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讨厌看空拼多多的人 我讨厌做事不认真的人

我不讨厌看空拼多多的人;我讨厌做事不认真的人

来源:互联网与娱乐怪盗团

今天傍晚,有朋友给我转发了一份看空拼多多的报告。这当然不是历史上第一份看空拼多多的报告,甚至不是今年第一份看空拼多多的报告;但是,它是中资券商发布的、用中文写的,所以在华语圈子里的传播速度很快。朋友问我:“你怎么看?”

我说:“如果我是拼多多,我要是回应它一个字,就算我输;就像你不会对你家门口那个龇牙咧嘴的流浪猫回应一个眼神。”

朋友笑了。今天晚上,在怪盗团的私密群(注:跟生意无关,纯粹是本团长的好朋友们聊天吐槽抢红包的体己群)中,这篇看空报告成为了最大的笑料来源。我们惊异地发现,这篇报告对收入增速(减速)的预测是“拍出来的”:明年下滑33%,后年下滑67%,这样一共下滑100%?嗯,好像作者没学过小学乘法……

昨晚重温了《命运石之门》第一集,还是神作啊

让本怪盗团说明一下自己的态度吧:任何股票都是可以看空的——腾讯、阿里巴巴、京东、美团、爱奇艺、B站、小米、百度、网易,当然包括拼多多。我讨厌的不是某种观点,而是做事不认真的态度:偷懒、不学习、投机取巧、拿刻板印象当真理,还语不惊人死不休。这种人,在中国存在,在外国也存在;在互联网行业存在,在投资圈存在,在路人甲乙丙丁中也存在。很多人太不认真,太自以为是,我每天都能遇到这样的人——不是在微信朋友圈遇到,就是在现实中遇到。

先说说本怪盗团团长是怎么研究拼多多的吧。一开始,我也觉得拼多多是骗局:东西太便宜;界面太low;依靠微信群的玩法带着浓厚的微商气息;据说假货很多;发展速度快到难以置信。作为一个住在北京二环内的单身青(中)年,我有一万个理由看空拼多多。于是,我把上述观点讲给了几位电商或互联网金融行业的朋友,他们分别就职于:京东;唯品会;微信支付;小米。(注:其中无人任职于阿里,是因为我当时尚没有阿里的好朋友,不是我不想问。)

出乎意料的是,他们异口同声的回答:“你错了!拼多多能够一路狂奔下去。”他们列举了多种理由:“五环外生意”还能做很久;微信的私域流量只有拼多多能有效利用;低价爆款逻辑特别适合获取新客;品牌商需要一个天猫之外的渠道,等等。我尊重专业人士,尊重那些在第一线打拼多年、积累丰富经验的人;我不想跟他们站在对立面。我问其中一个人:“那么,你觉得拼多多能增长到什么规模呢?”

对方想了想,回答:“以这种速度增长2-3年,慢慢减速,直至与同类公司增速相仿,你算算看,GMV应该是多少?”

我飞快地计算,给出了结果:“到1.5万亿或2万亿进入平稳增长期?或许有一天能达到3万亿?或许更大?”

对方看了一下我的计算过程,说:“听起来没毛病。对了,你应该在上面买点东西,因为他们家的东西比我们家的便宜。”

其实我个人更喜欢《命运石之门0》番剧

想约拼多多的人特别难,无论是IR/PR还是业务员工。直到去年11月,我才约到一个拼多多离职老员工,乐意跟我在上海喝杯茶。我当时又困又累,很想休假,PS4里有一堆没玩的游戏,旅行计划表上有无数没去过的目的地。但是我心想,那可是拼多多老员工啊,人家真的要跟我聊两个小时,这种机会不是每天、每个月都有的。第二天早上7点,我准时出门去赶8点的高铁。那天特别冷,我穿的呢子大衣扛不住严寒,上车之后喝了一杯热咖啡才缓过劲来。上海在下雨,为了赶时间,我从高铁站“站”(没有座位)地铁赶往浦东。地铁站外非常潮湿,我的鞋子进水了,袜子湿透了。可是,那是拼多多的老员工啊,他竟然愿意腾出两小时召见我了,就算天上下刀子也得去啊。我准时见到了他,度过了一个愉快的下午,学到了特别多的东西。当天深夜11:49我回到了北京。

我喜欢拼多多,我更喜欢学习。任何能够指教我的人,任何有料的人,任何从第一线带着拼杀经验回来的人,都是我极好的老师;他们愿意跟我吃饭、喝茶、喝咖啡,或者仅仅见面寒暄几句,对我而言都是荣誉。这与他们的职级或经验无关。我在腾讯游戏部门有几个很好的朋友,每次去深圳我会尽力约他们吃饭。他们全在科兴科学园上班,经常加班,晚饭时间不稳定。我总是争取尽早到达,在科兴南门找个地方喝奶茶;我现在对科兴附近的奶茶店可熟悉了!有一次,朋友调试游戏废寝忘食,我从五点等到八点半才见到他。他对迟到表示道歉,我说:“该道歉的人是我,该羞愧的人也是我——你们为了工作如此奋不顾身,我却在喝奶茶,还要问你一堆问题!”

令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跟一位刚认识的朋友(就是本文开始向我转发研究报告的朋友)约好在上海虹桥火车站见面。因为大家都很忙、都要赶高铁,前后只有半个多小时。我特意改签了当天最晚的一班,坐着出租车一路狂奔(这时候顾不上省钱了),又省出了15分钟。在短短的45分钟之内,我们聊了很多,我看到了前所未见的东西。这成了一段伟大友谊的开始,我每个星期都能从他那里学到很多、很多。

我没有助手那么聪明,只有自己试着当助手

是的,我知道有更投机取巧的做研究的方法。我知道有更省力的学习方法。我知道很多人不学习也能振振有词。我甚至知道他们具体是怎么做的。

他们认为,在微信朋友圈或看一看里面,刷一些自媒体的软文、黑文或新闻,就能了解互联网行业的真实情况。(他们是不是对自媒体有什么误解?)

他们认为,通过凯盛、六度咨询或者其他什么“专家服务网络”,能够以每小时2000-4000元的价格请到“大型互联网公司中层专家”到自己的办公室交流。(他们是不是对大型互联网公司有什么误解?)

他们认为,通过App Annie等第三方数据商获得的流水或用户数据就是最真实的数据,比从渠道或CP千辛万苦问到的还要靠谱。(他们是不是对第三方数据商有什么误解?)

他们认为,互联网大佬们接受记者采访时讲的话就是真理,各种街头“当事人爆料”也是真理;如果以上两者发生矛盾,那么先看到哪个,哪个就是真理。(他们是不是对真理有什么误解?)

最后,他们还坚定地认为,不玩拼多多也可以研究好拼多多,不玩快手也可以研究好快手,不玩游戏也可以研究好游戏,不看视频也可以研究好视频。(我真的想知道,尝试一下新鲜事物就这么难吗?)

经常会有人对我滔滔不绝地讲述他对互联网行业的看法(刻板印象):某家公司技术很强,某家公司山头林立,某家公司擅长并购,某家公司人才培养有问题……我会静静地听他说完,然后反问一句:“您讲的很有道理,但是,消息来源是什么呢?”

是啊,消息是第一手的吗?是可靠的第二手吗?是你自己通过多个信息源整理的吗?在我的追问之下,对方一般会支支吾吾地承认:那是从某个公众号/某个知乎问答/某个朋友的朋友的朋友那里看到的。也就是说,毫无价值。

坚持做正确的事情,你会发现自己很孤独

我不想做没有价值的研究。我会发了疯一样地请互联网行业的朋友吃饭,吃到我体重超标;我会锲而不舍地请他们喝咖啡,喝到我咖啡因超标;我会不停地揪住他们聊微信,直到他们微信对我设置静音;我会反复向他们要最新产品的内测码,或者内部活动的邀请函,直到他们终于感动或者怜悯我了,给我一张票。当他们真的坐到我对面时,我除了耳朵,什么都没有戴。“把我当成小学生,告诉我真实发生的事情,无论多么琐碎。”不过,在他们讲完之后,如果有心向我询问什么,我也会尽最大努力提供一些自己知道的事情。

一个月以前,有位互联网圈外的投资人朋友要我向他介绍某互联网公司的“创始人或高级管理者”。我问他:“您想见他们做什么呢?”他说:“想了解一下公司的大致情况。”很快,我发现他其实对该公司所知甚少。

于是我说:“您不必去见他们的创始人(虽然我认识他)。找几个第一线的员工,或者公司战略/投资方面的人,随便聊聊在公司工作的感受,以及自己在做什么。我绝大部分时间花在跟这样的人打交道上,每次都比从管理层的官样文章学到的更多。我还可以找个小朋友带我们进去逛逛,吃吃他们的食堂,听听各个部门的员工在吐槽什么。我可以陪你一起去,因为我也想去。我一直想当一天他们的编外员工呢。”

对方不太置信,疑惑地问我:“这样真的有用吗?那些级别职位不高的人懂得什么呢?”我说:“只要他比我们懂得多,那就够了。”可惜,最后我没能说服他成行。

天知道我把多少时间花在了跟各种各样的互联网行业的朋友喝茶上面。昨天我花了六个半小时——是的,六个半小时,主要了解网红电商带货这个话题。上个星期我白天在深圳开各种各样的会,只有星期三、星期四晚上找到机会见互联网行业的朋友,分别花费了三个小时。我就是这样做研究的。我觉得自己做的很不够,在无关紧要的事情上浪费了太多精力,有些时候太想当然,而且也不是每次都能约到我想结交的人。

时间太少,任务太重,就像有人用枪指着你的脑袋

所以,你知道本怪盗团团长为什么无法容忍搞笑的研究了。你知道本团长为什么对错误的观点、偷懒的态度嗤之以鼻了。你知道本团长为什么最忌讳“不认真”三个字了。

因为我花费了所有的工作和业余时间去学习,却还是学的不够好。昨晚我做的梦都跟快手和抖音的斗争有关。我真的会去玩那些毫无价值的买量刷榜手游。我每认识一个妹子就会追问她“用不用拼多多”“看不看李佳琦”(这就是我相亲失败的理由)。我去五线小城市看天鹅的时候会认真寻找京东便利店(结果我TMD就没看到传说中的天鹅)。我向很多网文读者/作者询问过他们为什么喜欢/写作某一类型的网文(结果我现在自己开始写了)。

我很认真,所以我容不得不认真的态度。

我很认真却还没有做好,所以我知道不认真更做不好。

我认识太多认真的互联网人,所以每当我想偷懒,我就发自内心的羞愧。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认真。

你也可以选择相信那些每篇标价1万、2万、4万、8万的软文/黑文。

你也可以选择相信每小时2000-4000元能请到腾讯/阿里/字节跳动的“专家”。(还记得吗?阿里P8年薪170万!)

你也可以选择完全依赖某个你听说过或没听说过的第三方咨询公司的数据。

你也可以选择不做草根调研、不试用产品、不从生活中学习,整天坐在玻璃写字楼里自命不凡。

是的,人是自由的,到底该怎么做,归我们自己选择。我们同时也要承担这些选择的后果。

El Psy Kangroo.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陈志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