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 | 深水规院:赊销撑起“靓丽”业绩 数据与官宣矛盾信披或存“漏洞”

《金证研》南方资本中心 太簇/作者 沐灵 映蔚 洪力/风控

近年来,中国水利建设年度新增投资额稳中有升,2019年仅水利基建领域的新增投资额即已达到7,260亿元。但无法忽视的是,当前中国水生态环境压力仍然处于高位,水资源消耗与环境承载不足的“矛盾”凸显。细分行业中,深圳市水务规划设计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水规院”)所处的水利勘测设计行业通常具备业务区域性的特征,其在深圳地区实现的收入占比曾一度超六成,未来其将如何“站稳脚跟”?

反观其背后,深水规院此番携“靓丽”业绩冲击资本市场背后,赊销高企的问题凸显,报告期内,其合同额100万元以上应收账款“逾期”比例均超七成。“蹊跷”的是,深水规院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计提比例,低于同行均值。不仅如此,深水规院披露的社保缴纳人数与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打架”,信披真实性迷雾重重。而且,其募资1.2亿元用于“补血”的另一面,深水规院或“不差钱”。

 

一、“靓丽”业绩或靠赊销,合同额100万元以上应收账款超七成“逾期”

2019年,深水规院的营收、净利加速增长。

据深水规院签署日期为2021年1月7日的招股书(以下简称“招股书”),2017-2019年和2020年1-9月,深水规院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91亿元、5.17亿元、7.15亿元、5.36亿元,2018-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5.37%、38.11%。

2017-2019年和2020年1-9月,深水规院的净利润分别为4,499.19万元、5,161.39万元、7,057.59万元、5,060.4万元,2018-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14.72%、36.74%。

而深水规院业绩增长的背后,其应收账款余额占营收比例一度超100%,赊销高企。

据招股书,截至2017-2019年和2020年1-6月各期末,深水规院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5.16亿元、6.07亿元、7.09亿元、8.23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05.02%、117.24%、99.28%、209.03%。

对于应收账款的情况,深水规院亦在招股书中表示,如果宏观经济形势下行,导致客户资金紧张,出现重大应收账款不能收回的情况,将对其财务状况和经营成果产生不利影响。此外,若重大应收账款未能及时收回,导致深水规院计提的坏账准备增长,将增加其资金压力,对其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更令人唏嘘的是,在深水规院合同额100万以上的应收账款余额中,逾期金额占比呈一度逾9成。

据招股书,报告期各期末,即2017-2019年和2020年1-6月各期末,深水规院合同额100万以上项目应收账款余额合计分别为4.08亿元、4.78亿元、5.74亿元、6.7亿元。

同期,合同额100万元以上项目的应收账款中,超过合同结算结点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3.79亿元、4.31亿元、4.92亿元、5.01亿元,占合同额100万以上项目的应收账款余额比例分别为92.8%、90.23%、85.56%、74.77%。

对此,深水规院解释说,报告期内,其超过合同结算结点的应收账款余额较大,主要原因为工程类客户内部审批流程较多,客户与财政部门之间的结算手续也较复杂,流程耗时长;政府工程项目付款需该笔资金计划已下达且资金实际已到位才能支付,业主有时因资金计划发生变化,导致付款延期;如项目付款时间遇到年底、年中、季末等客户的财务关账时间,往往款项未能及时支付;项目达到付款条件后,公司项目人员未及时按客户要求提交全套的收款申请材料,或在跟进过程中未及时配合客户的付款沟通事项,导致客户付款流程延迟。

不难看出,报告期内,深水规院业绩增长的背后却现赊销高企的“异象”,且超过合同结点的合同额100万元以上应收账款余额占比均超七成。

 

二、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计提比例,低于同行均值

关于深水规院应收账款的问题或不止于此。报告期内,深水规院的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计提比例,却低于行业均值。

据招股书,按照应收账款账龄分析,2017年末,深水规院的1年以内(含1年)、1至2年(含2年)、2至3年(含3年)、3至4年(含4年)、4至5年(含5年)、5年以上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27,451.29万元、17,170.15万元、2,438.2万元、1,823.25万元、810.9万元、1,872.15万元。

2018年末,深水规院的1年以内(含1年)、1至2年(含2年)、2至3年(含3年)、3至4年(含4年)、4至5年(含5年)、5年以上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31,400.5万元、14,255.5万元、11,161.8万元、1,369.17万元、1,123.47万元、1,347.24万元。

据招股书,深水规院的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包括甘肃工程咨询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贵州省交通规划勘察设计研究院股份有限公司、安徽省交通规划设计研究总院股份有限公司、河南省交通规划设计研究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设研院”)、苏交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交科”)、江苏中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设股份”)、华设设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设集团”)。

据招股书,2018年及以前,按账龄分析法计提坏账比例,深水规院的1年以内(含1年)、1至2年、2至3年、3至4年、4至5年、5年以上的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计提比例分别为5%、10%、15%、30%、50%、100%。同期,上述7家同行业可比公司1年以内(含1年)、1至2年、2至3年、3至4年、4至5年、5年以上的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计提比例均值分别为5%、10%、20.71%、36.43%、61.43%、100%。

据招股书,深水规院表示,2017-2018年度,公司各账龄阶段的应收账款坏账计提比例处于行业中间水平,与同行业可比公司设研院、苏交科、中设股份、华设集团基本一致,但账龄2年至5年的比例略低于全行业平均值。

2019年及以后,深水规院采用预期信用损失率测算坏账计提金额。

据招股书,深水规院在2019年及以后,在确定的账龄组合基础上,结合项目实际情况并考虑前瞻性信息,估计预期信用损失率。

据招股书,预期信用损失计量的一般方法是指,深水规院在每个资产负债表日评估金融资产(含合同资产等其他适用项目,下同)的信用风险自初始确认后是否已经显著增加,如果信用风险自初始确认后已显著增加,深水规院按照相当于整个存续期内预期信用损失的金额计量损失准备;如果信用风险自初始确认后未显著增加,深水规院按照相当于未来12个月内预期信用损失的金额计量损失准备。深水规院在评估预期信用损失时,考虑所有合理且有依据的信息,包括前瞻性信息。

2019年末,深水规院采用预期信用损失率测算的预期信用损失金额为9,838.33万元,而若按照原来的账龄分析法计提的坏账准备金额则为9,622.88万元,二者相差215.45万元。

2020年6月末,深水规院采用预期信用损失率测算的预期信用损失金额为11,775.26万元,而按照原来的账龄分析法计提的坏账准备金额为11,661.31万元,二者相差113.95万元。

然而,即便采用了预期信用损失率,深水规院1至5年(不含1年内)的坏账准备计提比例,或仍低于同行业均值。

据招股书,2019年末,深水规院的1年以内(含1年)、1至2年、2至3年、3至4年、4至5年、5年以上应收账款测算的预期信用损失率分别为6.3%、10.4%、16.78%、26.12%、34.32%、100%。

而同期,深水规院同行业可比公司1年以内(含1年)、1至2年、2至3年、3至4年、4至5年、5年以上的应收账款测算的预期信用损失率均值分别为5.37%、10.72%、23.47%、41.06%、64.11%、95.45%。

2020年6月末,深水规院的1年以内(含1年)、1至2年、2至3年、3至4年、4至5年、5年以上应收账款测算的预期信用损失率分别为5.67%、11.15%、15.56%、27.1%、41.78%、100%。

而同期,同行业可比公司1年以内(含1年)、1至2年、2至3年、3至4年、4至5年、5年以上的应收账款测算的预期信用损失率均值分别为6.46%、11.71%、24.24%、43.06%、67.29%、98.54%。

据招股书,2019年末,深水规院1年以内(含1年)、1至2年(含2年)、2至3年(含3年)、3至4年(含4年)、4至5年(含5年)、5年以上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35,441.67万元、14,726.11万元、9,900.06万元、7,709.95万元、1,166.12万元、1,997.13万元。

2020年6月末,深水规院1年以内(含1年)、1至2年(含2年)、2至3年(含3年)、3至4年(含4年)、4至5年(含5年)、5年以上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41,479.69万元、18,159.75万元、11,590.67万元、4,618.81万元、3,695.46万元、2,799.37万元。

对此,深水规院认为其业绩的安全边际较高,不存在设置较低坏账计提比例以调节报告期利润的动机。假设按同行业坏账计提比例均值测算,深水规院报告期最近两年累计净利润不低于5,000万元,仍符合创业板申报业绩条件。

由此可见,如若按同行业应收账款坏账计提比例均值测算,报告期内,对比同行,深水规院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计提比例,均低于同行均值。除此之外,深水规院的信息披露迷雾重重。

 

三、母公司社保缴纳人数曾骤减为0人,数据“打架”信披真实性迷雾重重

上市公司披露的公告是投资者重要的投资参考依据,信息真实性则是基本要求之一。而报告期内,市场监督管理局披露的深水规院社保缴纳人数,与招股书数据“矛盾”,其信披真实性几何?

需要指出的是,报告期内,深水规院合并范围包括两家全资子公司。

据招股书,报告期内,深水规院列入合并报表范围的有全资子公司深圳市水务岩土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水务岩土”)、深圳市水务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水务科技”)。

“蹊跷”的是,2018年,深水规院母公司社保缴纳人数骤降为0人。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7-2019年,深水规院母公司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453人、0人、640人。

奇怪的是,2018年,深水规院的社保缴纳人数骤降为0人。且在2018年年报的修改信息显示,深水规院将从业人数从786人改为529人,修改日期为2019年6月28日。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7-2019年,深水规院子公司水务科技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76人、82人、78人。

2017-2019年,深水规院子公司水务岩土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0人、56人、74人。

即若仅考虑社保缴纳人数,2017-2019年,深水规院及其子公司的社保缴纳人数合计分别为529人、138人、792人。

而鉴于深水规院母公司2018年社保缴纳人数为0人,按照最大值原则,倘若母公司2018年社保缴纳人数以从业人数披露,则2018年,深水规院及其子公司的社保缴纳人数合计为667人。

与此同时,招股书披露的社保缴纳人数,曾较官方数据多出800余人。

据招股书,2017-2019年,深水规院及其子公司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838人、966人、1,150人。

若仅考虑社保缴纳人数,2017-2019年,与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相比,深水规院招股书披露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多出309人、828人、358人。

而母公司2018年社保缴纳人数若以从业人数测算,则2017-2019年,深水规院招股书披露的社保缴纳人数,比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分别多出309人、299人、358人。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深水规院曾因年度报告信息的真实性检查被发现问题并责令改正。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开信息,2019年11月22日,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罗湖局曾对深水规院进行2019年商事主体公示信息抽查(网络监测),检查事项为年度报告信息(检查年度报告信息的真实性)等,检查结果为发现问题已责令改正。

也就是说,报告期内,招股书披露深水规院的社保缴纳人数,与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打架”。且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显示,深水规院母公司社保缴纳人数曾现骤降为0人的“异象”,并曾因为年度报告的信息真实性检查而被责令改正,其信息披露质量几何?不得而知。

此外,深水规院或还存在不差钱反募资“补血”的情况。

 

四、无长短期借款账上“趴”着超2亿元,反募资1.2亿元“补血”

本次上市,深水规院拟募集1.2亿元“补血”,其中合理性或该“打上问号”。

据招股书,本次上市,深水规院拟募集资金4.51亿元,其中1.2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然而,近年来,深水规院无长短期借款,且利息费用为0元。

据招股书,2017-2019年和2020年1-6月,深水规院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48.08%、50.72%、53.15%、51.49%。

同期,深水规院无长短期借款、无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

2017-2019年和2020年1-6月,深水规院的财务费用分别为-234.39万元、-521.52万元、-213.09万元、-138.24万元。其中,利息费用均为0元;利息收入分别为244.45万元、531.74万元、225.95万元、147.6万元。

另一方面,深水规院账上“趴”着超2亿元。

据招股书,2017-2019年和2020年1-6月,深水规院的货币资金分别为2.6亿元、3.66亿元、3.45亿元、2.03亿元。

同期,深水规院的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分别为2.45亿元、3.46亿元、3.02亿元、1.76亿元。

2017-2019年和2020年1-6月,深水规院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2,150.13万元、4,674.36万元、8,815.34万元、-1,027.85万元。

除此之外,2018-2019年,深水规院合计分红逾3,100万元。

据招股书,2018-2019年,深水规院的现金分红分别为1,751.31万元、1,363.41万元,合计分红3,114.72万元。

也就是说,截至报告期末,深水规院的账上“趴”着逾2亿元,且无长短期借款;报告期内累计分红逾3,100万元,深水规院或并不“差钱”。然而,此番上市,深水规院拟募集1.2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其合理性或待商榷。

言出于己,不可塞也。信披真实性迷雾重重、赊销高企的深水规院能否顺利“上岸”?《金证研》南方资本中心将保持关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