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爷谈李洪元事件:大象踩了他一脚

原标题:兽爷丨大象踩了他一脚

来源:兽楼处

2017年9月4日,华为总裁办发出了一封由任正非签署的电子邮件。这封邮件里,一名叫梁山广的员工,因为举报内部创新造假,被任正非点名升职两级,并指派一名高管保证他:

免受打击报复。

这封邮件鼓舞了华为上上下下很多人。也是那一年,一个“胖子”,在会议室门口堵住了任正非。

这个人叫李洪元。他也要“清君侧”,反映自己部门的情况。

但任正非告诉他,先找别的领导反映。李洪元就给任正非讲了范睢说秦昭王的典故。在这个典故里,范睢是绕过丞相反映问题的。

这故事很感人,但并没有打动任正非。

越级反映问题的李洪元的命运,与梁山广有着天差之别。

2018年初,李洪元从华为离职。2018年的12月15日,他被深圳警方以涉嫌泄露商业机密拘留。一同进去的,还有4位华为前同事。

华为总部旁的深圳市龙岗看守所,是这家公司重要的新员工教育基地。新员工们排队走过二层,从没有玻璃的天窗俯瞰他们曾经的同事。

有时候,目瞪口呆的新人们走出看守所后,老员工们会露出会心的微笑:

习惯就好。

251天后,李洪元走出了这座看守所。如果不是手里的录音存了很多份,这个数字可能会更长。

1

即使遭此厄运,李洪元对自己的定位自始至终都没变:

我对华为有功。

2016年底,李洪元在一封匿名举报信中,向华为高层反映了自己所在的逆变电器业务存在造假问题,虚构合同高达上亿美元。

作为一名在华为工作了11年的员工,李洪元对这个巨大的金额感觉到极度担忧:

决定替老板把这个摊子守住。

尽管是匿名举报,在举报信发出之后,李洪元的小主管身份被撸掉了。申请招人被拒,申请借调部门也不批:

肯定是暴露了。

参观过龙岗看守所、也经常在华为心声论坛上浏览同事遭遇的李洪元,感觉事情正在起变化。于是他做了一个事后被证明是无比正确的决定:

买一支录音笔。

2017年底,李洪元知道了自己合同到期,公司将不再续约的决定。李洪元表示理解公司决定,但把劳动法看了一遍的他,要求公司给予应得补偿。

2018年1月31日下午,李洪元和人力资源部长何承东及HR袁红开始了一场关于离职赔偿的谈判,李洪元按下了录音笔上的红色按钮。

最开始,这是一场亲切友好的谈判。李洪元先是表示自己理解公司决定,愿意离职,还提出了公司绩效评价方式的改进建议。

谈到赔偿金额时,李洪元要求拿到2017年的年终奖,并写入离职赔偿合同。而何承东则表示,这是法务部门规定的文书格式不能改,但自己一定会在年终奖发放时,把钱给李洪元。

谈判的整个过程不时传出笑声,完全没有听到任何威胁。只是在年终奖的发放时间和方式上,有过一个小时的拉扯,两人劝李洪元:

你要相信组织。

最终,李洪元选择相信组织。在这份税前补偿41万的离职赔偿合同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离职之后的李洪元回老家照顾生病的爷爷。2018年春节刚过,他收到了袁红的通知,要求他必须赶回深圳:

领取赔偿和办理手续。

此时,李洪元最初的举报在2018年2月2日换来了十多名该业务高管被通报处罚。

离职手续已经办完了,赔偿不能转账吗?带着疑惑,李洪元赶回了深圳,并于3月8日签署了一份确认书,确认书第二条写到:

华为公司委托员工周婷向李洪元支付离职经济补偿款税后共计304742元。

当晚,收到钱的李洪元发现给自己转账的账户是个人账户,他向华为HR热线核实自己的离职赔偿有没有缴税,没有得到答复。之后,他找到了深圳税务局反映情况。

2018年9月,税务局通知李洪元,华为已经补缴了税款。

李洪元没有等来组织口头承诺的年终奖。他打电话给何承东,后者说:

你干的那么差,还好意思找我要年终奖。

因为没能拿到年终奖,加之此前谈判时何承东承诺年终奖一定会发放给李洪元,李洪元随即申请劳动仲裁,但这一步并没有成功。2018年11月8日,李洪元向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2

2018年12月15日,华为公司委托法务袁鑫,以李洪元伙同他人以泄露商业机密向公司索要离职赔偿为由,向深圳警方报案。

很快,李洪元被警方带走。本应该出席劳动争议上诉的他,被法院做了撤诉处理。

令人不解的是,一同被带走的,还有和李洪元在一个离职员工群的4名华为前同事。

接到逮捕通知书的李洪元被告知,华为向深圳警方报案称,他在2018年1月31日到何承东办公室,威胁给予30万元人民币,否则将会把逆变电器造假的业务公之于众。

华为方面后来跟何承东做了切割。他们官方称这起所谓的敲诈勒索案,是HR何承东为了掩盖业务造假事实,自掏腰包,盗用公司公章,向李洪元支付了赔偿款。

华为在提交给警方的说明函中表示,何承东于2018年3月13日已经被华为方面免除人力资源部长职务,5月31日起,何承东不再担任网络能源产品线的管理人员。

然而根据转账人员何某的供述,这30万元,有10万是何承东自行转账,20万元是华为部门的工作经费,由何承东使用和支配。

李洪元觉得华为的报案逻辑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首先,何承东表示自己在1月底被敲诈勒索,然而在2月2日,华为的处罚决定已经将逆变器业务造假公之于众,为什么3月8日还给自己转钱?

第二,如果真的是何承东个人行为,华为为什么为个人行为补缴了税款:

你见过被敲诈勒索还去缴税的吗?

但后来,华为向深圳市税务局要回了这笔税款,说是搞错了。

李洪元说,他被捕时,一同带走的,还有那支存放有自己无罪录音的录音笔。出狱后,录音也还在录音笔里。

然而这支录音笔,为何没有成为让李洪元被直接释放的证据,反而需要李洪元再度从后来供职的公司平安保险的电脑里调取录音,成了一个谜。

在被关押整整4个月之后,李洪元见到了妻子给自己雇佣的律师后,说出了憋了4个月的话:

我在平安保险工作的时候,谈判录音存在了电脑里。

在妻子和律师的努力下,录音得以上交检察院。

2019年4月19日和5月17日,检察院两次驳回了警方的审查起诉请求,要求再查。

今年7月4日,警方在对何承东的复讯过程中,他突然改了口供:

李洪元没有威胁过我。

何承东说,威胁的意思是由主管李鹏转达给自己的。李鹏的证词翻译过来只有三个字:

扯犊子。

但这并不妨碍警方第三次申报起诉。由于羁押期已满,检察院最终在今年8月22日做出了不予起诉的决定。

被关押了251天的李洪元,终于走出了龙岗看守所。

11月25日,深圳龙岗区检察院做出决定,赔偿李洪元人身自由损害赔偿金79300元,精神抚恤金27755元,共计107522.94元,并向华为发函,为其消除影响,恢复名誉。

3

直到现在,李洪元跟我聊时,仍然对任正非使用敬语。重获自由的他,最大的希望是和任正非面谈:

期望事后能占用您一个喝咖啡的时间,单独谈谈。

1998年三月,经过多次修正,华为通过了《华为基本法》。其中第二条写着:

认真负责和管理有效的员工是华为最大的财富。

梁山广和李洪元都认为自己是认真负责的,签过“奋斗者协议”,自愿放弃年假的华为员工们也都认为自己是认真负责的。

十年前,《新民周刊》报道过华为员工连续身故事件,他们记下了一长串的名字:

胡新宇、张立国、李栋兵、乔向英、张锐……

但这并不影响公司内部对任正非的崇拜。即便是李洪元,也坚持认为错在人力和法务:

任总身边有坏人。

昨天,任总身边的人没有带来道歉,他们告诉李洪元:

我们支持李洪元运用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权益,包括起诉华为。

大象踩你一脚,你可以踩回去。

这真是一个公正的回复。

李洪元事件时间线

李洪元向公司举报逆变电器业务造假

李洪元合约即将到期,主管明确公司将不再续约

李洪元同何承东、袁红进行离职谈判,达成一致

华为下达了对造假业务高管的处罚决定

李洪元赶回深圳,签写确认书,拿到周婷转入的赔偿

何承东被免除人力资源部长职务

何承东被免除网络能源生产线管理团队成员

深圳市税务局通知李洪元华为补缴了税款,李洪元向何承东去电,没有拿到年终奖,申请劳动仲裁

李洪元向龙岗区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华为以泄露商业机密罪报案,李洪元被拘留

华为再次补充报案资料,以敲诈勒索罪报案

李洪元被正式批捕

警方向检察院提起上诉

李洪元见到了代理律师和检察官,表示自己有录音证据,律师拿到了录音

检察院第一次驳回起诉

警方再次提请上诉

检察院再次驳回了警方的上诉请求

何承东更改了口供

重新申请上诉

检察院决定不予起诉,李洪元被释放

李洪元获得国家赔偿认定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赵慧芳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