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 | 百合股份市占率不足0.4%募投项目经济效益“变脸” 信披似“过家家”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易安/研究员 映蔚 洪力/编审

国内保健品行业自80年代起发展,至今已有近40年的历史。2019年,在舆论风波、合规整顿的大背景下,保健品行业过了“煎熬”的一年。在经历严查严管的阵痛期及迷茫期后,叠加行业监管环境趋严,威海百合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合股份”)或难“独善其身”,且未来保健品行业将如何走出信任危机?

反观其背后,百合股份或隐含诸多问题。2019年,百合股份业绩陷入负增长的“窘境”,且其超半数子公司连年亏损,或成“拖油瓶”。而市占率不足0.4%的情形之下,百合股份频频“踩雷”违规经营,其内部治理或存隐忧。此外,其两版招股书多处现“矛盾”,且其募投项目经济效益“随意”改动,百合股份信息披露如同“过家家”。

 

一、业绩“急刹车”负增长,市占率不足0.4%或“落伍”于同行

自成立以来,百合股份主要从事营养保健食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随着保健品行业监管政策趋严,2019年,百合股份的营收、净利润陷入负增长。

据2020年6月4日签署的招股书(以下简称“招股书”)及2019年6月4日签署的招股书(以下简称“2019版招股书”),2016-2019年,百合股份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65元、4.23亿元、5.07亿元、5亿元,2017-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15.94%、19.88%、-1.55%。

2016-2019年,百合股份的净利润分别为6,153.14万元、6,367.65万元、7,462.96万元、7,433.47万元,2017-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3.49%、17.2%、-0.4%。

2019年,百合股份营收及净利润的增速分别为-1.55%、-0.4%,业绩下滑。

对此,百合股份表示,其2019年年度收入较上年略有下降,主要受“百日行动”行业监管政策变化等影响。

不仅业绩陷入负增长,百合股份的市占率或“落伍”于同行。

据招股书引援自Euromonitor数据,2016-2018年,中国膳食补充剂消费规模分别为1,350亿元、1,482亿元、1,627亿元。

据招股书,百合股份所处行业为营养保健食品行业,而据商务部公开信息,保健品是一个比较宽泛的概念,由于各国习惯及管制范围的不同,各个国家对保健品的定义差别较大。2005年7月1日正式实施的《保健食品注册管理办法(试行)》对保健食品进行了严格定义:“保健食品是指声称具有特定保健功能或者以补充维生素、矿物质为目的的食品”。美国将保健品称之为“膳食补充剂”或“饮食补充剂”(Dietary Supplements);在欧盟,保健食品被称为食品补充剂(Food supplements)等等。

招股书显示,根据业务、产品的相同或类似性,以及信息能否从公开渠道获取等因素,百合股份选择的同行业可比公司为汤臣倍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汤臣倍健”)、仙乐健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仙乐健康”)和石药集团新诺威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诺威”)。

据《金证研》沪深资本组统计,若市场占有率按企业营业收入占行业总体消费规模的比值计算,则2016-2018年,百合股份市场占有率分别为0.27%、0.29%、0.31%;同期,同行业可比公司新诺威市场占有率分别为0.66%、0.7%、0.76%,汤臣倍健市场占有率分别为1.71%、2.1%、2.67%,仙乐健康市场占有率分别为0.58%、0.9%、0.98%。

由此可见,百合股份市场占有率不及同行业可比公司,2018年不到0.4%。未来其将如何开拓新的市场提升其市场占有率?尚未可知。

问题远不止于此,百合股份旗下子公司亦不是“省油的灯”。

 

二、超半数子公司连年亏损,或成“拖油瓶”

值得一提的是,百合股份旗下多家全资子公司出现连续亏损的局面,或成其“拖油瓶”。

据招股书,百合股份旗下拥有4家子公司,分别是威海艾玫凯化妆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艾玫凯”)、威海福仔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威海福仔”)、威海百合功能食品技术研究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合研究院”)、荣成市福仔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荣成福仔”)。

据2019版招股书及招股书,艾玫凯成立于2010年,主要经营范围是日用化妆品、消毒剂、卫生用品的生产与销售。2018-2019年,艾玫凯的净利润分别为-12.83万元、-70.9万元。

亏损的子公司不止一家。

据2019版招股书及招股书,威海福仔成立于2012年,主营业务是通过拼多多、淘宝等电商平台销售百合股份生产的营养保健食品。2018-2019年,威海福仔的净利润分别为-8.91万元、-11.1万元。且市场监督管理局显示,2019年,威海福仔社保人缴纳人数仅1人。

而百合股份另一子公司百合研究院成立于2016年,主营业务系为百合股份提供保健食品等产品的检测及咨询服务。2018-2019年,百合研究院的净利润分别为-212.29万元、-152.44万元。

据招股书,子公司荣成福仔成立于2014年,主营业务为通过天猫、京东等电商平台销售百合股份生产的营养保健食品。2019年,荣成福仔实现净利润8.76万元。

也就是说,除了荣成福仔,百合股份的4家子公司中,其他3家子公司连续两年陷入亏损,或“拖后腿”。而另一方面,百合股份的内部治理或存“隐忧”。

 

三、董监高学历普遍偏低,员工受教育程度或不及同行

需要指出的是,百合股份七成董监高学历系大专及以下,其内部治理水平又如何?

据招股书,百合股份董事长、总经理刘新力,大专学历;董事、副总经理王文通,大专学历;董事刘禄增,大专学历;董事、财务总监葛永乐,大专学历;监事会主席刘兆民,高中学历;监事姚建伟,大专学历;职工监事刘海涛,大专学历。

也就是说,除了独立董事,百合股份董监高共计10名,其中6名董事中,大专学历的有4人;3名监事中,监事会主席为高中学历,另外2名监事为大专学历;即10名董监高中,共计有7人是大专及以下学历。

这意味着,百合股份的董监高任职人员中,大专及以下学历人数占比七成,公司内部治理水平如何?尚未可知。

不仅董监高学历普遍偏低,百合股份的员工受教育程度或也落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

据仙乐健康、汤臣倍健及新诺威2019年报和百合股份招股书,从员工学历来看,2019年,百合股份员工总数为928人,其中硕士及以上、本科、大专及以下学历的员工人数分别为13人、97人、818人,占员工总人数的比例分别为1.4%、10.45%、88.15%。

同期,同行业可比公司仙乐健康硕士及以上、本科、大专及以下学历的员工人数占比分别为5.44%、29.16%、65.4%;汤臣倍健硕士及以上、本科、大专及以下学历的员工人数占比分别为8.43%、44.93%、46.64%;新诺威硕士及以上、本科、大专及以下学历的员工人数占比分别为1.62%、15.69%、82.69%。

由此不难看出,百合股份学历为本科及本科以上的员工人数占比,在同行业可比公司中“垫底”,相反,其学历为大专及以下学历的员工人数占比,均高于3家同行业可比公司。

另一方面,百合股份的董监高及核心技术人员的薪酬逐年上涨。

据2019版招股书及招股书,2016-2019年,百合股份的董监高及核心技术人员的薪酬总额分别为232.69万元、231.17万元、306.59万元、511.92万元,分别占同期利润总额的比例为3.25%、3.14%、3.55%、5.89%;2017-2019年分别同比上涨-0.65%、32.63%、66.97%。

2018-2019年,百合股份董事会中,董事长、总经理刘新力薪酬分别为77.35万元、103.8万元;董事、副总经理王文通薪酬分别为66.36万元、185.58万元;董事刘禄增薪酬分别为30.01万元、28万元;董事、财务总监葛永乐薪酬分别为23.21万元、31.15万元;董事、副总经理、核心技术人员王丽娜薪酬分别为26.23万元、65.97万元。

由此可见,2019年,百合股份的董监高及核心技术人员的薪酬总额相较2018年同比增长66.97%,随之其利润总额占比也大幅提升。除此以外,百合股份的创新能力问题同样不容小觑。

 

四、时隔一年核心技术“蒸发”5项,“重视研发”或遭“打脸”

事实上,近年来,百合股份的研发投入占比呈下降趋势,且时隔一年,其多项核心技术“消失”,令人费解。

据2019版招股书,百合股份的核心技术有14项。而据招股书,百合股份的核心技术只有9项。

对比两版招股书,百合股份在招股书中披露的核心技术数量,相比2019版招股书少了5项。且招股书披露的9项核心技术中,4项和2019版招股书披露的相同,5项为新增核心技术。

时隔一年,百合股份的核心技术数量骤减,令人困惑。而其重视研发成果的程度又如何?

众所周知,研发能力和生产工艺技术是营养保健食品行业的核心竞争力之一。

据招股书,从事营养保健食品生产的市场参与者主要有两类,一类是缺乏自主品牌、专门从事合同生产的企业,该类型企业重视前端的研发、生产、质量控制及供应链管理,主要配套服务于品牌运营商。另一类是同时具备研发、生产、质量控制、供应链管理以及销售能力的混合型企业,该类型企业能及时根据终端的消费需求调整自身产品结构,保证产品的研发、生产与市场需求的同步,具备较强的竞争优势。

据招股书,百合股份采用的销售模式主要分为合同生产模式和自主品牌模式,其中主要以合同生产为主。2017-2019年,百合股份通过合同生产的销售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1.3%、68.44%、72.18%。

对比同行业可比公司,汤臣倍健和新诺威的销售模式,均是以自主品牌模式为主,仙乐健康的销售模式是以合同生产模式为主。

此外,作为一家高新技术企业,百合股份称其高度重视产品技术的研发,然而,在报告期内,其研发投入占比呈下滑趋势。

据招股书,2017-2019年,百合股份的研发费用分别为1,888.43万元、1,765.96万元、1,776.58万元,占同期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4.46%、3.48%、3.56%。

在以合同生产为主要销售模式的情形下,百合股份的研发投入占比呈下滑趋势,未来其能否保持竞争力?或该“打上问号”。

 

五、频频“踩雷”经营违规遭处罚,内部治理或存“漏洞”

另外,百合股份的合规经营问题亦不能让人“省心”,百合股份曾多次因违规经营遭到监管部门处罚。

2018年,百合股份在飞行检查中因在多方面存在违规行为,而被要求整改。

据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2018年第34号文件,2018年6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组织相关监管人员与专家组成飞行检查组,对百合股份进货查验管理等方面进行了飞行检查,百合股份因被检查出其在过程控制、记录管理、检验方面等存在多个问题,而被要求进行整改。

2017年,百合股份因生产经营不符合标准被予以行政处罚。

据(威)食药监健案源〔2017〕002号文件,2017年4月20日,百合股份因生产经营不符合企业标准的保健食品,而威海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没收违法所得1.62万元及罚款29.16万元。

而且,百合股份在招股书中并未提及上述两起因违规经营而遭处罚的情况,其中是否涉嫌信息披露违规?

需要关注的是,据荣成市政府2019年1月11日发布的荣成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2019年1月16日至1月29日开庭配当,其中包括百合股份因工资及销售提成,作为被申请人而涉及劳动人事争议仲裁案件。

另外,百合股份曾因出口货物申报不实而吃“罚单”。

据招股书及黄关缉违字〔2019〕0273号文件,2018年,百合股份因以退运货物监管方式向海关申报进口的2项货物申报商品编码错误,构成货物申报不实,违反海关监管规定,被黄岛海关处罚款0.6万元。

其在规范经营方面屡屡“踩雷”被罚,百合股份的内部治理或存“漏洞”。而百合股份面临的问题远不止于此。

 

六、两版招股书前后“矛盾”,上演“小猫洗脸”式信息披露

事实上,百合股份两版招股书存在多处“异动”,其上演“小猫洗脸”式信息披露。

据2019版招股书,百合股份拥有“百合康”、“福仔”、“鸿洋神”三大自主品牌。而据招股书,目前百合股份拥有“百合康”、“福仔”、“鸿洋神”、“足力行”四大自主品牌。

即“足力行”为百合股份新增的自主品牌。

然而据百合股份官网,百合股份的新品牌“足力行”目前有两款代表产品,分别钙维生素D维生素K咀嚼片、氨基葡萄糖硫酸软骨素壳寡糖钙片。

事实上,百合股份新品牌“足力行”的两大代表产品,是老品牌“鸿洋神”旗下产品。

据招股书,百合股份目前持有的保健食品备案凭证中,包括“鸿洋神牌钙维生素D维生素K咀嚼片”、“鸿洋神牌氨基葡萄糖硫酸软骨素壳寡糖钙片”。

从产品名称来看,“力足行”的两大代表产品与上述老品牌“鸿洋神”两个产品一致,即百合股份将两个原有产品冠以新品牌,或“换汤不换药”。

除此以外,百合股份的电力采购数据或存在“随意”更改的现象。

据2019版招股书,2017-2018年,百合股份电力的采购金额分别为1,216.21万元、1,227.71万元。

而据招股书,2017-2018年,百合股份电力的采购金额分别为1,039.5万元、1,055.66万元。

即对比两版招股书,百合股份的电力采购金额前后“矛盾”。2017-2018年,招股书中披露的电力采购金额分别比2019版招股书少了176.71万元、172.05万元。

而关于百合股份信息披露的“疑云”远未散去。

据招股书,百合股份新增披露关联方威海丽景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丽景旅行社”)、威海丽景投资有限公司。其中,百合股份监事会主席刘兆民的妹夫田书璟持有丽景旅行社90%股权并担任执行董事兼经理。

2017-2019年,百合股份向丽景旅行社采购劳务的金额分别为62.86万元、192.97万元、130.02万元。

据2019版招股书,2018年,百合股份向荣成市福祥盛产食品有限公司采购材料、电费的金额为49.72万元,系百合股份当年度第二大关联采购金额。而上述百合股份2018年向丽景旅行社的采购金额比前述的49.72万元还多,为何百合股份在2019版招股书中并未提及此笔交易,令人费解。

而问题不止于此,百合股份的募投项目盈利预测,也存在前后“对不上”的异象。

据招股书,百合股份募投项目“总部生产基地建设项目”经济效益中,该项目建成投产后,内部收益率为16.33%,投资回收期为7.12年(静态、含建设期)。

然而,据2019版招股书,百合股份“总部生产基地建设项目”经济效益中,项目建成投产后,预期内部收益率为17.15%,投资回收期为6.99年(静态、含建设期)。

对于总投资额超2亿元的募投项目,百合股份对其项目的内部收益率预测及回收期“随意”改动,其信息披露如“过家家”般儿戏。

林林总总的问题摆在眼前,百合股份今后能否为投资者回馈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仍是未知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