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总比想法多 奥锐特IPO或面临四大障碍

原标题:问题,总比想法多,奥锐特IPO或面临四大障碍

来源:花朵财经

2019年5月21日,奥锐特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奥锐特”)发布招股说明书,拟登陆主板。奥锐特计划初期募集资金总额为3.88亿元,分别用于原料药生产线技改项目、特色原料药及配套设施建设项目以及中试试验中心项目等。

数据来源:奥锐特招股说明书

相关募投项目紧密围绕公司的主营业务:以呼吸系统类、心血管类、抗感染类和神经系统类为主的特色原料药和医药中间体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奥锐特除了销售自有产品外,也同时从事原料药及医药中间体的贸易业务。

总之,大家记住,1998年成立的奥锐特,就是卖原料药的。

这里,我们科普一下,医药行业可以被粗略的看为四大板块,包括医药技术与服务(概念)、原料药生产(初级品)、生物医药制造(成品)和医药流通销售(渠道)四个部分。

奥锐特所生产的产品,处于整个医药行业的中上游。

数据来源:奥锐特招股说明书

根据招股说明书披露,奥锐特服务的,都是国际上知名的药企,为他们提供医药化学品(原料药)。

按说,“走出去”的成功案例应该被资本市场青睐,值得大书特书。但是翻看企业的历史数据,花朵财经却了不起来,因为还有几个隐患等着上市公司去解释。

1

大股东长期隐身幕后,还因海外投资被外管局处罚

翻看公司的股权结构图,花朵财经的第一印象,是复杂。

数据来源:奥锐特招股说明书

公司控股股东为桐本投资,直接持有本公司 15,358.32 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 42.662%。

公司实际控制人为彭志恩,其通过桐本投资间接持有公司 42.662%的股权,通过天台铂融间接控制公司 2.752%的股权,通过天台铂恩间接控制公司 1.835%的股权,彭志恩合计控制公司 47.249%的股权。

除实控人外,对公司有重大影响的则是褚义舟家族。

褚义舟作为公司的副董事长其直接持有奥锐特31.19%的股份,其妻子刘美华直接持有奥锐特4.59%的股份。

公司于1998年成立,初始名称为浙江省天台县大古化工有限公司,而后在短短七年时间内,成了多次注册资本变更、经营业务的扩充以及企业法人和股东的变动。

数据来源:iFinD数据

直至2005年,奥锐特法人及董事正式变更为褚义舟的妻子刘美华,其夫妻二人对奥锐特合计持股46%,对公司的各项生产经营产生重大影响,

据企查查数据披露,同时间内另一重大大股东为:英属维尔京群岛奥锐特药业有限公司(AURISCO PHARMA)。

这家公司由彭志恩于2002年创立,当时持有奥锐特51%的股权。也就是说,彭志恩在此时已经成为奥锐特实际控制人,在AURISCO PHARMA的掩护下隐名操控奥锐特。

其此后的10多年里,奥锐特又是经历了多次股权变更和增资等,但是都没有动摇彭志恩和褚义舟家族的控制权。

到2016年11月,英属维尔京群岛奥锐特药业有限公司将其持有奥锐特51%的股权全部转让给桐本资本,奥锐特正式变更为内资企业,同时以桐本资本和英属维尔京群岛奥锐特药业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身份出现的彭志恩也正式走向了前台,并开始主导公司各类生产经营活动。

公司此次登陆主板市场,股权的85%却被褚义舟夫妻二人和一致行动人彭志恩把控。

偌大的上市公司,公司股权如此集中,不得不让公众对其内控制度以及有效执行情况产生质疑,相信“一言堂”的事情难以避免。

这种风险已经出现在国家外汇管理局对实控人的处罚问题上。

事件的起因,是在2005年8月,奥锐特有限公司办理外商投资企业外汇登记手续时,未如实披露AURISCO PHARMA(当时奥锐特的海外母公司)实际控制人为境内自然人(大股东彭志恩)。

随后,奥锐特以分红款的名义,在2017年1月向AURISCO PHARMA汇出66.0735万美元。

花朵财经比对公司上市时间线分析,这笔款项虽然数额不大,但极有可能是为了厘清奥锐特股权关系,进而为公司在国内上市进行操作所准备的款项。

这笔外汇汇出,是一个典型的IPO排雷动作。

这么做,毕竟违反了《国家外汇管理局关于境内居民通过特殊目的公司境外投融资及返程投资外汇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汇发[2014]37 号)第十五条的有关规定。所以,在2018 年9月27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天台县支局出具“天外管罚[2018]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责令发行人调回外汇,并对发行人处以罚款人民币 24.8 万元。

依靠24.8万元的处罚,来买回一张上市排雷护身符,似乎不亏。

但,这种“小动作”恰恰也从侧面证明公司内控制度还需要建设。大股东在海外究竟有多少家类似的公司?我们谁都不知道。

数据来源:企查查数据

2

冲击主板,营收却不及预期 还向关联方拆借资金

据公司招股书披露,公司的营业收入由其自产业务和贸易业务构成。

报告期内贸易业务占据公司总营业收入的比重一直维持在20%左右,对公司总的毛利率贡献份额为10%左右,营收结构一直较为稳定,波动不大。

数据来源:iFinD数据

数据来源:iFinD数据

据公司招股书披露,公司所涉及的自产业务中,主要以血管类药物和呼吸系统类原料药为主。2016年-2017年,二者合计占公司报告期内总营收的比重一直维持在60%左右,近年来有些下滑,也维持在50%上下。

但在毛利率的贡献水平上一直维持着较高比例,201-2017年一直维持在70%以上,在营收占比下降的情况下,2018年-2019年也一直维持在60%以上,是公司众多业务和产品中,毛利贡献的主打产品。

数据来源:iFinD数据

此外,据公司披露,其主要的客户都是一些国际大型制药公司,所生产的原料药和医药中间体,主要出口海外,公司产品远销欧洲、北美、南美以及非洲等地区,报告期内其外销比例一直维持在96%以上。

数据来源:iFinD数据

面对奥锐特如此之高的外销比例,我们不得不充分考虑紧张的国际贸易局势对其未来可持续经营能力的潜在影响。

此外,对于主营外销企业而言,我们也需要重点关注汇兑损益的波动,对公司报告期内经营业绩的影响。

对于奥锐特而言,由于报告期内人民币汇率波动,导致其2016年-2018年汇兑损益分别为-1423.97万元、1470.81万元以及-498.05万元。

较于2016年,2017年由于汇兑损益产生的对净利率的影响就有近3000万元,而2017年的净利润才不足4500万元。

长期来看,汇兑因素的较大变动会对公司的经营业绩产生重大影响。

从公司公布的报表数据看,外汇汇率的变动确实也影响了公司利润和营收的提高。

据公司解释,报告期内,公司产生的归母非经常性损益金额巨大,对公司净利润产生重大影响,2016年-2018年分别为-7761.18万元、-7034.54万元以及530.44万元,2016年和2017年的巨额非经常性损益主要源自当年发生的股份支付11098.52万元以及7397.40万元。剔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影响,公司报告期内归母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64亿元、1.15亿元以及1.31亿元,净利润仍旧呈现出明显的下降趋势。

数据来源:iFinD数据

据了解从2017年开始,伴随着奥锐特下游制剂产品原研药专利的到期,市场中逐渐出现了大量的仿制药,这进一步加大了公司所主打的单一产品市场竞争不断加剧。

因此,公司不得不通过调整原料药及中间体的销售价格应对市场变化。

报告期内,公司的整理毛利率下降明显,分别为51.66%、48.52%以及47.05%。此外,由汇率波动所产生的汇兑损益也对公司的各其业绩产生了重大影响。

为了应对汇率波动和原料药专利危机,公司本应需要更多的现金流来充实资本。但,我们看到的,却是大股东动用公司资金进行拆借。

数据来源:奥锐特招股说明书

l 2016年末,褚义舟出于其个人投资和消费等用途,从奥锐特借出本金及利息3738.92万元,其于2016年归还了公司全部资金及利息;

l 2016年,褚定军因资金周转等需求,从公司借走300万元,并于2016年底前支付了本息和。

并且,公司旗下各个子公司之间涉及转贷情形,也让外界对奥锐特现金流是否充裕存疑。

报告期内,发行人子公司扬州联澳存在通过关联方取得银行贷款的“转贷”情形,具体情况如下:

数据来源:iFinD数据

奥锐特在招股说明书中解释:扬州联澳当时运营资金较为紧张,向银行寻求贷款,银行出于风险控制,需要借款企业通过受托支付形式申请贷款,扬州联澳因上述转贷所取得的资金主要用于原材料采购、补充流动资金等日常生产经营资金周转需要。

3

研发、销售投入不足,管理费用激增,专利官司纠缠不清

奥锐特所处的赛道,本应是极为重视研发,但财报中的研发投入让花朵财经又看不懂了。

数据来源:iFinD数据

据公司招股书披露,公司为破解单一产品依赖等问题,逐步加大对科技研发的投入,研发费用不断提高,报告期内分别为0.17亿元、0.23亿元以及0.24亿元。

但相较于公司历年来用于股份支付的巨额管理费用支出而言,公司在研发费用上却显得过于吝啬。

奥锐特在报告期内的研发费用率虽然略有提升,但是也一直维持在5%以下。

据企查查数据显示,公司在2018年就曾因侵害发明专利而惹上官司。众所周知,对于医药行业企业,科技研发投入多少将会直接决定公司未来的成长性,奥锐特作为一个已经面临产品单一风险多年的药企,盈利之时,不积极投身于新产品的研制开发,而是总惦着上市分钱,这样的企业能走远吗?

4

环保事故频发 内控制度遭到质疑

奥锐特的主要产品是特色原料药及医药中间体等化学制剂,生产加工过程中离不开三废的排放。

虽说截止至招股书披露之时,奥锐特已经按相关法律法规要求,使“三废”的排放达到了环保规定的标准。

但未来随着国家经济增长模式的转变,将会逐步加强对环保的要求,同时奥锐特所面临的的环保投入等成本也会不断增加,如果发生严重事故,甚至会面临企业限产、停产等情况,从而对公司的可持续经营产生重大影响。

据了解,奥锐特曾于2016年因施工车间未充分履行环境影响评价文件的审批程序,而受到扬州市邗江区环保局的处罚。

“扬州市邗江区环境保护局于 2016 年 9 月 14 日向扬州联澳作出“扬邗环罚[2016]32 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责令扬州联澳停止精烘包车间厂区内搬迁改造项目的建设,并对扬州联澳处以罚款 10 万元。”

此外,作为化学制剂生产企业,安全生产等问题更需得到足够的重视。

据了解,在2019年8月15日,奥锐特厂区因发生安全事故,致使两位员工抢救无效死亡。奥锐特受到政府部门处罚的同时,在后续进行了安全生产整改并相应建立了一些安全防范机制。据了解,这不是奥锐特因为安全生产等第一次受到行政处罚。远在2016年,其就因厂区内未积极执行消防值班制度而被当地消防大队处罚。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王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