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 | 百合股份:环评机构资质或已注销 自有品牌涉嫌传销产品质量存隐忧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易安/研究员 映蔚 洪力/编审

目前,国内大健康产业发展处于初级阶段,“大健康”观念的推行带动产业发展,为保健品市场带来增长空间。而近年来,随着市场发展,行业整合逐渐开始,优秀企业加速扩张,一些大中型企业通过建立研发中心或加大品牌投入提升竞争力,行业集中度上升。所处行业众多企业“争先恐后”抢占市场,威海百合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合股份”)或面临“四面楚歌”的竞争格局,未来将如何“突围”?

而此番上市,百合股份或存诸多问题待解,不仅自有品牌涉嫌传销,其产品注册违规“罚单”逾500万元,令人唏嘘。与此同时,其产品屡屡被检查出不及格,且频“踩雷”广告违规宣传,百合股份的产品质量或堪忧。而其供应商“劣迹斑斑”,多次“踩界”环保问题,或缺乏社会责任。此外,其募投项目行业类别或闹“乌龙”,此次募资扩张或“消化不良”。而且,募投项目环评机构曾犯单位行贿罪,而其环评资质注销至今或并未恢复。

 

一、自有品牌涉嫌传销,产品注册违规“罚单”逾500万元

自诩“坚持自主品牌战略”的百合股份,目前已拥有“百合康”、“福仔”、“鸿洋神”及“足力行”四大品牌。其中,“鸿洋神”品牌却曾陷传销“官非”。

据招股书,鸿洋神水产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洋神水产科技”)是百合股份的关联方。百合股份的实控人刘新力是鸿洋神水产科技的董事长,其董事刘旭东在鸿洋神水产担任董事兼总经理。

据(2014)威商终字第34号文件,引援自已生效的(2008)威环刑初字第52号刑事判决确定的事实,鸿洋神水产科技成立的分公司山东鸿洋神水产科技有限公司五一七电子商务中心、威海市鸿洋神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均为传销组织,其经营的鸿洋神系列保健品为传销产品。

也就是说,作为百合股份实控人刘新力的关联企业,鸿洋神水产科技昔日分公司曾从事传销活动,而百合股份的四大自有品牌之一的“鸿洋神”,也曾卷入上述传销活动中,百合股份的品牌建设或存“瑕疵”。

而百合股份面临的“品牌风险”或不止于此。2019年,百合股份曾因未按照规定申请产品再注册而“吃”巨额罚款。

据招股书引援自(2019)10号《行政处罚决定书》,2019年8月,百合股份因未按规定为蛋白粉产品批准证书提出再注册申请,而被平顶山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决定责令停止违法行为并处以罚款530万元。而后2019年9月,百合股份向河南市场监管局申请行政复议,河南市场监管局做出维持原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2019年12月,百合股份向郑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法院提出诉讼,要求撤销前述处罚并返还罚款530万元,同时支付同期存款利息,目前诉讼正在进行中。

自有品牌涉嫌“传销”、产品再注册违规“罚单”逾500万元,百合股份内部经营管理规范性或遭“拷问”。另外,百合股份的产品质量则“黑历史”缠身。

 

二、多次“踩雷”产品质量问题,广告宣传违规未披露涉嫌信披违规

作为一家从事营养保健食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企业,百合股份称,其视产品质量为企业的立身之本,而实际上,百合股份产品的违规问题却“层出不穷”。

据广东省市场监督管理局2019年5月21日发布的公开信息,在广东省2018年保健食品监督抽检工作中,与荣成百合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百合股份前身,以下简称“荣成百合”)合作的、由珠海康麦斯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出品的、生产日期为2017年6月3日的“倍多健蜂胶软胶囊”被广东省质量监督食品检验站检查出不合格,为假冒产品;由百合股份于2018年2月21日生产的“安睡宁百合康牌褪黑素维生素B6胶囊”,被广东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检验检疫技术中心检查出不合格。

且上述“安睡宁百合康牌褪黑素维生素B6胶囊”抽检不合格的事实,百合股份在招股书中并未提及,或涉嫌信息披露违规。

此外,百合股份生产的“壳聚糖牡蛎片”还曾被检出大肠菌群超标。

据招股书,2017年4月,百合股份因生产批号为410496001的“百合康牌铁锌硒维生素软胶囊”,被检查出维生素B1的含量不符合标准,而被罚款30.78万元,对此,百合股份申请召回。

2017年5月,百合股份因生产批号为011246009的“壳聚糖牡蛎片”,被检查出大肠菌群不符合标准,而被罚款罚款8.9万元,对此,百合股份申请召回。

2018年12月,百合股份因生产批号为611707063的“百合康牌褪黑素维生素B6胶囊”,被检查出水分含量不符合标准,而被罚款2.76万元,对其百合股份申请召回。

而百合股份存在的产品违规问题远不止于此。

据国家市场监管总局〔2018年第25号〕文件,2018年8月,在食药监总局组织监督抽检保健食品106批次样品中,其中,海南正康药业有限公司委托百合股份生产的“源生堂牌海狗人参丸”,被检出含有化学物质西地那非,总汞(Hg)含量比国家规定标准值高。经山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核实,该产品为假冒产品。

据(鲁威)食药监健罚〔2018〕11号文件,2018年12月,百合股份因生产经营所含水分含量与外包装标签标注不符的保健食品,而被威海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被没收违法所得2,616.3元及罚款2.5万元。

同时,百合股份在产品广告宣传方面也问题“缠身”。

据国家市场监督管理主管的中国质量新闻网数据,在重庆市食药监局官网发布的2018年第3期违法药品医疗器械保健食品广告中,百合股份发布的“百合康牌苦瓜洋参软胶囊”的产品广告存在篡改保健食品广告批准内容发布保健食品广告、虚假宣传产品疾病治疗功效等问题。

据鄂食药监函〔2017〕37号文件,2017年5月,在《2017年湖北省采取暂停销售行政措施违法药品、保健食品广告品种名单》中,百合股份因生产的“百合康牌越橘叶黄素软胶囊”刊播在湖北广播电视报的广告,存在夸大保健食品功效;表示功效的断言、保证;含有有效率、获奖等综合性评价内容等问题,被湖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采取暂停该产品在湖北省行政辖区内销售的行政处罚,并要求其在原广告发布媒体相同版面或时段,发布更正启事以消除影响。

而百合股份招股书的报告期为2017-2019年,百合股份对以上两起广告违规处罚的相关情况并未提及,或涉嫌信息披露违规。

另外,百合股份保健食品广告不规范的“罚单”高达22万元。

据招股书引援自川市场凉西处字[2019]20号《行政处罚决定书》,2019年3月20日,百合股份因利用微信公众号发布未经食品药品监管部门批准的保健食品广告,并在对其生产销售的保健食品的广告宣传介绍疾病预防和治疗功效等内容,被西昌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责令停止发布、责令在相应范围消除影响并处罚款22万元。

产品多次检查出不及格、产品广告违规等问题频出,或暴露出百合股份的产品质量堪忧,而对于其中的处罚,百合股份在招股书中并未提及,其中是否存在信披违规的风险?

 

三、供应商环保问题频发,或缺乏社会责任

问题远未结束,历史上,百合股份的原材料供应商也曾“踩雷”产品质量问题。

报告期内,百合股份主要原材料包括鱼油、明胶、硫酸软骨素、磷虾油、大豆分离蛋白、蜂胶等。而浙江江山健康蜂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山健康蜂业”)是百合股份最主要的蜂胶供应商。

据招股书,2017-2019年,百合股份向江山健康蜂业采购的蜂胶,占当期采购蜂胶总金额的比例分别达到99.94%、99.61%和98.22%。

2017年,据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主管的中国质量新闻网数据,2017年6月26日,江山健康蜂业因其经营生产并在京东江山蜂产品旗舰店销售的雪蜜(苕子蜜),经检验氯霉素项目不合格,北京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责令京东商城立即停止为江山健康蜂业的不合格食品提供平台服务。

不止产品质量或存隐忧,江山健康蜂业还曾涉嫌广告违规宣传。

据江长市监检处〔2017〕8号文件,2017年9月30日,江山健康蜂业因在其阿里巴巴网店上架的“油菜花粉”产品销售宣传页面上,产品功效宣传涉及疾病治疗功能,属于其他广告违法行为,江山区市市场监管局责令其停止发布广告,并在相应范围内消除影响;罚款6,875.48元,上缴国库。

值得注意的是,百合股份的另一原材料供应商曾频频因环保问题被处罚。

据招股书,2019年,沾化恒鑫工业科技有限公司(现更名为山东恒鑫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鑫生物”)是百合股份的第三大原材料供应商,百合股份对其的采购金额为901.3万元,占当期采购总额的比例为3.78%;百合股份主要向恒鑫生物采购明胶。

2017年,恒鑫生物曾3次因环保违规被处罚。

据沾环罚字【2017】第73号文件,2017年5月,恒鑫生物因未采取防止污染环境的措施贮存固体废物,被滨州市沾化区环境保护局罚款。

据沾环罚字【2017】第2号文件,2017年2月,恒鑫生物因排放超标污水,被滨州市沾化区环境保护局罚款。

据沾环罚字【2017】第1号文件,2017年2月,恒鑫生物因排放超标污水,被滨州市沾化区环境保护局罚款。

原材料供应商“踩雷”产品质量、环保问题,或缺乏社会责任感,与此同时,百合股份选择与“问题”原材料供应商合作,其产品质量或存隐忧。另外,百合股份此番上市募资“补血”合理性存疑的问题,同样值得关注。

 

四、资产负债率走低账上“趴”着近3亿元,募资“补血”合理性存疑

据招股书,百合股份此次上市拟募集资金3.93亿元,计划分别用于“总部生产基地建设项目”、“研发中心升级建设项目”、“营销区域中心建设项目”、“补充流动资金项目”。其中,“补充流动资金项目”拟募集资金2,700万元。

而其“补血”的背后,百合股份或并不“差钱”。

据招股书,2017-2019年,百合股份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29.86%、28.11%、25.36%。同期,百合股份同行业上市公司仙乐健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仙乐健康”)的资产负债率分别54.95%、49.21%、17.55%;汤臣倍健股份有限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16.06%、29.65%、28.8%;石药集团新诺威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诺威”)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32.08%、28.15%、15.32%。

根据上述3家同行业上市公司的数据,百合股份同行业上市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均值分别为34.36%、35.67%、20.56%。

可见,2017-2019年,百合股份的资产负债率走低,且2017-2018年低于同行均值。对此,百合股份称,2017-2018年资产负债率较低,主要因为公司无债权融资;而2019年高于行业平均水平,主要由于仙乐健康和新诺威2019年在创业板上市,募集资金的到位大幅提升了其资产规模,因此二者的资产负债率下降较快,拉低了行业平均水平。

另一方面,百合股份账上“趴着”近3亿元。

据招股书,2017-2019年,百合股份的货币资金分别为1.97亿元、2.13亿元、2.92亿元;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分别为1.97亿元、2.13亿元、2.92亿元。

同期,百合股份的财务费用分别为284.53万元、-318.68万元、-57.49万元;其中利息收入分别为45.93万元、58.54万元、76.97万元。

此外,近3年来,百合股份或无债“一身轻”,偿债压力小。

2017-2019年,百合股份并无短期借款、长期借款、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

也就是说,百合股份账上“趴着”近3亿元,且偿债压力小,百合股份此番募资“补血”合理性存疑。

 

五、产能“放卫星”募资扩张,募投项目“官宣”行业为水果坚果加工?

值得一提的是,百合股份募投项目官方文件披露的行业类别与招股书“打架”。

据招股书,百合股份所属的行业类别是归属为食品制造业(C14)下属的保健食品制造(C1492)和营养食品制造(C1491)。

且招股书显示,百合股份“总部生产基地建设项目”和“研发中心升级建设项目”的环评文号为荣好环审报告表[2019]0008号。

然而,百合股份募投项目“官宣”所属的行业却是水果、坚果加工。

据荣成市政府2019年4月30日发布的公开信息,在“车间、研发中心及高架仓库以建设总部生产基地及研发中心升级项目”中,该项目的建设单位为百合股份,审批文号同样为荣好环审报告表[2019]0008号,所属行业类别为“C1373水果、坚果加工”。即在环评文号一致的情况之下,百合股份“车间、研发中心及高架仓库以建设总部生产基地及研发中心升级项目”或系募投项目“总部生产基地建设项目”、“研发中心升级建设项目”的合并。

作为一家营养保健食品制造企业,为何百合股份募投项目行业类别到了“官宣”却显示为“水果、坚果加工”,令人费解。其中是否存在“手抖”式信披?

除此之外,2019年,百合股份主要产品的产能利用率呈下滑趋势,其反募资扩产。

据招股书,2017-2019年,百合股份粉剂产品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155.45%、152.86%、129.91%;片剂产品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118.41%、130.89%、120.21%;硬胶囊产品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97.88%、94.56%、90.2%;软胶囊产品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90.44%、94.31%、89.75%。

由此可见,2019年,百合股份主要产品的产能利用率均存在不同程度上的下滑。

然而,百合股份募投项目之一“总部生产基地建设项目”拟利用现有土地资源,新建厂房及相关配套设施,引进先进的生产设备新建固体制剂车间、软胶囊车间、包装车间及自动化仓库。项目建成达产后,将新增年产软胶囊、硬胶囊、片剂、粉剂产能各15.2亿粒、2亿粒、10亿片、650吨。

即上述募投项目新增的软胶囊、硬胶囊、片剂、粉剂产能,分别占2019年产能的56.23%、40%、134.41%、107.79%。

这意味着,在主要产品2019年的产能利用率均出现不同程度下滑之际,百合股份仍选择“逆势”扩张,新增产能是否能消化?尚未可知。

 

六、募投项目环评机构曾落入行贿“法网”,环评资质或已注销

不仅募投项目疑团重重,百合股份聘请的环评机构因行贿而被刑事处罚,且该环评机构的环评资质或已注销,令人费解。

据荣好环审报告表[2019]0008号文件,百合股份“车间、研发中心及高架仓库以建设总部生产基地及研发中心升级项目”,环评单位为荣成市环境保护科学研究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荣成环保所”)。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荣成环保所的法定代表人是宁同翠。

据(2017)鲁10刑终54号文件,2013年1月-2016年2月,荣成环保所的法定代表人宁同翠为招揽业务,通过其丈夫王振刚多次向荣成市环境保护局原局长陈某行贿现金共计27万元。2017年5月25日,山东省威海市中级法院最终判决,荣成环保所为谋取不当利益而行贿,情节严重,构成单位行贿罪,判处罚金20万元。宁同翠的行为也构成单位行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并处罚金10万元。

环评机构存在行贿的“黑历史”,如何能勤勉尽责?另外,荣成环保所的环评资质或已注销至今未恢复。

据(2018)鲁10刑终60号文件,山东省威海市中级法院2018年5月31日发布的《威海市环境保护科学研究所有限公司、谷华昭单位行贿、对单位行贿二审刑事裁定书》中,陈某为彼时荣成市环保局局长,其在证词中提到,荣成环保所的环评资质于2015年下半年已申请注销。

同时,据生态环境部环境影响评价信用平台公开信息,截至2020年8月3日,《金证研》沪深资本组经检索“荣成市环境保护科学研究所有限公司”,并未发现荣成环保所的“踪影”。

据国家生态环境部2019年第39号文件,环境影响评价信用平台于2019年11月1日启用,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表)的编制单位需要通过环境影响评价信用平台,提交本单位编制的环境影响报告书基本情况,而首次登录需要进行实名注册和校验。

也就是说,荣成环保所在2015年注销资质后,且环境影响评价信用平台上无法查询到荣成环保所的相关信息,荣成环保所至今或并无环评资质,其将如何勤勉尽责?或该“打上问号”。

产品频频违规遭处罚、原材料供应商“黑历史”众多、募投项目或存产能消化难题,百合股份此番上市后又将如何给予投资者信心?《金证研》沪深资本组将继续保持关注。

猜你喜欢