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越之戒:对巨头的反思

原标题:优越之戒:对巨头的反思

在新经济时代,一批站在信息化、网络化、智能化潮头的公司为推动经济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社会的高度好评,对其未来也有更高期许。

而当它们越来越强大,自我感觉越来越好,并且具备了前所未有的资源掌控力与影响力的时候,如果自身意识不到“有多大影响,就有多大责任”,往往就会出现反噬、异化、谮妄等现象。

优越者,如果缺乏敬畏之心,很可能走向优越之败。

全球在反思

我们的社会日益受到如下两个基本事实的影响:

1、作为新经济最集中和最广泛代表的数字经济,其规模已占国民经济的1/3以上。数字化的知识和信息成为关键生产要素,数字化应用几乎遍及所有日常生活。

2、人们对数字经济的隐私泄露、基因技术的伦理难题、人工智能的就业替代、数字鸿沟造成的分化与不平等,有着越来越深的焦虑。

这不只是中国的问题,也是全球的问题。

苏世民,全球最大资产管理机构之一的黑石集团创始人,不久前在接受《财新》采访时说,这个世界越来越关注技术,人类的价值观终将经受考验,技术走得太快,可能对社会造成损害,“我认识的参与过互联网最早构建的人士,无不对开发了互联网略感后悔。”人们越来越短视,分歧越来越深,社交媒体极具破坏性。“所以对于人工智能,我们必须妥善处理,以防这项技术凌驾于社会之上。”

孙正义,全球助推新经济的著名旗手,则开始对独角兽进行公司治理层面的反思。

2010年成立的共享办公公司WeWork曾是孙正义最得意的投资之一,估值一度达到470亿美元,但在过去几个月,WeWork备受投资者对其财务及盈利能力的质疑,其创始人纽曼也辞去了CEO一职。孙正义的软银从最初投资WeWork,至今共投入130亿美元以上,而目前对应的股权价值只有70亿美元。

孙正义说,“我在许多投资判断上表现糟糕,已经深刻反思。”就WeWork而言,“这场灾难迫使软银向WeWork追加注资95亿美元,而纽曼带走了超过10亿美元的奖金。”他说他从WeWork的经历中吸取了几条教训,包括不让创始人控制公司董事会和投票权的重要性。

苏世民和孙正义从社会和公司治理角度的反思,可以称为ESG视角的反思。

ESG是国际通行的一种关注环境、社会、公司治理而非财务绩效的投资理念与企业评价标准。E指环境,S指社会,G指公司治理。和ESG类似的说法是可持续发展。

新经济要反思

前天(12月2日),2019中国可持续发展金融论坛暨博时中证可持续发展100ETF产品发布会在上海举办。该指数以沪深300指数成份股为样本池,评选出100只在经济(E)、社会(S)、环境(E)、治理(G)方面综合价值高的上市公司编制而成。它不是只看单一的财务绩效,而引入更加多维的评价视角。

我在论坛上和华兴资本董事长包凡进行了交流。华兴资本是中国领先的服务新经济的金融机构。包凡从ESG的角度做了如下剖析。

“过去这20年我主要是跟新经济打交道。我的世界跟ESG离得比较远,但在接触了ESG之后有很多新的感受。以前做新经济的人往往带着一种天然的优越感,觉得自己做的都是创新的东西,绿色的东西,不制造污染。但深入思考后,也未必如此。

“把ESG三个字拆开一下。第一个是E,环境。这几年有很多所谓‘绿色能源’。但就拿电动汽车这件事,真的对环境有帮助吗?仔细分析未必如此。(作者注:电动汽车在车辆生产环节中产生的能源消耗和温室气体排放量远高于传统燃油汽车,退役电池也存在二次污染。)

“放到更大的层面,新经济背后是不断发展的计算能力,随着计算能力的提高,人类对能源的需求也越来越高。计算能力对应的就是能源。现在一些挖矿的区块链企业都建在电厂附近。很多新的商业模式背后都是巨大的算力。谁来提供这些能源?这些能源能不能可持续发展?都是要探讨的。小到外卖的问题,每天三四千万单的外卖,盒子、塑料袋对环境的影响到底如何评估?

“再谈一下S,社会。新经济里面的新媒体的话语权现在很大,尤其是在年轻人中间。比如一个消费者喜欢垃圾食品,媒体就天天给他推送垃圾食品的内容,加强他已有的偏好。作为社会化媒体平台,是不是应该承担社会责任?很多企业给自己的定位是平台,说上面的内容没法控制。但如果上面有假新闻,出现了负面引导,平台肯定是有责任的。当然,怎么肩负起这个责任值得商榷。

“最后一点,是G,公司治理。新经济企业很强调创始人的作用,比如上市时还要有所谓‘超级投票权’。当年在美国,有超级投票权的只是极少数特别优秀的互联网企业。到今天发现,去美国上市的中概股几乎都拿到了超级投票权。这对企业的可持续发展都是正向影响吗?未必如此。”

(作者注:超级投票权能让公司创始人享有比股比更多的表决权,并拥有选择董事会成员等自由。其负面影响是即使公司出现问题和丑闻,也无法对关键岗位进行调整,无法在短时间内撼动创始人的地位。)

在包凡看来,ESG的投资原则不仅可以应用在二级市场,也应该在一级市场探索。就像一个孩子,年轻的时候价值观不正确,成人时要改过来就很难。特别是今天新经济的规模已经很大了,已经是主流了,更应增强社会责任意识,向善而行。如果不是这样,长期看也有很大“监管风险”,因为政府是要代表社会发声的,如果企业影响到社会福祉,政府不可能只看经济回报而无动于衷。

包凡认为,美国政府对于谷歌、Facebook都在加强监管,搞国会听证,这是一种对抗式的关系,通过对抗达到平衡。中国则有希望通过企业的自觉、社会的监督(包括进行基于事实的定量评估)、政府的宏观调控,实现企业和社会需求的平衡。

华为何时反思

科技巨头华为正处在一场舆论争议之中。在华为工作了12年的前员工李洪元离职后,因为离职赔偿款的问题,被公司举报敲诈勒索,在公安局羁押了251天,后被无罪释放。今年11月李洪元获得了深圳市龙岗区检察院赔偿的107752.94元,包括人身自由损害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同时,龙岗区检察院承诺向李洪元原工作单位(华为)和李洪元父亲所在的单位发函,消除影响,恢复名誉。

此事在网上发酵后,引发了极大反响。12月2日,华为对此事首次回应如下:华为有权利,也有义务,并基于事实对于涉嫌违法的行为向司法机关举报。我们尊重司法机关,包括公安、检察院和法院的决定。如果李洪元认为他的权益受到了损害,我们支持他运用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权益,包括起诉华为。这也体现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法治精神。

对华为的这个回应,可以做如下简评:

第一句话表明,是华为公司举报了李洪元。这是一种公司行为。也就是说,对于李洪元的命运,华为公司是直接相关者。

第二句话表明,华为公司尊重司法机关的决定。决定是什么?经龙岗区人民检察院审查并退回补充侦查,仍然认为深圳市公安局认定的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决定对李洪元不起诉。李洪元无罪释放,龙岗区人民检察院还出具了刑事赔偿决定书,决定对李洪元予以国家赔偿。所以说,至少到目前的法定事实就是,把人家羁押了251天,造成了伤害,要给予国家补偿,国家搞错了也要补偿。那么,华为到底准备以什么样的实际态度,来体现对这个决定的尊重呢?回应中究竟有没有尊重的气息呢?

检察院为什么做出了不起诉的决定呢?因为在李洪元涉嫌敲诈勒索一案中,公安机关除了三份证人证言外,没有直接证据证明他存在以举报部门主管违法要挟公司支付经济补偿金的行为,而且即使存在该行为,也难以认定构成敲诈勒索罪。因为认定构成敲诈勒索罪需要具备两个要件,行为人要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并且要使用威胁或者要挟的手段,逼迫他人交付财物。而李洪元向公司主张经济补偿金的行为,不具有非法性。

第三句话,“如果李洪元的权利受到了伤害”,请注意,不是“如果”,是已经发生的事实。如果“251”还不是伤害,那什么是伤害?

还是第三句话,“华为支持他运用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权益”。意思是,你去告我啊。请注意,李洪元早已在用法律维护自己的权益,否则他可能还在被羁押,未来他如何维护权益是法律给他的权利。华为要考虑的是:在这个过程中,自己需不需要反思?需不需要向公众说清楚?这也是全社会关心的问题。从回应看,有一丝一毫反思气息吗?

第四句话,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确实,现代文明的基石就是人人平等,法人和自然人平等(企业和普通员工平等),大大小小的法人平等。但更重要的,人人平等不仅是一种法律制度的安排,也是一种信仰和文化,是一种行为方式。有人指责李洪元在和人力资源主管对话时悄悄录音,其实如果没有这个录音,他可能今天就被判刑了。员工为什么要录音,这是他保护自己的最后方法。在现实中,大企业和员工真的平等吗?

企业大到一定程度,社会就是它最大的利益相关者(stakeholder),而社会对于一个企业的印象的形成,并不只是看财务数字和广告宣传,也不只是看给员工发了多少钱。文明是有一些基本的、共通的情感的。伤害了这种情感,企业的形象必定会大大减分。

万得资讯董事长陆风在可持续发展金融论坛上说,万得作为ESG数据的提供方之一,除了搜集公司披露的报告外,还会实时从舆情以及各种数据来源上,不断丰富ESG的数据。目前互联网搜集数据的技术已经非常发达了,公司任何一个行为和动作都会导致在数据上面的评分的提升和降低,如员工与公司的纠纷,一个客户购买的家具甲醛超标,都会被记录下来。

一个企业出现负面舆情,不是和社会好好沟通,而是删帖,堵塞公众耳目,这不仅不可能,也是对企业打造的透明、欢迎社会批评等形象的反讽。

一位新经济公司的企业家在评述华为的回应时说:“我们都是做企业的,自此劳动合同法出来后大家都被搞的很烦,估计每个老板都处理过员工离职纠纷。但烦归烦,最后还是要按法律办。如果一个企业可以随便让公权力为一己之私服务,这个国家就没有一个企业和企业家是安全的。如果一个员工的基本权利能得到保障,企业和企业家的生命权和财产权才有希望得到保障。”

总之,最近发生的一系列和新经济、超级独角兽、科技巨头相关的新闻,提醒我们,无论它们多么优秀,都必须戒骄戒躁,知止有度。从社会到政府、媒体,在该提醒和批评的时候就要提醒和批评。

商业是文明的助推器,但当我们的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被某些商业力量所伤及,我们必须站出来呼吁。

一个失败的社会不会有成功的企业,同样,不尊重环境、社会和治理的企业,也不可能塑造出成功的社会。

这话可能言重了,那就当作一种预警式的提醒吧。

责任编辑:覃肄灵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