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 | 开普检测:采购数据未披露涉嫌信披违规 募投项目或“新瓶装旧酒”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修远/作者 沐灵 映蔚 洪力/风控

以工业化为开端,全球检验检测行业在工业时代以来,便作为一个独立的行业开始发展。2019年,全球检验检测行业需求从2009年的741亿欧元,提升至2,053亿欧元。发展的同时,地区分布不平衡、细分领域竞争状况差异大等问题也层出不迭。而许昌开普检测研究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开普检测”)能否以察时变?

此番上市,开普检测144.14万元的采购金额未披露,是否涉嫌信披违规?成立当年便成为前五大供应商之一的公司,或曾系开普检测董事、总经理李亚萍的弟媳持股又担任高管的公司,即该供应商或系其历史关联方,而开普检测对这段关系“讳莫如深”,令人费解。与此同时,其土地使用权建筑面积,或比昔日建设项目建筑面积少逾3.8万平方米;早在2019年已投入使用的10米法电波暗室,与其募投项目中的“实现电波暗室从3米法到10米法的升级”建设内容矛盾,其募投项目或“新瓶装旧酒”。

 

一、供应商或系历史关联方,“隐而不宣”涉嫌选择性披露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研究发现,开普检测供应商洛阳协众汇创电气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洛阳协众”),成立当年便“跻身”开普检测前五大供应商队列。

2017-2019年,洛阳协众分别为开普检测第三大、 第三大、第四大供应商。开普检测向其采购金额分别为56.1万元、120.24万元、39.39万元。

然而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开信息显示,洛阳协众成立于2017年7月31日,即2017年,洛阳协众成立当年便成为开普检测的第三大供应商。

需要指出的是,洛阳协众曾是开普检测关联方,而开普检测却未将其认定为历史关联方,或存“蹊跷”。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洛阳协众成立于2017年7月31日。彼时,洛阳协众股东分别为王彩侠、李红军、许飞、高伊辉、张华伟,其中王彩侠持股比例为41.71%,系第一大股东。同时,王彩侠、许飞、张华伟、李红军系洛阳协众的高级管理人员。因此王彩侠或对洛阳协众施加重大影响。

2018年2月6日,王彩侠退出洛阳协众股东、高级管理人员行列。洛阳协众股东以及高级管理人员变更为李红军、张华伟、高伊辉、许飞4人。

由此可见,2017年7月31日-2018年2月6日期间,王彩侠或既系洛阳协众第一大股东,又是高级管理人员,或能对洛阳协众施加重大影响。

与此同时,王彩侠或是开普检测关联方。

据招股书,洛阳浦成电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洛阳浦成”)是开普检测董事、总经理李亚萍的弟媳王彩侠担任执行董事的公司,2018年2月26日,王彩侠不再担任洛阳浦成执行董事,洛阳浦成曾系开普检测的关联方。

同样地,2017年7月31日-2018年2月6日,王彩侠系洛阳协众的股东及高级管理人员,洛阳协众或应系开普检测的关联方。然而开普检测招股书中,在报告期内2017-2019年,开普检测并未将洛阳协众列为关联方或历史关联方。

不仅如此,在2017年7月31日洛阳协众成立之前,王彩侠或已系李亚萍的直系亲属。

据招股书,王彩侠担任执行董事的洛阳浦成,与开普检测的关联期限为2017年1月1日-2019年2月26日。而王彩侠退出洛阳浦成的时间为2018年2月26日。

即由于王彩侠与李亚萍的亲属关系,洛阳浦成系开普检测的关联方,根据上述关联期限,至少在2017年1月1日,王彩侠已成为李亚萍的弟媳。

那么,洛阳协众与开普检测构成关联方的时间,或应与洛阳浦成跟开普检测构成关联方的时间接近。

2018年2月26日,王彩侠退出洛阳浦成股东以及高管之列,而洛阳浦成与开普检测的关联关系结束于2019年2月26日。王彩侠退出后,洛阳浦成的股东分别为高伊辉、许飞、张华伟、李红军4人。

而王彩侠退出洛阳协众的时间为2018年2月6日,与王彩侠退出洛阳浦成的时间2018年2月26日接近。并且王彩侠退出洛阳协众与洛阳浦成后,洛阳协众仍在位的股东与洛阳浦成一致,同样为高伊辉、许飞、张华伟、李红军4人。

在上述情形之下,洛阳协众与开普检测构成关联方的时间,是否应该在2017年1月1日-2019年2月6日期间?不得而知。而为何招股书对这段关系“讳莫如深”?尚未可知。

 

二、144.14万元采购金额未披露,涉嫌信披违规

问题并未结束,开普检测采购金额为144.14万元的供应商或未披露。

据郑州胜龙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胜龙股份”)2018年年报,2018年,开普检测是胜龙股份第五大客户,胜龙股份对开普检测的销售金额为144.14万元,占年度销售总额的比例为8.18%。

然而开普检测招股书中,却未见胜龙股份“踪影”。

据招股书,2018年,开普检测前五大供应商分别为许继集团有限公司及其下属单位、南方电网科学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洛阳协众、无锡宝威电子有限公司、广州赛宝计量检测中心服务有限公司,开普检测对上述五家公司的采购金额分别为259.31万元、157.28万元、120.24万元、70.29万元、30.28万元。

也就是说,胜龙股份2018年年报披露的144.14万元,比开普检测在招股书披露的其同期对第三大供应商的采购金额还多,即2018年,胜龙股份应系开普检测第三大供应商,然而令人不解的是,胜龙股份却并未出现在开普检测前五大供应商名单之中。

据招股书,2018年,开普检测会计政策变更仅涉及财务报表变化,并未涉及其2018年采购金额追溯调整。同时,报告期即2017-2019年,开普检测并不存在会计估计变更。此外,报告期内,开普检测也并未存在合并范围变化。

而据胜龙股份2018-2019年年报,其2018-2019年会计政策变更,仅涉及科目变化,并未涉及具体金额变更以及追溯调整,或并未对开普检测采购金额的确认产生影响。

 

三、土地使用权建筑面积或不及“昔日”建设项目建筑面积,缺口逾3.8万平方米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研究发现,开普检测一项名为“开普国家电工电子产品检测公共服务平台项目”建设用地面积存在的问题,同样值得关注。

据许昌市政府公开信息,2015年12月18日,“开普国家电工电子产品检测公共服务平台项目”(以下简称“公共服务平台项目”)开工仪式,在许昌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举行。该项目占地面积约为95亩,总投资5亿元。

据许昌市政府于2019年9月2日发布的信息,开普检测公共服务平台项目占地100亩,总投资额约5亿元,总建筑面积8.9万平方米,主要建设研发大楼、试验大楼、检测大楼以及配套附属设施等,2019年1月正式投入使用。

这意味着,开普检测公共服务平台项目于2015年开工建设,2019年1月建设完成并投入使用,建设地址位于许昌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其占地面积或由95亩增加至100亩。

然而开普检测招股书中,其拥有的土地使用权面积,却与该项目建设面积“对不上”。

据招股书,开普检测拥有的土地使用权共两处,其中开普检测的权证号为豫(2018)许昌市建安区不动产权第0000415号、第0000416号、第0000395号、第0000396号的土地使用权证书,坐落位置为尚集镇尚德路与周寨路交汇处。

据许昌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公开信息,许昌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规划区南至市主城区北外环及延长线,北至许昌县与长葛市行政边界,东至市主城区东外环北延(忠武路),西至规划建设的安信公路(新107国道),远期规划面积180平方公里。在行政区划上共涉及许昌县、魏都区,而许昌县涉及尚集镇、苏桥镇、河街乡、小召乡等4个乡镇。

并且,截至2019年年末,开普检测拥有的位于许昌市的土地使用权,仅有这一处。

也就是说,开普检测尚集镇尚德路与周寨路交汇处土地使用权的坐落位置,处在许昌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内,即该土地使用权所在地或系上述公共服务平台项目的建设地址。

且令人不解的是,官方披露的公共服务平台项目的占地面积为100亩,约等于66,666.67平方米。然而开普检测招股书披露的上述土地使用权面积仅为63,340平方米,比官方少了逾3,000平方米。

所拥有的土地使用权面积不足100亩,此前的公共服务平台项目是如何建设完毕的?其中开普检测是否夸大了其公共服务平台项目的占地面积?而另一方面,招股书披露的土地使用权面积是否“缩水”3,000平方米?均不得而知。

此外,开普检测公共服务平台项目的建筑面积,或也存“异象”。

据许昌市政府公开信息,开普检测公共服务平台项目的总建筑面积为8.9万平方米,并且公共服务平台项目已于2019年1月投入使用。

然而招股书显示,开普检测共拥有自有房产4处,地址均位于许昌市尚德路与周寨路交汇处。房产地址分别为“尚集镇尚德路与周寨路交汇处开普检测研究院二次设备检测大楼”、“尚集镇尚德路与周寨路交汇处开普检测研究院样品库”、“尚集镇尚德路与周寨路交汇处开普检测研究院辅助试验楼”、“尚集镇尚德路与周寨路交汇处开普检测研究院研发大楼”。

而开普检测披露的4处房产,对应的土地使用权证书分别为权证号为豫(2018)许昌市建安区不动产权第0000415号、第0000416号、第0000395号、第0000396号,与上述土地使用权的一致。而开普检测披露该4处房产的面积总和,与土地使用权占地面积前后相差12,503.88平方米。这意味着,开普检测披露的上述4项房产的面积或系建筑面积,而非占地面积。

上述房产总建筑面积为50,836.12平方米,即比官方信息公示的建筑面积,少了38,163.88平方米。

由上述情形或表明,开普检测土地使用权的建筑面积,或比昔日建设的公共服务平台项目建筑面积还少,缺口逾3.8万平方米。

 

四、募投项目与昔日建设项目或存重叠,10米法电波暗室“去哪了”

问题远未结束,此番上市,开普检测募投项目建设内容,与昔日建设项目或存“重叠”。

据许昌市政府2015年12月21日发布的公开信息,2015年12月18日,开普检测公共服务平台项目开工仪式在许昌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举行。该项目的亮点在于其电磁兼容试验研究中心10米法电波暗室,该暗室有着长22.5米、宽16.5米、高8米的空间。

然而开普检测本次上市的募投项目中,存在相同的建设内容。

据招股书,开普检测拟投入6.13亿元,分别用于华南基地(珠海)建设项目、总部基地升级建设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补充运营资金。

其中,“总部基地升级建设项目”拟投入1.17亿元,开普检测将打造国际一流的大型检测公共服务平台。可见,两项目名称存在相似之处。

此外,总部基地升级建设项目建成之后,在电磁兼容检测方面,实现电波暗室从3米法到10米法的升级。

而上述公开信息发布的时间为2015年12月21日,也就是说,截至2015年12月21日,开普检测或已拥有10米法的电波暗室。

据招股书,开普检测并未披露其已拥有10米法的电波暗室,而其关于10米法的电波暗室的描述,均涉及“计划建设”以及“升级”。此外,开普检测在招股书中表示,公司还将建设10米法电磁兼容检测平台,解决目前公司3米法暗室的转台直径较小、承重能力较弱、可测量样品外观较小等问题。

据招股书,开普检测表示其总部基地升级后,依靠新投入的10米法电波暗室,将扩展新型检测项目,提升检测能力;而开普检测总部基地升级建设项目建成后,在电磁兼容检测方面,将实现电波暗室从3米法到10米法的升级。

这意味着,开普检测此前或并未已建成的10米法电波暗室,或与上述许昌市政府官方信息矛盾。而通过总部基地升级建设项目,开普检测是否首次实现10米法电波暗室的升级?不得而知。

除建设内容存重叠部分,总部基地升级项目的建设地址,也与上述开普检测公共服务平台项目的地址相近。

据招股书,总部基地升级建设项目的建设地址为魏武大道以东、尚德路以南、周寨路以西。而公共服务平台项目的地址为许昌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地址接近。

已于2019年1月正式投入使用的共服务平台项目,已配备电磁兼容试验研究中心10米法电波暗室,而募投项目总部基地升级建设项目的建设内容包括“实现电波暗室从3米法到10米法的升级”,早在2019年已投入使用的10米法电波暗室去哪儿了?开普检测是否存在“新瓶装旧酒”的嫌疑?

无蜜不招彩蝶蜂,上述问题对于开普检测而言或非偶然,在资本市场的博弈下,其能否经受得住考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