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摩高科供应商与关联方关系或“非比寻常” “跛脚”施工单位显隐忧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罗九/研究员 映蔚 唐里 洪力/编审

目前,下游市场“日新月异”,北京北摩高科摩擦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摩高科”)或赶上发展的好时机。

反观北摩高科背后,却“荆棘丛生”。其供应商不仅频现“零人”公司,且与关联方的关系或“剪不断理还乱”,个中“故事”或耐人寻味。与此同时,北摩高科对供应商的应付账款账龄前后“矛盾”,其信披真实性存疑。此外,北摩高科合作的施工单位“劣迹斑斑”,或遭“灵魂拷问”。

 

一、为“0人”供应商创造百万元收入,财务数据真实性存疑

自2003年成立以来,北摩高科一直深耕于刹车制动领域。而作为军工企业,需要实施严格的供应商认证程序,且北摩高科也声称,因行业对原材料的要求较高,其原材料均由国内的专业厂家生产供应。

然而,北摩高科却频频出现供应商系“零人”公司或“单人”公司的现象。

据招股书,2019年1-6月,上海芯南光电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芯南光电”)为北摩高科第四大供应商,北摩高科对芯南光电的采购金额为297.88万元,占供应商销售比例为7.65%。

由上述供应商采购额及其占供应商销售比例可得,同期,芯南光电的销售收入为3,893.86万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芯南光电成立于2006年12月4日,注册资本为100万元,2016-2018年,其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作为一家半年度营收近四千万元的公司,芯南光电的社保缴纳人数为0人,令人咋舌。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芯南光电系由杭清海设立的个人独资企业,杭清海担任执行董事,乔连芳担任监事。经《金证研》沪深资本组研究发现,杭清海、乔连芳所持股或任职的其他企业也系“零人”公司,员工人数或“寥寥无几”。

无独有偶,北摩高科的设备供应商或也“空有皮囊”。

据招股书,北摩高科与柴田晋亿(天津)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晋亿贸易”)正在履行设备购置合同,北摩高科向晋亿贸易购置数控车铣复合加工中心、超音速火焰喷涂设备、真空油淬炉等设备,累计合同金额为1.47亿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晋亿贸易成立于1995年6月5日,系由晋亿国际有限公司持股100%的台港澳法人独资企业。

2013年,晋亿贸易从业人数为9人,营业收入为1,134.9万元,净利润为0.97万元。2016-2018年,晋亿贸易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7人、0人、0人;而其从业人数和业绩情况并未披露。

也即是说,上述社保缴纳人数或系晋亿贸易当年的从业人数。然而,从千万元的营收规模到现如今签约超亿元订单,晋亿贸易员工人数却“开倒车”,甚至或骤减至零人,令人费解。

问题还未结束,北摩高科合作长达10年以上的原材料及外协加工服务供应商,亦出现上述异象。

据招股书,2016年,兴平通用电器配件厂(以下简称“兴平电器厂”)为北摩高科第四大供应商,北摩高科向兴平电器厂采购弹簧套、导轨等原材料,采购金额为418.86万元。

此后,北摩高科对兴平电器厂的采购金额则大幅“缩水”,2017-2018年以及2019年1-6月,采购金额分别为1.64万元、0.41万元、0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兴平电器厂成立于2001年4月19日, 2016-2018年,兴平电器厂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1人、0人、0人。

作为北摩高科2016年度第四大供应商,兴平电器厂当年度社保缴纳人数却仅1人,而后与北摩高科的交易“渐无”,兴平电器厂则由“单人企业”变为“零人企业”,这意味着,兴平电器厂或为北摩高科而生?不得而知。

北摩高科认为,公司向芯南电光采购的产品为电子元器件,向兴平电器厂采购产品为弹簧套、导轨、活塞、齿轮、隔热屏等,向柴田晋亿采购的为设备(柴田晋亿系进口商),中介机构已对以上供应商的真实性进行了走访核查,相关采购情况均为真实存在并在招股书中进行了披露,供应商是否为其员工缴纳社保并非招股说明书披露内容,公司不存在利用空壳公司走账的情形。

而关于兴平电器厂的疑云,还未消散。

 

二、应付账款账龄前后“矛盾”,供应商与关联方关系或“非比寻常”

作为与北摩高科合作长达10年的供应商,兴平电器厂与北摩高科披露的数据“矛盾”,或存信披不实。

据证监会数据,北摩高科共递交两版招股书,签署日分别为2018年12月17日(以下简称“2018版招股书”)、2019年11月6日(以下简称“2019版招股书”)。

据2018版招股书,截至2018年6月30日,北摩高科对兴平电器厂的应付账款余额为419.64万元,账龄为4年以内。

而据2019版招股书,截至2019年6月30日,北摩高科对兴平电器厂的应付账款余额为420.06元,账龄为2年内。

2016-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北摩高科对兴平电器厂的采购金额分别为418.86万元、1.64万元、0.41万元、0元;同期,北摩高科对兴平电器厂的应付账款余额分别为445.45万元、428.65万元、419.82万元、420.06万元;同期,北摩高科向其付款金额分别为30万元、10万元、0元、0元。也就是说,北摩高科对兴平电器厂的应付账款,或主要是在2016年及之前形成的。

且相较于2018版招股书,2019版招股书披露的北摩高科对兴平电器厂应付账款的账龄却离奇“减龄”2年,是“手抖”所致失误,还是有意而为之?尚未可知。

需要指出的是,兴平电器厂实控人与北摩高科关联方法定代表人“同名”。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北摩高科供应商兴平电器厂系由“杨宁”投资成立的个人独资企业。

据2019版招股书,北京摩擦材料厂(以下简称“摩擦厂”)的法定代表人亦名为“杨宁”,而摩擦厂系北摩高科实控人王淑敏实际控制的企业。

与此同时,据招股书及市场监督局数据,北摩高科外协供应商廊坊浩崴金属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浩崴金属”)的法定代表人及持股100%股东名为“吴书明”。而“吴晓明”既是北摩高科第十大自然人股东,也系摩擦厂的股东之一。

此外,北京北方松阳机械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方松阳”)北摩高科外协供应商之一,北方松阳的股东之一及监事系“王德新”,总经理系“张立群”。而摩擦厂的员工及股东名单中曾出现过“王德福”、“张立强”。

而兴平电器厂实控人“杨宁”与摩擦厂的法定代表人“杨宁”是否为同一人?对此,北摩高科称并非同一人,北京摩擦材料厂杨宁与兴平电器厂杨宁系重名。

而剥开上述层层关系,兴平电器厂等公司成为北摩高科的供应商或非偶然。“吴书明”与“吴晓明”,“王德新”与“王德福”,“张立群”与“张立强”之间又是否存在联系?或有待考验。

实际上,除了供应商外,北摩高科施工方或也不是“省油的灯”。

 

三、施工单位“劣迹斑斑”,或遭“灵魂拷问”

值得注意的是,北摩高科合作的施工单位或系“猪队友”,其工程质量几何?

2017年9月,北摩高科与中冶天工集团天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冶天工”)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合同内容为河北省正定县厂房建造,合同金额为2,380万元。

据招股书,北摩高科仅拥有1项土地使用权,土地位置为正定高新园区北区,面积为103,012.92平方米。2017年2月14日,北摩高科与正定县政府签署《北摩高科飞机着陆系统生产基地及高速列车用刹车产品生产基地项目协议书》,项目实施地位于正定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内,厂区土地使用权面积为103,012.92平方米,根据建设规划总建筑面积可达206,025.8平方米,其中,募投项目拟定建筑面积30,500平方米。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即2019年11月6日,正定厂区已完成20,141.99平方米厂房建设。

由此可见,中冶天工所承建的正定县厂房建造项目所在地,也系募投项目所在地,或涉及北摩高科募投项目。但是,中冶天工却存诸多“黑历史”。

据建安办函[2018]8号文件,2018年2月8日,中冶天工因其总承包的安徽省阜阳市太和县河西李小洼安置区12#楼工程,一施工升降机在拆除时发生坠落,造成3名施工人员死亡,被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安全生产管理委员会办公室通报。

且《金证研》沪深资本组通过裁判文书网,搜索“中冶天工集团天津有限公司”,截至2019年12月23日,共检索到近500起文书,其中,涉及“精神损害赔偿”15起,涉及“人身损害赔偿”11起。

近年来,中冶天工也频频违规被处罚。

据济历环罚字[2016]第63号文件,2016年10月25日,中冶天工因承建的万象新天北四地块项目,未到环保部门办理开工申报手续并擅自开工,且目前主体施工已完成,被济南市历城区环境保护局处以3万元的行政处罚。

据津河西环罚字[2017]监002号文件,2017年2月13日,中冶天工因擅自在坐落于河西区黑牛城道与洪泽路交口东北侧项目工地,进行产生噪声污染的建筑施工作业,且未办理夜间施工审批手续,被天津市河西区环境保护局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并处以罚款1万元的行政处罚。

据津丽环罚字[ 2018]050902号文件,2018年5月9日,中冶天工因涉嫌产生含挥发性有机物废气的生产和服务活动,未在密闭空间或者设备中进行,被天津市东丽区环境保护局处以罚款2万元的行政处罚。

据津市场监管北新罚〔2018〕13号文件,中冶天工集团天津有限公司未取得食品经营许可从事食品生产经营活动,被天津市河北区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处以罚款5万元,并没收违法所得。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9月,北摩高科正定县厂房建造项目,施工单位由中冶天工,变更为正定县恒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定恒泰”)。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正定恒泰成立于2001年12月6日,2016年,正定恒泰缴纳的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为9人,工伤保险为150人,2017-2018年的社保缴纳人数则均为0人。

中途更换施工方,而新施工方社保缴纳人数竟为0人,令人百思不解。

雪上加霜的是,正定恒泰或违规为无资质个人提供“挂靠”。

经《金证研》沪深资本组通过裁判文书网,搜索“正定县恒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2019年12月23日,共检索到45起文书,其中,涉及“挂靠”11起。

据(2018)冀0923民初192号文件,正定恒泰为东光城区雅馨小区四期11、12号楼承包方。其后,正定恒泰将雅馨小区四期11、12号楼土建、水、电、暖工程转包给邵建民,之后,邵建民又将雅馨小区四期11、12号楼楼道和车库涂料工程分包给王国祥。其中,邵建民与正定恒泰为挂靠关系,且邵建民未有建设施工企业资质。据相关规定,正定恒泰与邵建民签订的建筑工程转包合同无效,而邵建民将部分工程分包给王国祥施工,属于违法分包。

据(2017)冀01民终11691号文件,2014年3月18日,正定恒泰与河北川页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川页公司”)签订《工程施工合同书》,约定由正定恒泰承建川页公司开发的鹿泉西苑花园7、8号楼工程。而后,正定恒泰委托陈小勇以正定恒泰的名义,办理川页公司鹿泉西苑花园7、8号楼的招投标事宜和处理与之有关的一切事物。鹿泉西苑花园的7、8号楼工程由陈小勇组织施工。其中,陈小勇和正定恒泰之间存在挂靠关系,且陈小勇不具备施工资质。

据安徽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公开信息,没有资质的单位或个人借用其他施工单位的资质承揽工程的,属于建筑工程挂靠。且据《建筑法》第二十六条,承包建筑工程的单位应当持有依法取得的资质证书,并在其资质等级许可的业务范围内承揽工程;禁止建筑施工企业以任何形式允许其他单位或者个人使用本企业的资质证书、营业执照,以本企业的名义承揽工程。

也就是说,正定恒泰为无资质个人提供“挂靠”,涉嫌违规。

虽然北摩高科认为,公司目前相关工程施工方已按要求完成了正定厂区的建设并通过验收,项目建设工程质量不存在问题。而选择“劣迹斑斑”的中冶天工、正定恒泰,北摩高科将如何消除市场的疑虑?《金证研》沪深资本组将持续保持关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