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报解读 | 郎酒股份:实控人汪俊林“弃医从商” 重整上市之路募资超70亿元

(图片来源:郎酒股份官微)

一级市场财报解读,关注发行进程

地处赤水河畔的古蔺县二郎镇,属于“中国白酒金三角”酱香型白酒优势产区,而四川郎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郎酒股份”)的主要生产基地便位于此地,其“郎”牌白酒因地成名。6月5日,证监会预先披露了郎酒股份的上市“排队”申请。

而回顾历史,作为郎酒股份的实控人,汪俊林弃医从商“投身”于白酒事业,在其“掌舵”下,郎酒股份近年来净利润实现暴涨。而其携“靓丽”业绩冲击上市的背后,郎酒股份的资产负债率居高不下远超同行,偿债压力高企。此外,郎酒股份还曾一度处于失血状态。此番上市,郎酒股份募资超70亿元,过半数募资金额用于扩张产能。

 

一、实控人汪俊林弃医从商,合计控股76.7%

此番上市,郎酒股份合作的保荐机构为广发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审计机构为四川华信(集团)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为北京市中伦律师事务所。

据招股书,郎酒股份的控股股东为四川郎酒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郎酒集团”),持股比例为61.7%。而汪俊林通过郎酒集团间接控制郎酒股份61.7%股权,直接持有郎酒股份15%的股权,合计控制郎酒股份76.7%的股权,系郎酒股份的实际控制人。

截至招股书签署日2020年5月25日,郎酒股份共有九名股东,除了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外,分别为Crystal Glitter Limited、汪俊刚、博裕三期(上海)股权投资合伙企业、Apsif Pte Ltd、周良骥、邓利平、江祖明。

而观其董监高的情况,郎酒股份董事会共有9名董事,其中独立董事3名;监事会共有3人,高级管理人员共有9人。

汪俊林,本科学历,为郎酒股份的现任董事长;其历任泸州医学院附属中医院医生,成都恩威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研究所所长;现任泸州宝光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光集团”)执行董事兼总经理,郎酒集团董事长,泸州宝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成都万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四川郎信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董事。

刘毅,博士研究生学历,现任郎酒股份副董事长,历任成都无缝钢管厂助理工程师,华夏证券有限公司投资银行部经理,华西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投资部经理,四川宝光药业科技开发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宝光集团副总裁等。

汪博炜,取得香港长期居留权,硕士研究生学历,现任郎酒股份副董事长、子公司郎酒国际发展(香港)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曾任云南北方奥雷德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工程师,美国金汤宝公司实习品牌经理,美国第一资本银行高级运营分析师,纽约人寿保险高级运营分析师,郎酒股份董事长助理、董事会秘书等。

付饶,硕士研究生学历,现任郎酒股份的董事、总经理;曾任泸州市梓橦路小学教师,泸州有线电视台记者、编辑等。

需要指出的是,郎酒股份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汪俊林与副董事长汪博炜为父子关系,与股东汪俊刚为兄弟关系;汪俊林与张燕为配偶关系,而张燕持有宝光集团 1%的股权,间接持股郎酒股份。

 

二、以酱香酒系列产品为主,中高端白酒销售占比超九成

据招股书,郎酒股份成立于2007年8月9日,主营业务为“郎”牌白酒的研发、生产与销售,主要产品包括酱香、浓香、浓酱兼香型白酒。

报告期内,即2017-2019年,郎酒股份采用经销为主的销售模式,经销模式的销售占比分别为96.82%、96.66%和96.38%。

招股书显示,郎酒股份主营业务收入主要来源于以“青花郎”、“红花郎”、“郎牌特曲”以及“小郎酒”为代表的高端、次高端和中端白酒产品。

2017-2019年,高端白酒销售收入分别为73,891.22万元、192,680.5万元、319,734.31万元,占同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4.52%、25.88%、38.45%;次高端白酒销售收入分别为130,139.83万元、190,431.43万元、213,065.82万元,占同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5.57%、25.58%、25.62%;中端白酒销售收入分别为264,028.48万元、330,199.47万元、245,534.09万元,占同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1.87%、44.35%、29.53%。

也就是说,2017-2019年,前述三类产品合计实现销售收入468,059.54万元、713,311.41万元和778,334.22万元,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在90%以上,是郎酒股份主营业务收入的主要来源。

 

三、上游行业趋稳定,下游行业集中度低竞争激烈

据招股书,郎酒股份所处的白酒生产行业的上游行业主要是包装材料行业、粮食种植业等。

下游行业是白酒批发与零售业,主要包括经销商、酒店、商超、专卖店、电子商务平台等。白酒行业的最终下游为白酒消费者。

(图片来源:郎酒股份招股书)

招股书显示,上游行业中的包装材料行业,包装材料主要包括酒瓶、纸箱、纸盒、瓶盖、酒标等,包装印刷业处于完全竞争状态,供应商充足,白酒生产企业可供选择的包装材料供应商范围较广。

粮食种植业方面,近年来,通过稳定粮食种植面积、加大投入、提高农业生产的科技含量等措施实施,国内粮食产量稳定增长。另外,由于粮食成本占成品酒成本的比重较低,粮食价格波动对白酒企业的生产成本的影响较小。

值得一提的是,白酒行业下游产业主要为白酒批发与零售业,包括经销商、商店、商超、专卖店、电子商务平台等。批发与零售业通过直营或代销方式将产品最终销售至终端消费者。国内批发与零售行业企业数量众多,行业集中度低,市场竞争激烈,白酒生产企业可根据销售策略选择销售渠道。

 

四、净利润暴涨背后,资产负债率居高不下远超同行

近年来,郎酒股份业绩表现“亮眼”。

据招股书,2017年-2019 年,郎酒股份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51.16 亿元、74.79 亿元、83.48 亿元,2018-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46.18%、11.62%。

同期,郎酒股份净利润分别为3.02亿元、7.26亿元、24.44亿元,2018-2019年同比增长率分别达到140.1%、236.54%。

(图片来源:郎酒股份招股书)

而郎酒股份曾一度处于“失血”状态。

2017-2019年,郎酒股份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0.36亿元、7.6亿元、12.47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2017-2019年,郎酒股份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67.71%、75.38%和80.94%,2019年超过同行业可比公司毛利率均值,仅次于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州茅台”)和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泸州老窖”)。

需要注意的是,2017-2019年,郎酒股份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7.06%、67.02%、66.06%,远超同行均值。

同期,郎酒股份同行业可比公司贵州茅台、泸州老窖、宜宾五粮液股份有限公司、山西杏花村汾酒厂股份有限公司、安徽古井贡酒股份有限公司的负债率均值分别为29.59%、31.28%、33.58%。

对此,郎酒股份称,公司资产负债率较高原因包括产品生产周期较长,使得存货平均库龄逐渐增长、存货每年新增金额较大,导致长期占用较大金额的流动资金;可比公司为上市公司,已通过资本市场募集了发展所需资金,客观降低了流动负债需求,而公司目前正处在业务扩张期,需要不断通过自身经营积累和外部融资取得资金等。

 

五、前五大客户销售占比均不超1成,供应商集中度高企

据招股书,郎酒股份主要通过经销渠道对外销售,主要客户一般为各地区的酒类经销商。

2017-2019年,郎酒股份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占比分别为7.67%、5.17%、7.18%。

而郎酒股份生产所需原材料主要包括基酒、原粮及辅料、包装材料。

同期,郎酒股份对前五大原材料供应商的采购金额占原材料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52.51%、51.11%、55.06%。

 

六、募资超70亿元,过半用于扩张产能

此番上市,郎酒股份拟募集资金74.54亿元,计划分别用于投资“优质酱香型白酒产能建设项目”、“郎酒数字化运营建设项目”、“郎酒企业技术中心建设项目”、“优质浓香型、兼香白酒产能建设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

其中,“优质酱香型白酒产能建设项目”拟使用募集资金投资42.74亿元,项目计划建设周期为24个月,由全资子公司四川省古蔺郎酒厂有限公司实施,具体包括吴家沟基地技改项目(二期)、盘龙湾基地技改项目(二期)、二郎基地技改项目、郎酒龙安生态制曲建设项目及郎酒天宝峰包装仓储中心项目,预计达产后,每年将合计新增优质酱香型基酒产能22,700吨,加上目前在建的吴家沟基地技改项目(一期)达产后,届时其酱香型基酒总产能将超过50,000吨。

郎酒股份称,该项目的建设能够有效解决公司现有酱香型基酒酿造、曲药配套、包装、仓储能力不足的问题,通过引入成熟、先进的酱香型基酒酿造、曲药生产工艺技术和设备,提升公司基酒酿造、曲药生产、储存勾调、包装仓储环节的生产能力和管理水平,推动基酒质量品质的提高,同时提高生产效率,降低生产能耗,控制酱香型白酒的生产成本,进而提升产品的整体品质和市场竞争力。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