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 | 传智教育:开启路演业绩暴跌受关注 “带病”上市七大问题成焦点

Photo by Kaleb Tap on Unsplash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付方/作者 沐灵 映蔚 洪力/风控

12月30日,江苏传智播客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传智教育”)将举行网上路演,受到广大投资者关注。此前,传智教育预测2020年全年业绩暴跌,营收及净利预测较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30.35%、-65.09%。而问题不止于此,传智教育此番或系“带病”上市,其背后存诸多“羁绊”。

徘徊在资本市场门外的传智教育,不仅被列入“黑名单”,涉嫌无证无照经营,其供应商质量也出现恶化的情况;而选择与“劣迹斑斑”施工单位合作,传智教育背后隐藏的隐患,或不容小觑。值得注意的是,传智教育招股书数据与年报数据“矛盾”,且其宣传语含保证性承诺,涉嫌违反广告法。需要指出的是,传智教育与昔日元老之间“故事”多,其昔日元老纷纷“自立门户”,与传智播客分夺市场,员工频繁跳槽或被挖去竞业公司,其职业培训业务或受影响,人才流失或系传智教育绕不过的“坎”。

 

一、昔日元老纷纷“自立门户”,与“老东家”分夺市场

回溯历史,传智教育的业务发展,最早可以追溯到2006年5月8日的北京传智播客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传智教育”),在业务上系传智教育的前身,在相关业务被继承后,成为传智教育的子公司。

2014年11月24日,传智教育原副总裁杨中科,在播客发布了一篇题为《我已离开传智教育,回归如鹏网》的文章,表明自己于2014年9月份辞去传智教育副总裁职务,回归如鹏网。

且杨中科在文中还表示,在传智教育的这五年中,看到这么多大学生毕业后拿出近半年的时间,花费万元去参加IT职业培训,为此感觉不安。杨中科认为,学生在大学空余期间学习技术更好,周期长,时间更加充分,比“临时抱佛脚”的突击式培训学的更扎实,因此回归如鹏网。

据《金证研》沪深资本组进一步研究发现,2014年8月25日,杨中科成立了北京如鹏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并进行公司化运作。

而作为一个专注于大学生的IT职业技能在线学习社区,如鹏网目前有Java培训班和.Net培训班等课程,与传智教育的业务或有重叠。

据传智教育招股书,IT 短期培训系传智教育的主要收入来源,其中,IT 短期培训包括IT线上培训业务,而IT线上培训业务主要依托“博学谷”在线教育平台开展。

值得注意的是,与传智教育分夺市场的,远不止杨中科创办的如鹏网一个。

据鸿学金信CEO蔡世友的认证微博,他于2015年3月14日,发布了一篇《告别传智,重新上路----近5年来的总结及未来5年的计划》的长文,提到自己将离开传智教育,重新创业。在文中,蔡智友还提到了曾一起在传智教育奋斗的同事,并对他们表示感谢之意。

而据《金证研》沪深资本组调查还发现,在上述蔡智友文章提及的同事中,有的至今还待在传智教育任职,而有的如马伦、李明杰、李南江已经自立门户。

据谦太祥和(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谦太祥和”)官网,2016年3月24日,原传智教育.Net学院院长、前端与移动开发学院院长马伦,创立了谦太祥和。且谦太祥和主营业务涵盖了IT软件开发领域的前端培训、大前端培训、全栈培训、DotNet培训、Java培训、Python培训等职业技能培训,与传智教育的业务模式具有相似性。

无独有偶,据公开信息,曾在传智教育任职的李明杰,创办了广州小码哥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小码哥教育如今是一家线上线下的教育出国及IT培训机构。

此外,公开信息显示,曾在传智教育任职的李南江,于2018年9月13日,创办了知播渔教育科技(上海)有限公司,旗下的指趣学院与传智教育存在相似的业务。

除了昔日元老纷纷“分道扬镳”且“自立门户”,员工也频繁跳槽或被挖角,传智教育或难留人才的问题,同样值得关注。

 

二、员工频繁跳槽至竞业公司,或遇人才流失难题

事实上,传智教育内部员工跳槽的问题也不容小觑,或对其培训业务产生重要影响。

据(2018)京01民终6714号文件,2014年8月25日,担任传智教育JAVA学院部门讲师的段海涛,与传智教育签订3年的劳动合同,而后双方又签订了《保密与竞业限制协议书》。

2016年1月,段海涛担任传智教育北京研究院课程研究员,负责大数据课程的研发工作,同年10月31日,段海涛因个人原因提出离职申请。

而后,传智教育发现,段海涛离职后受聘于森纵艾德(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小牛学堂”,担任大数据培训授课讲师,被法院认定为违反竞业限制业务。而据传智教育提交的公证书证据,现场咨询记录里透露了任职于“小牛学堂”的赵某和段海涛,曾是传智教育旗下“黑马培训员”的大数据课程体系的研发人,因为被森纵艾德挖过来,“黑马培训员”的大数据也因此停课。

令人吃惊的是,据(2018)京01民终4842号文件,上述提及的赵某,则为原传智教育北京分公司JAVA学院讲师赵星。

据(2018)京01民终9629号文件,曾于传智教育北京分公司双元课堂,担任JAVA基础导师的李程从传智教育离职后,在竞业限制期间内,到与传智教育北京分公司有竞争关系的“最课程”培训机构讲课。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据传智教育提交的公证书证据,李程也是被竞业公司挖走的。

除此之外,据(2018)京01民终618号及(2018)京01民终559号文件,原传智教育PHP讲师王超平,离职后为竞业公司北京每学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每学教育”),提供计算机编程之外部前端培训,被法院认定违反竞业限制义务。而PHP事业部教学总监韩忠康,离职后在每学教育做一些技术沙龙活动,亦被法院认定违反竞业限制义务。

无巧不成书,每学教育的法定代表人曾经系传智教育的高级管理人员。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传智教育创始人张孝祥的太太,或系传智教育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之一,并任职董事。

据传智教育原董事及法定代表人蒋涛,于2016年12月13日发布的微博内容,蒋涛写道,传智教育创始人张孝祥太太目前是传智教育的第二大股东。且据传智教育招股书及公告,传智教育第二大股东系陈琼。也就是说,陈琼或为张孝祥太太。

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即2019年4月22日,陈琼系传智教育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之一,并任职董事。

自第一期开班起,传智教育距今已走过13个年头,在历经昔日元老“自立门户”分夺市场、员工纷纷跳槽竞业公司的考验后,对于传智教育而言,其冲击资本市场之路或“困难重重”。

 

三、郑州校区无证经营被列“黑名单”,部分校区或证照不全

依托“黑马程序员”品牌开展IT现场培训的传智教育,其教学中心覆盖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多个城市。因此校区的业务经营,也成为了传智教育管理的重要一环。

2018年8月3日,郑州市教育局公布了郑州市第一批校外培训机构“白名单”、“黑名单”,位于郑州大学科技园的传智教育的郑州校区因无证无照经营被列入黑名单。

除了郑州校区,还有部分校区涉嫌无证无照经营。

据成都市教育局信息,2019年6月18日,成都市教育局将全市教育培训机构白名单(即证照齐全、年检合格、无不良行为的教育培训机构名单)公布,共有1712所,而传智教育作为IT教育培训机构并未列在名单中。

据招股书,传智教育成都分公司承租了成都市金牛区金牛乡蜀西路58号精城国际2-401、1-401两处房产,期限是2018 年 1 月 5日至 2021年4月4日。而据传智教育官网,传智教育的成都分校区地址就位于成都市金牛区蜀西路58号精城国际4楼,且正常开班。

无独有偶,传智教育的济南校区也面临着相同的“窘境”。

据济南市历下区教育和体育局信息,2019年6月30日,济南市历下区教育和体育局对2018年6月30日前注册的202所民办培训机构,进行了2018年度办学水平评估,并公布了济南市历下区2018年度民办非学历教育培训学校办学水平评估结果。而作为经营性民办培训机构的传智教育,并未被登记在内。

据传智教育官网,位于山东省济南市历下区茂岭山路2号普利商务中心4层的传智教育,从2018年3月显示在培训,至今正常营业。据招股书,传智教育济南分公司承租了济南市历下区茂岭山路2号普利商务中心1号办公楼4层,有效期从2019年1月5日至2022年1月4日。

而传智教育的上海校区,尚未申领办学许可证。

据上海教育委员会,传智教育的子公司——上海传智播客教育培训公司处于过渡期尚未申领办学许可证。

2017年12月18日,上海市教育委员会、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联合上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上海市民政局发布了《上海市营利性民办培训机构管理办法》,经同意设立的经营性民办培训机构,应在在本市统一规定的过渡期内,向所在地相应审批机关申请取得办学许可证。

因“无照无证”而被郑州市教育局列入“黑名单”的传智教育,其成都、济南校区也涉嫌无照无证经营;在合作伙伴选择上,传智教育更是选择“猪队友”,拖其“后腿”,传智教育治理水平几何?

 

四、供应商质量恶化存隐忧,合作施工单位“劣迹斑斑”

除了线下校区存在经营隐患,传智教育的合作伙伴所存在的“黑历史”,同样值得关注。

据招股书,2016-2017年,北京金龙翔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龙翔投资”)均为传智教育的第一大供应商,传智教育对其采购额分别为1,545.25万元、1,685.35万元,占采购总额比例分别为13.79%、14.61%。

2018年,传智教育却与金龙翔投资对簿公堂,据(2018)京0114财保282号文件,2018年8月10日,传智教育于2018年8月9日向法院提出保全申请,要求立即冻结金龙翔投资银行存款788.54万元,或查封、扣押其相当于788.54万元的其他财产,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裁定,冻结金龙翔投资存款788.54万元或查封、扣押同等金额的财物。

据招股书,2018年,传智教育的坏账损失金额较大,与将金龙翔投资243.58万元房租押金全额计提坏账有关。

但据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2016-2017年,金龙翔投资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或为“空壳”公司。

而让传智教育“慷慨解囊”的供应商远不止这一家。

据招股书,2016年,北京慧友装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慧友装饰”)是传智教育的第五大供应商,传智教育对其采购额为505.66万元,占总采购比例4.51%。

据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慧友装饰成立时间为2015年4月23日,2016年社保缴纳人数为0人。

需要指出的是,传智教育新校区选择的施工单位频繁被处罚。

2019年3月11日,传智教育旗下投资十亿元的传智专修学院新校区,举行开工典礼,其施工单位是江苏华轩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华轩”)。

2019年3月15日,宿迁市政务服务管理办公室发布《关于宿迁市2019年第一批建设市场不良行为的通报》,据宿建发(2019)17号文件,江苏华轩因在其承建的泗阳县恒大国际广场项目中,存在拖欠农民工工资行为,被宿迁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决定,对其记不良记录一次,记录期为3个月,记录期内不得授予有关荣誉或称号,禁止参与评先、评优,不得作为建设领域各类社会法人资质申报人员使用,不得办理资格证书变更、转注、延期复核手续,不得办理《宿迁建设市场信用核准书》,不得办理有关备案手续,不得参与工程招标,不得承接新的建设类业务。

而江苏华轩早在之前就已“劣迹斑斑”。

据浙江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公布的《浙江公布10起重大劳动保障违法行为》,江苏华轩拖欠工资案被列入其中,其在杭州东方威尼斯国际大酒店装修工程中拖欠向某等28人工资,共计62.39万元。在2018年4月,经法院强制执行,被欠工资已付清。

据任住建罚决字(2019)第1042502号文件,2019年5月10日,江苏华轩因部分裸露地面未覆盖,违反扬尘治理措施的规定,而被任丘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处以1万元罚款。

据宝建罚字[2018]33号文件,2018年11月20日,江苏华轩因建设的红星生活广场8#-13#、16#-19#、20#楼工程在建设过程中,未依法采取扬尘防治措施进行施工,被宝应县建筑工程管理局罚款。

据宿开罚字【2018】第0000120号文件,2018年9月3日,江苏华轩因未按规定进行夜间施工,而被宿迁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处以1万元罚款。

据(冀沧任)安监案〔2018〕3017号文件,2018年6月20日,江苏华轩因未如实记录安全生产教育和培训情况;41号楼8层楼梯侧面无临边防护;41号楼消防器材存放处有一只灭火器失效,而被任丘市安监局处以4万元罚款,并责令限期改正。

据宿开罚字【2018】第0000093号文件,2018年5月14日,江苏华轩因未按规定进行夜间施工,而被宿迁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处以3,000元罚款。

据宿建罚决[2018]05号文件,2018年4月26日,江苏华轩作为太湖花园22#、23#、25#、26#、28#、30#楼工程的施工单位,存在未办理质量监督手续擅自施工的行为,被宿迁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处以1万元罚款。

不仅校区经营存隐患,传智教育“十亿新校区”合作的施工单位也是“劣迹斑斑”,其项目的环保工程和建筑工程的质量堪忧。

 

五、账上“趴着”7亿元,“不差钱”反募资

此番冲击上市,拟募资近4亿元的传智教育,其实并“不差钱”,但仍欲在资本市场再“分一杯羹”。

近年来,传智教育的业绩逐年下滑。

2014-2018年,传智教育的营业收入分别为分别为0.71亿元、1.97亿元、5.4亿元、6.99 亿元、7.91亿元,2015-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177.01%、174.02%、29.47%、13.23%。

2014-2018年,传智教育的净利润分别为969.86万元、2,718.95万元、7,201.04万元、13,652.87万元、17,297.82万元,2015-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180.35%、164.85%、89.6%、26.7%。

虽然营收、净利增速逐年下滑,但传智教育的账上“趴着”7亿元,或并“不差钱”。

2014-2018年,传智教育的货币资金分别为0.15亿元、0.79亿元、2.76亿元、6.37亿元、7.66亿元。

2014-2018年,传智教育的负债总额分别为0.26亿元、0.96亿元、2.37亿元、2.57亿元、3.41亿元,同期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0.95%、65.49%、63.97%、35.22%、36.12%,但其负债的主要构成是预收款项,无长、短期借款。

2014-2018年,预收款项分别为0.1亿元、0.49亿元、1.59亿元、1.61亿元、2.34亿元,占负债总额的比重分别为37.75%、50.94%、67%、62.85%、68.5%。

而预收款项的高企与传智教育的业务模式有关,预收款项是其在提供服务前对客户全额预收的培训费,绝大部分将来会转换为营业收入。

2017年9月,传智教育定向发行股票,共募集资金24,721.82万元。

资金充足的传智教育在理财上也收获颇丰。2017年4月28日,传智教育发布《关于公司2017年度利用闲置资金进行委托理财的公告》,计划使用不超过3亿元的闲置资金,用于保本型短期理财产品的投资。

2017年7月11日,传智教育发布《关于公司2017年下半年利用闲置资金进行委托理财的公告》,在2017年下半年,计划使用不超过3亿元的闲置资金,用于银行理财产品、银行结构性存款及低风险的其他金融产品的投资。

2017年10月12日,传智教育发布《关于拟用闲置募集资金购买保本型理财产品的公告》,拟使用不超过2亿元(含2亿元)的闲置募集资金购买理财产品。

2018年,传智教育的银行理财产品投资收益为1,199.91万元。

此次募投项目,传智教育拟募集资金3.95亿元,分别用于IT职业培训能力拓展项目、IT培训研究院建设项目。而传智教育账上“趴着”7亿多元,或并“不差钱”。

“不差钱”却上市募资的传智教育,释放给市场的诚意几何?而令人费解的是,在合并范围和会计政策没有发生变化的情况下,传智教育招股书上多处数据却和新三板上披露的数据“矛盾”。

 

六、信披现“迷雾”,财务数据多处“矛盾”

2018年4月24日,传智教育在全国中小股份转让系统上,发布了《关于江苏传智播客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会计政策变更、前期会计差错更正的专项说明》,公布2015-2016年追溯重述后的数据。

然而招股书披露的2016年财务数据,与追溯重述后的2016年数据存在诸多矛盾之处。

据说明公告,2016年,经追溯重述后,传智教育的资产总额为36,880.69万元,应缴税费为1,092.08万元,盈余公积为1,044.37万元,营业成本为28,634.63万元,管理费用为8,466.88万元,资产减值损失为-5.15万元,净利润为10,125.54万元。

而据招股书,2016年,传智教育的资产总额为36,999.68万元,应缴税费为1,207万元,盈余公积为751.92万元,营业成本为28,713.92万元,管理费用为8,623.75万元,资产减值损失为14.34万元,净利润为7,201.04万元。

且传智教育于2019年4月24日报送的招股书,报告期为2016-2018年。

但据招股书,传智教育在报告期内不存在重要会计政策、重要会计估计的变更,不存在会计差错的更正,且子公司合并范围的变化对上述数据并无影响。

也就是说,传智教育的招股书中,并未披露2016年存在的数据追溯调整。

除此之外,传智教育招股书披露的前五名供应商及其采购额,与2016年年报数据也存“出入”。

据2016年年报,传智教育的前五名供应商分别为北京金龙翔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龙翔投资”)、北京百顺慧泉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百顺慧泉”)、广州市津和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津和物业”)、北京中佳盛鸿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武汉东升万丽装饰设计工程有限公司,采购金额分别为1,131.13万元、667.33万元、649.69万元、639.31万元、493.73万元,当年采购总额为1.38亿元。

据招股书,2016年,传智教育的前五名供应商分别为金龙翔投资、津和物业、北京百顺慧泉、百度时代网络技术(北京)有限公司、北京慧友装饰有限公司,采购金额分别为1,545.25万元、742万元、637.08万元、546.82万元、505.66万元,当年采购总额为1.12亿元。

 

七、宣传或含保证性承诺,涉嫌违反广告法

值得一提的是,传智教育的宣传含保证性承诺,涉嫌违反广告法。

据广告法第二十四条,教育、培训广告不得含有下列内容:对升学、通过考试、获得学位学历或者合格证书,或者对教育、培训的效果作出明示或者暗示的保证性承诺。

据传智教育旗下高等教育机构传智专修学院的官网,传智教育以上学期间不收学费、月薪不达8000不收学费的服务供给模式、学历证书+技能证书保障的质保服务,作为传智专修学院的办学特色的一部分;并以“从入学到毕业,全方位保障就业效果”、“既可学技能,又能拿学历”为招生口号。上述宣传语,或为一种“变相”的获得证书的保证性承诺。

据传智教育旗下IT在线教育平台博学谷的官网,博学谷为学员提供“就业保障服务”,英文介绍为“employment security services,high salary and zero risk”,即“就业保障服务,高工资零风险”,或也是对培训效果的一种保证性承诺。

对比招股书与新三板披露的年报,存在多处数据“打架”的情形,且传智教育在宣传广告上还大打“擦边球”。此番上市,或将再次面临“大考”。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