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 | 超越环保逾六千万元采购额真实性存疑 通过个体户供应商转贷千万元

《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 陆北/作者 映蔚 洪力/风控

商业银行贷款作为常规的融资方式,是一家企业绕不过的筹资行为,其中,为补充“弹药”,企业涉及转贷行为的案例并不鲜见。而2019年,安徽超越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超越环保”)曾通过其供应商转贷1千万元。

而在上述千万元转贷的交易中,涉及的供应商系一家个体工商户,超越环保曾与该供应商“撞号”,且该供应商2019年电话背后持有人指向超越环保办公室主任刘爱琴,超越环保与该供应商关系或“不一般”。反观其业绩表现并不“给力”,2019年,超越环保的营收增速下滑,净利润陷入负增长;另一方面,超越环保的“零人”供应商撑起超六千万元采购额,双方交易数据真实性存疑。

 

一、净利润“开倒车”,平均净资产收益率逐年走低

2019年,超越环保业绩表现并不“给力”,其营收增速下滑,净利润负增长。

据超越环保签署日为2021年1月10日的招股说明书(以下简称“招股书”),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超越环保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69亿元、2.38亿元、2.58亿元、1.1亿元,净利润分别为4,985.8万元、10,632.31万元、8,293.64万元、4,313.33万元。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研究,2018-2019年,超越环保的营业收入分别同比增长40.89%、8.52%,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113.25%、-22%。

而净利润“开倒车”的另一面,2019年,超越环保收现比、净现比均小于1。

据招股书,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超越环保经营活动现金流入小计分别为1.83亿元、2.44亿元、2.33亿元、1.14亿元。即同期,超越环保的收现比分别为1.09、1.02、0.9、1.04。

据招股书,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超越环保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3,707.09万元、7,849.23万元、6,074.14万元、4,386.91万元。即同期,超越环保的净现比分别为0.74、0.74、0.73、1.02。

值得一提的是,报告期内,超越环保平均净资产收益率逐年走低。

据招股书,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超越环保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为88.55%、67.08%、45%、11.67%。

2019年,超越环保的净现比、收现比均小于1,且报告期内其平均净资产收益率逐年走低,其业绩表现或并不“给力”。此外,超越环保的“零人”供应商撑起超六千万元采购额,采购数据真实性存疑。

 

二、“零人”供应商撑起超六千万元采购额,交易数据真实性存疑

供应商的遴选机制与与企业的生产、营销等活动息息相关。2017-2019年,超越环保的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和危废处置辅助材料第一大供应商,其社保缴纳人数常年为0人。

据招股书,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超越环保对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和危废处置辅助材料的采购中,合肥协和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合肥协和”)分别为超越环保的第一大、第一大、第一大、第三大供应商。同期,超越环保对其采购废弃电器电子产品的金额分别为1,759.94万元、1,904.96万元、2,212.89万元、427.33万元,采购占比分别为32.31%、36.04%、30.99%、19.58%。

即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超越环保对合肥协和累计采购金额为6,305.12万元。

而实际上,2016-2019年,合肥协和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且曾与超过200家企业“撞号”。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合肥协和成立于2016年12月1日,系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独资),法人是魏茂明,经营范围包括废旧物资回收及销售等,其股东、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是魏茂明,监事是黄茂富。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6-2019年,合肥协和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企业联系电话均为0551-64271283,企业电子邮箱为1943895748@qq.com。

据公开信息,合肥协和股东、执行董事兼总经理魏茂明,并其他持股公司。截至2021年4月20日,曾使用0551-64271283作为企业联系电话的企业有250家,其中包括合肥展航财务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展航财务”)。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展航财务成立于2013年3月25日,法人是许琴,经营范围是财务信息咨询、企业注册事务咨询、商标注册事务咨询、网站建设。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6年、2018年,展航财务的企业联系电话均为0551-64271283;2016-2018年,展航财务的企业电子邮箱为1943895748@qq.com。

可见,供应商合肥协和不仅2016-2019年的社保缴纳人数为0人,且其或曾与超200家企业“撞号”,其中惊现财务公司。而报告期内,超越环保对合肥协和采购超六千万元。

此外,“零人”供应商不止合肥协和一家。

据招股书,2019年及2020年1-6月,安徽志度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徽志度”)分别为超越环保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和危废处置辅助材料第二大、第五大供应商,采购类别系废弃电器电子产品,采购金额分别为1,341.6万元、167.02万元,合计1,508.62万元。同期,采购占比分别为18.79%、7.65%。

需要指出的是,2018-2019年,安徽志度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且成立不到三年便注销。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安徽志度成立于2018年9月19日,系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独资),法人是罗宁,经营范围包括环保技术开发等,其股东、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是罗宁,监事是曾惠兰。安徽志度已于2021年1月19日注销,注销原因为其他原因。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8-2019年,安徽志度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据公开信息,安徽志度股东、执行董事兼总经理罗宁,并无其他持股公司。

据招股书,2020年5月,超越环保与安徽志度合作终止。

也就是说,安徽志度成立次年即成为超越环保的第二大供应商,交易金额超千万元,且2018-2019年社保缴纳人数为0人,即从成立到注销,安徽志度或系“零人”公司。合肥协和与安徽志度均现“零人”异象,千万元采购额的真实性或遭“拷问”。

 

三、通过个体户供应商转贷1千万元,超越环保与该供应商曾“撞号”或关系匪浅

企业电话是企业对外重要的联系方式,其在企业对外的人员与业务往来中有着重要的作用。而超越环保曾与其一家供应商“撞号”,且该供应商2019年电话背后持有人指向超越环保办公室主任刘爱琴,且超越环保还通过该供应商转贷1千万元,超越环保与该供应商关系或“不一般”。

据招股书,滁州市德宁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滁州德宁”),滁州德宁系超越环保的员工持股平台,其合伙人均为超越环保员工,持有超越环保3%的股份,实际控制人为刘爱琴。

且招股书显示,滁州德宁实际控制人、超越环保办公室主任刘爱琴的私人联系方式,可以关联到滁州市三力和工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力和工贸”)、滁州市汇众商贸有限公司。刘爱琴并非超越环保关联自然人,且不控制三力和工贸,根据上市规则等相关规定三力和工贸并非超越环保关联方。

2017年,超越环保与三力和工贸存在业务来往,三力和工贸对外主营业务为废旧家电采购以及塑料回收,故超越环保向其采购废旧家电,同时超越环保少部分家电拆解后产生的废旧塑料销售给三力和用于废旧塑料再利用。2018年至今,超越环保与三力和工贸并无发生业务往来。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三力和工贸成立于2012年8月20日,股东分别为韩章萍、李家霞,法人是韩章萍,经营范围是塑料、有色金属、废旧电器回收、销售。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6年,三力和工贸的联系电话为0550-3510980,2017-2019年,其联系电话为13955000122;2016-2019年,三力和工贸的电子邮箱是626186384@qq.com。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6年及2018年,超越环保的联系电话为13955000122,电子邮箱是626186384@qq.com。2017及2019年,超越环保的联系电话为0550-3510980,2017年电子邮箱是ahcy_z001@163.com,2019年电子邮箱是liuaiqin@ah-cy.cn。

且《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通过支付宝平台搜索“13955000122”,该电话号码对应的账号名为“爱琴(**琴)”;通过搜索QQ账号“626186384”,对应的用户名为“刘爱琴”。

由上述情形可见,2018年,超越环保和三力和工贸的电话、邮箱相同,分别为13955000122、626186384@qq.com,招股书显示超越环保办公室主任刘爱琴的私人联系方式可以关联到三力和工贸,且通过支付宝账号及QQ账号搜索用户名均指向刘爱琴,则13955000122和626186384@qq.com或是刘爱琴的私人联系方式。

需要关注的是,超越环保另外一家供应商2019年使用的企业联系电话同样是13955000122。

据招股书,2018-2019年,滁州市南谯区立双家电回收经营部(以下简称“滁州立双”)是超越环保电子废物拆解处理业务的第五大、第四大供应商。2018-2019年及2020年1-6月,超越环保对其采购废旧家电的金额分别为92.46万元、49.1万元、17.24万元。

且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超越环保与滁州立双均有合作,因交易金额较小,滁州立双未进2020年1-6月前五大名单。即报告期内,超越环保对滁州立双的采购额合计为158.8万元。

据招股书及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滁州立双成立于2017年11月13日,为个体工商户,经营者为濮立双。滁州立双与超越环保从2017年开始合作,开发过程是2017年经朋友介绍开始合作。

而超越环保曾通过供应商滁州立双转贷上千万元。

据招股书,2019年3月,超越环保以对滁州立双支付采购材料为由,向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滁州分行申请流动资金借款,提取1,000万元支付给滁州立双,用于支付货款;用于支付2018年12月10.35万元货款,2019年3月22.06 万元货款,2019年4月5.29万元货款。

2019年5月,滁州立双将962.3万元退还给超越环保,超越环保将其均用于日常经营活动,且已于2019年12月23日提前归还该笔贷款并支付了相应利息。

且据公开信息,2019年,滁州立双的联系电话是13955000122。

这意味着,报告期内,超越环保对滁州立双的采购额合计为158.8万元,2019年其以对滁州立双支付采购材料为由,通过滁州立双贷获获取银行贷款1千万元,而用于支付货款共37.7万元?倘若其以支付采购货款为由向银行贷款1千万元,为何报告期内超越环保对滁州立双的采购额,却远低于上述转贷金额?

而观滁州立双本身,其成立当年便开始与超越环保合作,通过超越环保办公室主任刘爱琴的联系方式来看,供应商三力和工贸2017-2019年的联系电话、供应商滁州立双2019年的联系电话、超越环保2016年及2018年的联系电话均为13955000122,而该电话的持有人均指向超越环保办公室主任刘爱琴,超越环保与滁州立双之间的交易或现“熟人关系网”。

滴水石穿,非一日之功。面对上述种种问题,超越环保此次能否顺利拿到资本市场的“入场券”?《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将进一步研究。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