值达到了100年来的最高水平,我们似乎已接近泡沫领域,但我们不知道这种泡沫将在何时或如何破裂。利率和收益率持续下降趋势的最终逆转可能会产生高度破坏性的后果——这是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包括美联储和欧洲央行在内的各国央行多次收回加息决定的原因之一。”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领域是流动性。资本在全球的流动面临着越来越多的壁垒的限制。例如欧盟-瑞士在上市证券交易问题上的口舌之争表明,政治分歧正蔓延至资本和贸易限制领域。”

哈里斯合伙公司副主席David Herro:

“任何削弱自由市场资本主义和私有产权的行动(无论是选举结果还是其他政治行动)都是最大的风险。作为投资者,解决方案与往常一样是寻求高质量和低估值的业务。”

瑞银集团董事长Axel Weber:

“我认为2020年的风险很高。例如:中东冲突,英国脱欧,美国大选,或者更广泛地说,当前全球经济疲软的加剧。然而,我最担心的并不是这些风险本身。这种下行风险是人们可以准备应对的已知挑战。更让我担心的是与这些风险相关的空前程度的不确定性。例如,我担心逆全球化的潜在负面后果,过去10年非常宽松的货币政策对金融和货币稳定的副作用,或者网络攻击的潜在系统性后果。作为一家银行,我们必须意识到这种风险,并在高度不确定的时期做好准备。”

安联全球投资公司首席执行官Andreas Utermann:

“新自由主义世界秩序的持续分裂。在战后的大部分时间里,世界从更自由的贸易和更畅通的资本流动中获益匪浅。获益者的人数明显多于失败者。我们希望,不断增加的贸易摩擦最终不会缩小这块蛋糕,使全球化输家的再分配变得更加困难,从而进一步使政治激进化。”

责任编辑:郭明煜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