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 | 世华新材下游陷出货量负增长窘境 少计提坏账准备涉嫌美化报表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青云/研究员 映蔚 洪力/编审

当前,5G的普及给终端设备的升级带来了全新挑战,其影响“辐射”的行业包括新材料产业。2019年,国内新材料行业产值规模,由2011年的0.8万亿元增长至4.5万亿元,预计到2021年,总产值将超过7万亿元。而一枚硬币有正反两面,受限于技术积累相对薄弱,国内功能性材料厂商普遍面临着严峻的市场竞争形势,未来苏州世华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世华新材”)能否“迎难而上”?

反观其身后,世华新材应用于苹果终端的销售总额占比近九成,或对苹果公司构成“依赖”,且前五大客户销售占比超近八成,存在客户集中度高企的风险。与此同时,2019年,其所“依赖”的苹果公司在全球智能手机的市场占有率下滑,在此背景下,世华新材主要产品产销量也难掩下滑“颓势”,其未来成长能力如何?尚未可知。不仅如此,涉嫌美化报表、采购数据真实性存疑等,系世华新材需直面的问题之一。

 

一、营业收入“开倒车”,毛利率走低且不及同行

坐落于苏州市吴江区的世华新材,已成立逾10载,2019年,其营业收入“开倒车”。

2017-2019年,世华新材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34亿元、2.56亿元、2.41亿元,2018-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9.58%、-5.93%。

2017-2019年,世华新材的净利润分别为9,325.76万元、5,473.73万元、8,158.42万元,2018-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41.31%、49.05%。

不仅营收陷入负增长,其毛利率也并不“理想”。近年来,世华新材综合毛利率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水平,且呈下滑趋势。

据招股书,2017-2019年,世华新材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61.82%、60.17%、59.32%。

同期,世华新联同行业可比公司广州方邦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方邦股份”)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73.17%、71.67%、67.29%,江苏斯迪克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斯迪克”)可比产品毛利率分别为52.34%、62.95%、64.34%。

2017-2019年,上述同行业可比公司的平均毛利率为62.76%、67.31%、65.82%。

此外,2019年,世华新材的“造血”能力减弱。

2017-2019年,世华新材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6,053.34万元、9,118.94万元、7,401.32万元。

2017-2019年,世华新材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为110.23%、49.07%、30.1%。

 

二、近九成收入“依赖”苹果公司,客户集中度高企

值得关注的是,世华新材近九成收入或“依赖”苹果公司。

据招股书,世华新材主要从事功能性材料的研发、生产及销售,主要产品包括精密制程应用材料、电子复合功能材料和光电显示模组材料,下游主要为消费电子设备行业。

报告期内,世华新材通过各主要客户向苹果公司供货。

2017-2019年,世华新材产品应用于苹果终端的销售总额分别为2.17亿元、2.39亿元、2.11亿元,占同期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92.91%、93.27%、87.65%。

2019年,世华新材产品应用于苹果终端的销售总额占比尽管有所下降,但仍接近九成。

另一方面,报告期内,世华新材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占比近八成,对第一大客户迈锐集团的销售占比超五成,客户集中度高企。

2017-2019年,世华新材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金额分别为2.08亿元、2.17亿元、1.91亿元,占同期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89.12%、84.86%、79.08%。

其中,2017-2019年,迈锐集团均为世华新材第一大客户,世华新材对其的销售金额分别为1.63亿元、1.57亿元、1.31亿元,占同期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69.72%、61.09%、54.23%。

也就是说,不仅客户集中度高企,世华新材产品应用于苹果终端的销售总额占比近九成,其或对苹果公司及其产业链构成“依赖”。

 

三、下游行业遇冷现出货量负增长“窘境”,成长能力或承压

除此之外,近年来,世华新材主要产品的产销量双双下滑。

2017-2019年,世华新材主要产品的产量分别为2,585.41万平方米、2,450.06万平方米、2,241.61万平方米,2018-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5.24%、-8.51%。

同期,世华新材主要产品的销量分别为2,477.98万平方米、2,493.73万平方米、2,139.47万平方米,2018-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0.64%、-14.21%。

无独有偶,世华新材主要产品的产能利用率也呈下滑趋势。

2017-2019年,世华新材主要产品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125.34%、85.66%、75.94%。

产销量下滑,或是由于世华新材所依赖的苹果公司2019年智能手机市场占有率下滑,而同行其他厂商的市场份额上升。

据IDC数据,以出货量来计算,2018-2019年,苹果公司智能手机的全球市场份额分别为14.9%、13.9%。

同期,其他智能手机厂商,以出货量计算,如华为智能手机的全球市场份额分别为14.7%、17.6%,三星智能手机的全球市场份额分别为20.8%、21.6%,小米智能手机的全球市场份额分别为8.5%、9.2%。

雪上加霜的是,世华新材下游行业陷入出货量负增长“窘境”。

据招股书,世华新材的产品主要应用于以智能手机终端为代表的消费电子领域。

据工信部数据,2015-2019年,国内智能手机出货量分别为4.57亿部、5.22亿部、4.61亿部、3.9亿部、3.72亿部,同期分别同比增长17.7%、14%、-11.6%、-15.5%、-4.7%。

2020年1-6月,叠加疫情影响,国内智能手机出货量为1.49亿部,同比下降16.1%。

这意味着,近年来,国内智能手机出货量逐年下滑,而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也呈现负增长的态势。

据招股书援引自IDC数据,2015-2019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分别为14.37亿部、14.73亿部、14.66亿部、13.95亿部、13.71亿部,2016-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2.51%、-0.48%、-4.84%、-1.72%。

由此不难看出,近年来世华新材营业收入“开倒车”,毛利率呈下滑趋势。与此同时,世华新材下游行业“遇冷”,智能手机出货量连年负增长,其主要产品产销量难掩下滑“颓势”,世华新材的成长能力或承压,而其存在的问题不止于此。

 

四、审计机构频“吃”警示函,或难勤勉尽责

值得一提的是,世华新材聘请的审计机构黑历史“缠身”,或难勤勉尽责。

据招股书,此番上市,世华新材聘请的审计机构为公证天业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以下简称“公证天业”)。

据证监会【行政监管措施】(2020)49号文件,在对江苏蓝丰生物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蓝丰生化”)2016年年报进行审计的过程中,公证天业在实施控制测试时,已发现蓝丰生化出纳与会计岗位为同一人,存在不相容岗位未分离的情形。但公证天业未针对上述控制偏差设计和实施进一步审计程序,直接信赖了出纳提供的未经银行盖章的对账单,及其自行编制的银行余额调节表,导致未能及时发现出纳存在占用蓝丰生化资金的情形。2020年5月8日,公证天业及相关签字注册会计师被江苏证监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督管理措施。

不宁唯是,据证监会【行政监管措施】(2020)18号文件,2020年2月10日,公证天业作为远程电缆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年度报告的审计机构,在执业的过程中,因存在“未及时对总体审计策略及具体审计计划进行更新和修改”、“舞弊风险评估与应对程序执行不到位”、“预计负债审计程序执行不到位”等问题,被江苏证监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督管理措施,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据股转系统发(2018)281号文件,2018年3月4日,公证天业因在对挂牌公司山东天利和软件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利和”)2015年年报审计过程中,认为天利和自2015年11月至12月期间存在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占用资金情形,但未在2016年出具的《资金占用情况的专项说明》中充分列示资金占用详细情况,未能勤勉尽责提供审计服务,未规范履行信息披露义务,而被全国股转公司采取要求提交书面承诺的自律监管措施。

由此可见,2018年,公证天业曾因在审计过程中未能勤勉尽责而被全国股转公司要求提交书面承诺,而后在2020年,公证天业又多次因审计过程中存在多个问题而频频“吃”警示函,世华新材聘请此类公司作为审计机构,其能否难勤勉尽责?或要“打个问号”。

 

五、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计提比例低于行业水平,涉嫌“美化”报表

需要指出的是,世华新材应收账款的坏账准备计提比例低于行业水平,涉嫌美化报表。

据招股书,2017-2019年,世华新材6个月内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8,366.02万元、7,678.92万元、8,554.27万元,占同期应收账款的比重分别为99.94%、99.96%、99.74%。

招股书显示,世华新材称,其报告期内应收账款期末账面余额中,绝大部分账龄在6个月以内,公司应收账款账龄结构合理。此外,世华新材对于6个月内的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计提比例为2%。

然而,世华新材同行业可比公司方邦股份和斯迪克对于6个月内的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计提比例均为5%。即世华新材对于6个月内的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计提比例低于同行可比公司水平。

若按5%的计提比例计算,2017-2019年,世华新材的坏账准备计提比例需分别多计提250.98万元、230.37万元、256.63万元,占同期净利润的比重分别为2.69%、4.21%、3.15%。

由上述情形表明,世华新材对于6个月内的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计提比例低于同行可比公司水平,会计政策或过于宽松,涉嫌“美化”报表。

 

六、第一大外协厂商社保人数骤减或为“零人”公司,采购数据真实性存疑

问题还未结束,世华新材第一大外协厂商社保缴纳人数骤减为0人,令人费解。

据招股书,2017-2018年,昆山新明成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明成”)分别为世华新材第三大、第一大外协加工厂商,世华新材向其采购的金额分别为59.84万元、170.3万元。

而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新明成成立于2016年1月19日,控股股东为周二风。2017-2019年,新明成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11人、0人、0人。

此外,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周二风还控股苏州荣讯达电子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荣迅达”),荣迅达成立于2014年11月1日,2019年,其社保缴纳人数仅为1人。

而且,2018年,荣迅达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被苏州市吴中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这表明,2018年新明成的社保缴纳人数从11人骤减为0人,而同年世华新材向其的采购金额反上升,且新明成“一跃”成为世华新材第一大外协加工厂商。值得注意的是,新明成控股股东周二风所控股的其他公司社保缴纳人数也仅为1人,向此类公司采购,世华新材采购数据的真实性存疑。

合抱之木,生于毫末。面临上述种种问题,世华新材能否获得市场的认可?仍是个未知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