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缩、破产、出逃,日本数币交易或进一步降杠杆

原标题:收缩、破产、出逃,日本数币交易或进一步降杠杆 来源:链得得

摘要: 金融厅“大脑”提议数字货币交易杠杆控制在2倍,近期日本各大交易所状况不断,日本数字交易市场主力们力求转型。

图片来源@unsplash

上周,日本金融厅审议会代表中岛真治发推特表示,自己已经向金融厅提议将数字货币交易杠杆控制在2倍以内。链得得在之前的报道中多次提到中岛真治,作为日本金融厅智囊团成员、日本数字货币的舆论领袖之一,中岛的提议很可能受到金融厅的拥护。

100倍、25倍、4倍、2倍,没有最低只有更低

2019年5月底,日本金融厅通过了《金融商品交易法案》修订案,将在2020年4月开始执行。链得得也曾分析过,在数字货币交易业协会(JVCEA)旗下的正规军们,都必须将交易杠杆控制在4倍以内。这在当时行业平均25倍、甚至有交易所高达100倍杠杆的现状下,引发了大量的不满。

很明显,这一规定将直接影响到占日本数字货币交易市场80%的保证金交易业务,摧毁了投资者的热情。

但是,据中岛真治的言论,金融厅甚至会考虑将杠杆压到2倍以下。而且,《金商法》修订案还表示,交易所必须在冷钱包中存放热钱包中等值的数字货币,防止事故发生后无法及时应对。

这无疑给日本数字货币交易所无形增添好几个枷锁。金融厅时常入驻式检查,高达280项的汇报细则,交易所的管理成本大大增加。再加上不断涌现新的正规军和预备军的市场争夺(目前在排队申请牌照和等同交易所的队伍已经排了100多家)。

2019年9月,日本金融厅批准了Line的数字货币交易所LVC的申请。随后,乐天参战,雅虎也借着收购TAOTAO交易所直接参战,日本数字货币交易市场呈现出两主在国际市场厮杀(Liquid和bitFlyer交易所),巨头撑腰的10几家在日本国内厮杀的混乱场景。

各种寒流直接导致数字货币交易市场的参与者们信心全无。上周,109.44亿日元负债额的数字货币交易量化公司Bitmaster破产就是直接影响。

冷热钱包储备金准备困难

除了交易所,量化交易公司近日也传来噩耗。位于鹿儿岛市的加密资产销售公司Bitmaster于本月22日向东京地方法院提出破产申请,总负债额为109.44亿日元。该公司成立于1986年5月,原本专注于葬礼服务,在比特币高潮的2017年5月更名,将其业务改为数字货币量化服务公司。

虽然本次破产申请的部分原因在于8月的鹿儿岛市Bitmaster总部发生了大火,但Bitmaster表示,

“数字货币市场涨跌幅度太大,再加上比特币市场价格(相比于以前)涨幅过大,购买与用户所存等值、等量的比特币变得越来越困难。”

各大交易所为了应对市场缩小,竞争对手增加的局面,也开始自寻出路。

Coincheck换帅,转型欧美市场

巨额资金流失事件之后,Coincheck这个全球第一梯队数字货币交易所贱价卖给了Monex集团。但是在11月22日,根据Coincheck公告,一直兼任Coincheck的社长、同时也是Monex集团CFO的胜屋敏彦辞任Coincheck的职务,换由一直在美国打市场的莲尾聪担任,一手创立Coincheck的和田晃一良仍旧为副总。

2018年,莲尾聪在Monex集团旗下数字货币交易所TradeStation Group任职,主攻美国市场。莲尾葱接任后的主要战略目标,一定是放在欧美市场,这也是日本市场见底的被迫之举。

Liquid超过bitFlyer成为日本交易量第一

但是欧美市场也并不好打,Coincheck事件之后,一直是日本2虎之一的bitFlyer就一直把重心放在美国。早早就在加尼福尼亚设立分公司,并在英国等欧洲市场频频发出动静。但是据链得得App行情数据统计,目前从实际战况来看bitFlyer的交易量,在本季度甚至不如将市场放在东南亚的Liquid交易所。

但是总体来看,2019年年底的生死存亡之战后的《金商法》修订案实施对交易所的桎梏,没有做好十足准备的业界从业者,将会很难生存下去。

]article_adlist-->

责任编辑:孟然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