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版奥巴马”退出美国大选:我不是富翁,筹资太难

原标题:“女版奥巴马”退出美国大选:我不是富翁,筹资太难

经过一个多月艰难的竞选,加利福尼亚州民主党参议员贺锦丽(Kamala Harris)当地时间3日宣布退出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

“在过去的几天里,我从各个角度做了理性的分析,这是我一生中最艰难的决定之一。”贺锦丽在声明中说,“我的竞选活动根本没有继续下去的财务资源。我不是亿万富翁,无法资助自己的竞选。在竞选阶段要筹到支持我们竞选的资金已经越来越难。”

不像奥巴马的“女版奥巴马”

贺锦丽的退选并不让外界感到意外。虽然她一度曾是民主党阵营的领跑者,还曾因在电视辩论中成功呛声党内资深政客、同为候选人的拜登,她甚至还被美国总统特朗普称为是“民主党竞选阵营中的最佳表现者”。

55岁的贺锦丽是牙买加与印度移民的后代,拥有非洲裔与亚裔的双重身份。她在今年1月20日马丁·路德·金纪念日宣布参选,因为和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一样拥有多元身份,也是前律师和国会参议员,因而被称为“女版奥巴马”。

2016年希拉里代表民主党竞选总统后,美国会不会真的迎来一位女总统一直是2020年大选的热门话题。从去年年初开始,除贺锦丽之外,马萨诸塞州联邦参议员沃伦(Elizabeth Warren)、纽约州民主党参议员陆天娜(Kirsten Gillibrand)、明尼苏达州的女性联邦参议员克洛布彻(Amy Klobuchar)、夏威夷州联邦众议员加巴德(Tulsi Gabbard),以及女性畅销书作家威廉姆森(Marianne Williamson)等六位女性候选人先后宣布参选。到目前为止,陆天娜和贺锦丽已经宣布退选。

美国保守派新闻评论员爱普斯坦(Ethan Epstein)曾认为,虽然外界一直把贺锦丽同奥巴马相比,他们却是完全不同类型的政治候选人,在竞选上其实基本没有共同点,也决定了他们竞选会有不同的结果。爱普斯坦认为,在2007年到2008年竞选期间,奥巴马有非常清晰的竞选理念:反对伊拉克战争、希望扩大政府医保范围、大力主推环境政策。

然而,在普泼斯坦看来,贺锦丽的最大问题在于,她从未有过一个清晰的竞选理念,她在核心的“全民医保是否允许私人公司参与”的问题上立场反复;在改革美国司法体系的问题上也多次改变观点;在其他竞选对手表示同意她的观点时,她甚至犯下了竞选的“大忌”,忘了去攻击认同她观点的竞争对手。

“她的立场是什么?她的竞选理念是什么?她为什么参加总统竞选?很多选民甚至到现在都不知道。”民主党民意测验专家费德曼(Diane Feldman)如此表示。

同奥巴马在当时竞选中吸引了大量的非洲裔选民相比,贺锦丽在非洲裔选民中的支持率却一直不高。而民主党阵营的领跑者拜登在非洲裔美国人中拥有很高的支持率。“在非洲裔选民中得不到支持就意味着,她很难建立压倒性的优势。而她本就在白人选民中呼声不高,非洲裔选民更无法认同她‘能够取代拜登’。”费德曼说。

被选民放弃

在1月宣布参选之后,贺锦丽的竞选吸引了大量的年轻民主党进步人士和中间派选民。在6月电视辩论的强势表现之后,贺锦丽的民调支持率一度攀升到两位数,但是在最近几个月里,她的支持率和筹款数目都落在前几位候选人之后,还在近期出现了筹款停滞不前的问题,甚至传出了她的前员工抱怨竞选团队对员工待遇不佳等消息。

根据联邦选举委员会的财务报告,贺锦丽在9月底的时候筹款总额为900万美元,沃伦当时筹款接近2600万美元。

有关贺锦丽退选的传闻从11月就开始传出。在过去1个月的时间里,贺锦丽竞选团队先后关掉大部分提前投票州的竞选办公室并遣散了大量竞选雇员。她的民调支持率也随着筹款额持续下降。

有政治分析人士认为,贺锦丽竞选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出现在9月,在当月的筹款中,南本德市长布蒂吉格、桑德斯、沃伦和拜登在加州的筹款总额都超过“主场作战”的贺锦丽,其中桑德斯和沃伦的筹款大多是来自草根阶层的小额款项,这也被视为那些加州的传统捐款金主已经放弃了贺锦丽,转而支持布蒂吉格和拜登,而进步派的支持者则选择捐款给沃伦和桑德,如果贺锦丽不退选,她很有可能会在加州的初选中被其他人击败。

民主党策略人士佩尼(Joel Payne)表示:“贺锦丽的初始意图是,她选择站在民主党的中间,认为她既能吸引进步派也能吸引温和派。结果,她很不幸地将自己同这两个群体的大量支持者都分离开来,因为大家都认为她缺少一个核心政治理念。”

责任编辑:孟然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